椋曜的大脑黑洞

非量产型脑洞机

我有段时间非常难过。

我觉得自己不够努力、不够用心、不够好,所以也无法回应大家的期望。虽然妈妈说“真嗣你已经足够好了”,但我总觉得那是她在安慰我。我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也不会说话,读不懂空气,总是让父亲失望。

我唯一擅长的就是大提琴了。我这么想。毕竟是从小学到现在的东西。我在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会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那首我喜欢的曲子,像是抓住了浮上海面呼吸的机会一样。

不过最后还是被妈妈发现了。

我看到她站在我的房间门口,双眼含泪。我刚想开口叫她,她却摇摇头跑开了。

后来父亲说,他们给我报了大提琴班。

于是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背着大提琴,坐电车穿过了大半个城市,到了城市另一边的老师家里。

老师是个奇怪的人。他的银发和...

2017-06-27 1 18  

生于黑暗的少年意外地寻得了一盏明灯。

他不再漫无目的地行走,开始摸索走出黑暗的路。

然而有一天,它忽然灭了。

于是他不再相信光。

直至他成为青年,遇到了另一位生于黑暗的少年。

2017-06-26 4 31  

摸之前那个太敦(
这个时候宰还是对织单箭头的时期

中岛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蒙住了眼,仔细听了听周遭的声音发现静得出奇,于是想试着使用异能让被拷在墙上的手挣脱束缚,结果发现他没有办法化虎。

“别白费力气了,你用不了异能。”

突然响起的说话声把他吓得本能地朝另外一边躲,结果发现脚也被拷住没法动弹。

“你是黑手党的首领?”

他冷静下来后,发现这个声音听起来还很稚嫩,但内里莫名的杀意让他觉得很可怖,“回答我!”

“是。”

“中岛敦?”

“是。”

“每个月第三周的周五下午去商店街的沃尔玛买茶泡饭?”

“……是。”

“下属在你衣物上总共贴了十一个发信器?”

“呃……”他思考了一会,也不知道芥川会贴多少,“大概吧?”

“好吧,...

2017-06-24 31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6)

终于把太宰生日的大部分赶了个差不多

啊 考试周真的 改文的速度不如过日子的速度


-


太宰治在副驾驶上醒过来时还以为自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他迷迷糊糊地先偏头去看空了的驾驶座,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着小老虎印花的毛毯,才记起自己好像是一上车就睡着了。


……横滨?


他眯起眼,仔细确认了一下车窗外熟悉的摩天轮和附近的街景后下了车。他在那条街头站了一会,才迈着步子慢悠悠地经过已经换上夏季特调的咖啡店,自然而然地就向着Lupin走过去了。


他推开门时发现通道内的灯没开,于是摸到左...

2017-06-23 2 26  

摸一个学园的谷敦……

-

训练结束的时候刚好下起了雨。

中岛把休息室里闲置的伞借给没带伞的部员后,发现还剩下了一把。他刚关了门要锁好,有人在走廊那边叫他。

“中岛,等一下!”

“啊,谷崎前辈,”他没戴眼镜,等人快到眼前才看清是二年生谷崎,于是鞠了躬问,“训练已经结束了,前辈有什么事吗?”

“那、那个,稍微有点事……”

“今天前辈不是请假了吗?”他翻开手里的出勤表查看了一下,顺着推测道,“如果是要找什么掉落的东西,休息室里应该没有。我最后打扫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前辈遗留的东西。”

“我……我是因为……”谷崎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因为没带伞!想着休息室里有很多闲置的,所以……”

“这样啊……”中岛看了看手里的伞,递给谷...

2017-06-23 2 17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5)

-


其实太宰治早就发现了些指向中岛敦的蛛丝马迹——毕竟能让天上地下惟我独尊连前代表森鸥外都敢怼的中原中也心甘情愿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总共也没多少,而且能让他无论怎么被自己威逼利诱都撬不开嘴的,可能也就那么一个了。中岛敦倒是没有注意到太宰就差证据就能拆穿他,闲下来就去制衣店监工,被广津柳浪说了句“来得这么频繁也不怕被你那位聪明的学生发现”才作罢。


不过正在想常驻老师家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时,剧组通知他因为主角演员提前进组,下一阶段的戏份要提前开拍。


“这位是太宰治,即将代表日本出战国际魔术大赛的新晋魔术师。这位是织田作之助,本剧主演,马上就要迎来...

2017-06-22 4 28  

我感觉这个鱼摸了好久了的织敦


少年还没得意半分钟,小说家就推开了门。


坐在房间里的小鬼正是半兽半人的形态。银发里露出一对毛茸茸的虎耳,身后的虎尾从短裤与大腿的缝隙里钻出来直立着一摇一摆,澄黄的兽瞳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仔细看的话,微微张开的嘴里还有小小的虎牙。


原来是兽耳和人耳都在的啊……


职业习惯让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摸小鬼看上去又软又小的虎耳。手指刚碰上,人就颤了颤。他正沉浸在半兽人形态的好奇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反而因为手感太好揉捏起来。直到被小鬼攥住手大力地摁到地上,看到他皮肤上从脖颈攀到眼尾的嫩红和失控的...

2017-06-22 5 19  

那个织敦之少年敦敦的烦恼(……)

少年也很苦恼。

好不容易适应了人类的身体,但自己还是要受发情期的折磨。这些天总是不经意间就让情欲抢到了身体的控制权,往往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几近疯狂地想要接近织田先生,蹭他、舔他、抱他,甚至洗衣服的时候都会先把脸埋进衣服里深吸一口气,反应过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简直和新闻里的变态跟踪狂没有差别,结果是带着罪恶感想着“那就再闻一下吧”。

奇怪的是其他人没有像织田先生这样惑他心智一般诱人,可悲的是偏偏最诱人的是他一定要朝夕相处的,连睡觉时鼻尖都萦绕着似有若无的香气,撩得他心痒痒的,恨不得去隔壁房间和罪魁祸首同床共枕。然而转念一想,自己是来报恩的怎么能对织田先生有这种想法!...

2017-06-21 7 22  

摸半个放飞自我(……)的太敦

年龄操作、ooc、私设如山、没有摸完(……)注意

我去看书了 明晚见(

失踪三天后,年轻的黑手党首领带回来一个少年。

准确地说是他背回来的——少年浑身上下到处都缠着绷带,而且处于昏迷。大家结合着首领笑眯眯的表情,总觉得是他出于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把少年弄成这个样子的。

干部芥川龙之介显然也这么认为,因为他在走过去行礼完站直身子后飞起就是一脚把首领踹倒在地上还因为惯性滚出好远,扛着少年的同时摸出手机拨通电话说了句“与谢野医生,有重伤病号”便扬长而去,动作一气呵成顺理成章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等首领完全恢复健康说出了他之前的计划,大家才知道这个少年的重要性。

“治君是侦探社社长织田收养...

2017-06-20 43  

本来没想摸但是突然有了脑洞于是摸了的织敦(什么东西)

再三个月过去,春天到了。

小说家有些头疼。

春天在他身上的体现一般是春困,比如他今天上午十点才醒。但是他刚刚才意识到春天在动物身上的体现是……发情期。

之前吃早饭时背后被小鬼上下摸了一把,白天在书房看书时他直接扑过来抱了下腰,昨天晚上睡前又被他舔了下耳后。这些他本来都没大在意,只是以为他去镇上时又跟谁学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直到刚才他教小鬼揉面,伸手从他背后环过去按到他的手背上时,看到了小鬼红得像是要比上杜鹃花的侧脸。

“怎么了,敦?”他摸了摸他的手背,感受到了异常的热度,以为小鬼睡觉时踢被子着了凉,扶着他的肩想把他转过来,“你不舒服吗?”...

2017-06-18 11 2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