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曜的大脑黑洞

非正常创造力
2017 薰嗣 太敦

与后辈相处的十个错误示例(1)

示例一、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

中原中也在二十三岁生日的晚上第一次见到中岛敦。

他在聚会后一片狼藉的酒吧二楼会客厅沙发上瘫着昏昏欲睡时,森鸥外跨过倒在门口的半个气球拱门,把比他高了半头的白发小鬼带到他面前,一如既往地笑眯眯地跟他说,这是新来的调酒师。

虽然他当时已经醉得数不清面前站了几个森鸥外和白发小鬼,但是他还是抓住了重点。

“森先生你今晚喝高了吧?”他费力地从沙发的怀抱里挣脱,摇晃着站起来,随便指了其中一个白发小鬼问,“新来的,调酒师?不是学徒?不是清洁?不是——”

“对,”森鸥外笑眯眯地打断他,“不是学徒、不是清洁、不是勤杂,是跟你一样的,调酒师。”

“哈?”他眯起眼睛,看到几个...

2017-04-29 5 45  

等下班无聊的摸鱼
中敦大长篇的一小部分
调酒师设定

中原中也终于知道这白毛小鬼身上的那种莫名其妙却又熟悉异常的欠揍感从何而来了。

他看到中岛敦笑着迎向太宰治——那笑容和他对自己露出的完全不一样,它是耀眼的、真诚的、动人的,像是要把那颗他向往已久的心全然交付给那个混蛋一样。

中原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攥了一下,之后被碾成一团,放到调酒器里狠狠地摇到要碎在里面。

对这一无所知的中岛敦下午发现这位让他头疼的前辈加上司又闹别扭了。

“不行。”

“中也先生,我师傅真的难得回横滨一次啊……”他就差在他面前哭出来了,“我就请今天一晚,以后一个月我都不请假,可以吗?”

“不行,今晚人手不够。”中原收拾着吧台,连头都没抬。...

2017-04-25 9 45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2)


魔术师先生被大雨困在了屋檐下。


他看了看天气,无奈地打了个哈欠,从怀中拉出一个大到需要两个手才能拖住的圆形钟表看了下时间,再顺手把它折成一张扑克,塞到西裤的口袋里,把帽子朝脸上一盖,靠着墙开始打瞌睡。


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小男孩看他像是睡着了,便悄悄地摸出了那张扑克,反过来正过去地细细观察了一番。


假寐的魔术师从他身后伸出左手,用两只手指捏着扑克的一角,猛地将它抽离出小男孩的双手,让它在空中变成散落的亮片。没等它们落下,他取下帽子一挥,展成一张巨大的黑布将亮片全部接住,三下五除二地团成球状,再把布抖开——只有...

2017-04-20 19 46  

漆黑的夜空下,一切都是暗色的。


强劲的风裹挟着干枯的草梗撞到我的手臂上,划出一道短促的浅痕。不疼,但锋利的感觉却迟钝地留在皮肤表面。乌云遮住光芒惨淡的勾月,连最后的光也消失了。


墨色的河水从太阳消失的地方涌来,在太阳升起的方向没去。水寂静地流动,连草坡上的石块跌落其中都不会有任何声响。


先生向往的水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俯身,看到水面有我模糊不清的倒影,看不到水底究竟是什么景色。


于是我跳入水中。


吸水后变沉的衣物拉着我一起下沉,无法呼吸的感觉却没有想象中难受。眼睛还没有适应水中的环境,无法睁...

2017-04-10 5 11  

关于文学馆摸鱼 的摸鱼


天色完全暗下来后不久,少年才凭着记忆找到了昨天他靠着睡着了的那棵树。


本来他可以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结果偏偏是放学后被各种各样的事绊住,先是被好友拜托帮忙值日,再是出了校门才想起来忘记带便当盒,回去后发现教学楼大门已经被锁上了,于是尝试着顺着排水管爬到了二楼,取到后被保安发现又是一路狂奔。


那个人估计已经走了吧……


他站在树下抓了抓脑袋,仰头望向天空。


上弦月蛰伏在东方浅白的光晕里,周围稀稀疏疏地闪着几颗小巧的明星。一望无际的瑠璃色天空像是一块巨大的晶莹剔透的宝石,如果不是自己太渺小...

2017-04-06 12 42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1)

避雷注意 全篇芥川个人 含大量芥→敦 不含太敦互动

跟上一个11是一章 由于芥→敦含量过多考虑到避雷所以单独列出



-


“龙之介,我、我好像对治君——”


芥川龙之介仰头猛喝了一口啤酒,把空罐子放到已经摆满了管子的桌面上的空档里。


从身高体重到习惯爱好,从口头禅到脑回路,从外到内,从表到里,中岛敦对他来说就像通过显微镜去观察单细胞生物,这个人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毫无遮掩,更无法隐瞒——他非常清楚,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他。


他知道中岛只能喝三罐啤酒,他知道他喝醉之后会在他面前变成话...

2017-04-05 11 45  

男人在住宅附近的森林里遇到了少年。

少年盘腿坐在树下,头一点一点低下去,快要栽到他手上的书页里。微风掠过,掀起泛黄的页边和银白的发。余晖洒落,烙下灿烂的葵田和耀眼的光。

目睹此景,何其有幸。

男人不知不觉间踏到少年面前缀着细碎橘红色光点的翠绿上,等到他再次猛地仰起头时迅速地取走了他脸上的眼镜。

少年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件绀青色的羽织。

他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手边的书,身上的东西也没少,唯独眼镜不见踪影。

天色渐暗,他焦急地站起,拾起书,带着那件无主羽织一起,匆匆地走出了森林。

距他发现书中的纸条还有一段时间。

“明日斜阳,今日草树,若得一见,镜可复还。”

2017-04-04 13 77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1)

-


太宰治在凌晨的寒风中等了将近半小时,终于看到中原中也那辆漆黑的敞篷跑车像忍者一样飞过空无一人的马路后,稳稳当当又悄无声息地停到他旁边的停车位里。


“啊啊抱歉,来晚了,”中原跳下车,简短地解释道,“有剧组在封道拍摄,绕了路。”


太宰面无表情地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边打开后车门,利落地把后座上醉得不省人事的中岛敦连他盖着的中原的大衣抱起来——这人实在是醉得不轻,怪不得坐中也的车都能睡得这么安稳——太宰闻着中岛身上浓浓的酒气想。


本来想帮忙扶一下的中原看着同样只穿了件衬衣的太宰愣了愣,没说什么,只是跟着他进了公寓楼。他靠在墙上等...

2017-03-31 4 42  

摸鱼充数

苏西亚可的cp名到底叫什么……

BGM:Justin Hurwitz - Mia & Sebastian’s Theme (Late For The Date)

2017-03-24 4 8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0)

-


日本杯是日本魔术协会一年一度的全国性魔术比赛以及颁奖典礼。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魔术师们通过这个比赛来获取参加国际魔术大赛的资格,以及会有在过去的一年贡献巨大的魔术师会在比赛后被授予荣誉。


“离日本杯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治君就留在东京再练习一下节目吧。”


“诶——我也想去啊——芥川先生的生日聚会——”


太宰治站到门口的全身镜旁,把自己挂在正在打领带的中岛敦身上,压得对方一个没站稳差点撞到镜子。


“不行,你切牌时候的动作还是有点僵硬,而且你明早还有课,”中岛终于放弃了那条浅紫色领带,顺手手把它甩给身后的...

2017-03-12 10 59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