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魔术师保守估计得12月底才能恢复正常更新。
写完是写完了,总觉得在备考状态下写出来的东西不是那么对味,却又读不出哪里出了问题。可能我只是需要从三点一线的环境里跳出来,也可能是我不想接受我越写越退步这个事实。其实这个设定最开始只是想写帅气成熟又可靠的敦让自己爽一爽,以为最多三万字收住,没想到能写这么久,辛苦追这个设定的各位了。
这学期一开始就报了俩考试,再加上准备考研,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其实九月是有产出的,狐妖太宰、除妖人中也和被作为祭品上供给太宰的孤儿敦的大三角,怕坑就没发。还有估计没人记得了的调酒师中敦……等我搞完这些再慢慢来吧。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1)

-


怎么可能不在意?


跟在这个人身后五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他一点、再接近他一点,希望有一天能追上他,站在他身边。结果在他伸出手就能抓住他的时候,这个人离开了。明明答应了要听自己说,明明看到了自己的努力,明明参与了自己的成长——


可是他离开了。


生气吗?当然生气啊。


联系方式、礼物、照片、视频……把所有跟他有关的东西都从自己的世界清出去,发现多得连分类都做不到。索性联系了房产中介想搬去新公寓,付款输银行卡密码时还是这个人的生日。


结果最后还是回到去把扔掉的东西重新收拾到房间里了。...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0)

活在对话里(……)的敦


-


雪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停了。


市中心的霓虹灯仍不知疲倦地照亮城市,张灯结彩得营造着新年的气氛,只是不如白天那么热闹。街上还未散去的人,要么是准备打道回府,要么是去赴下半夜的局。


太宰治靠在墙边站着,边看着盖了层雪的巷子发呆,边慢慢地向前呼出一口淡色的烟,透过它看了会对面模糊不清的墙壁,然后伸手把烟头捻灭在旁边的垃圾桶的烟灰里,脱掉灰色大衣搭在胳膊上走进了酒吧。


“麻烦您,一杯曼哈顿。”他坐到吧台边,把大衣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对着新来的酒保笑了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脸红地低下头答应的样子。在他转过身...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9.5)

-


“本届FISM圆满落下帷幕的同时,魔术界同时也失去了永远能为我们带来惊喜的魔术师。”


“可以说,把传统表演融入到魔术表演中这种风格的流行离不开中岛先生这些年的推动。不过从嘉宾夜的表演来看,目前可能暂时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表演。”


“日本魔术师协会已经由芥川龙之介接管,协会仍处于正常运营中。芥川本人没有对中岛敦终止活动作出任何解释。”


怎么感觉像是我死了一样……


中岛敦哭笑不得地关了电台应用,接着研究要怎么从床上下去。他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朝床下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一只手攀着床头另一只手抓着床侧的杆子,...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9)

-


靠近傍晚的时候,中原中也在国际航站楼靠近安检口的休息区找到了太宰治。他对着电话里的芥川龙之介说“找到了”,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回去了,太宰。”


太宰慢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中也吗”,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喂喂,”中原伸手扶着脸色有点发白的人坐回到椅子上,“你不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吧?”他看他点了点头,“啧”了一声,“我去随便给你买点什么。别摇头,你晚上可还要去颁奖仪式。”


他刚转过身,听到身后的太宰轻声说:“那种事无所谓吧……”


“哈?”中原又转回来,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平气和地...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8)

-


说起太宰治在职业魔术生涯里最完美的表演,那一定是韩国釜山国际魔术大赛上的《烟》。


他在其中扮演拥有操纵烟雾能力的男子,可以将烟雾变成任何物品。只是他费尽心力想要用这个能力修好他心爱的那根断成两段的雕花烟杆,却无论如何都办不到。每当烟雾经过他的手变为新的烟杆,不久后又会整个变回烟。他做了很多尝试,最后却因为能力使用过度,整个人化作烟雾消失了。


而太宰为数不多的失误,还是这场表演。


他在舞台上化为烟雾后,原本留在舞台上的应该是断烟杆,但留在台上的却是修好后的。原本躲在幕布后的太宰想挽回一下,然而掌声已经响了起来,他只得出来...

黑敦印象摸鱼
ooc 黑化注意
分享足首的单曲《マインドブランド》http://music.163.com/song/438462344?userid=44752202 (@网易云音乐)

中原中也把最后一个人击倒在地,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这条巷子原本不在黑手党地盘里,不知道为什么首领前几天突然下令让芥川带着黑蜥蜴来把这全占了,而且要活捉管事的。然而邪门的是,他们不仅损失竟然惨重得像是被政府围剿了一波,还连管事的都没见到。
他这次本来是想来和对方商量合作,结果被对方摆了一道。伤倒是没受多少,就是差点被活捉,真是比想象中难搞。
中原确认了地上躺着的人都已经失去意识,刚想朝巷子外走,就有人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

狐与少年的奇妙相遇

比C92稍微年轻些的妖狐宰和小男孩敦的故事

水底很安静。

烟花在流动着的夜空里无声地绽开,一个、两个、三个,无数个。偶然有嫩绿的树叶遮住那汪圆月,然后急速退开,向着远处奔去。于是烟花又照亮了眼前的世界,森林被映成斑斓的颜色。耳边,水流穿过鹅卵石缝隙,那声音细微又温和,美得不像是现世,而妖界也难找出如此静谧之处。

如果能就这样死在这里也挺好的。狐妖想。

他呼出最后一个泡泡,望着它悠悠浮上水面,然后阖上了有着曜石光泽的眼睛。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很安静。

可一位人类少年打破了这安静。

他在祭典上与家人走散,误入森林,发现了河流才想要顺着走出,却被烟花下璀璨的水色吸引,偶然发现了水底的白狐。他思索片刻,还是脱了...

二人四季

从原来的国中回到高中,搭电车要一个半小时。

治子坐在窗边,戴着耳机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发呆。

为了能让自己彻底死心,特地翘课跑回去混进了织田老师的婚礼,结果只是看了穿着白无垢的新娘一眼就逃了出来。

织田作明明说过最喜欢女生及腰的长发……

她清楚地看到了新娘的发型是齐颌的短发,看上去又成熟又俏丽。

治子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前那丛短短的发,笑了一下。一道又一道阳光透过窗,她茶色眼瞳中的光便随着闪烁起来。

她下了车,在路上遇到穿着和自己一样制服的学生,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放学了,便打算回校取了书包直接回家。

在教室里值日的同学吓了一跳,“哇,太宰,怎么剪成短发了...

邻桌(1)

MHA原作世界观下的幼驯染设定轰出

由“如果轰是出久的竹马”这个妄想延伸出的脑洞

小胜会作为天降在后面出场

卡酱对不起!!!我还是爱你的!!!!!可是只会损人的话是追不到出久酱的(叹气

总之先摸个鱼看看……


1-同担见同担,两眼亮闪闪


轰焦冻跟在新班主任后面,低着头走进了教室里。


“来,轰同学,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他看着陌生的地板,抓着书包带的手紧了紧,最后抬起头,豁出去一般地说:“我的名字是轰焦冻,从这学期开始和大家一起学习,请多指教。”


他听着同学们的议论声,觉得手心里又出了一层汗。是因为太热了吗?他看了看窗外,明明樱花还开着。


“绿谷同学,举手向...

1 / 22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