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摸鱼




人物死亡及隐晦性行为含有注意!




上课的时候(……)突然想到这首歌 于是试着写了一下椋式叙事长诗(呸)




故事没什么逻辑 主要是安利这歌(……)




主要是黑白双敦 有隐晦的太敦和中敦(没人看得出来)












这是一切的开始。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大陆




迎来夏季第一缕阳光时,




皇后诞下了这个国度最后的王族。




哥哥有着初雪般银白的发,




弟弟的却像子夜一样漆黑;




不过,他们的容貌完全相同:




尤其是眼睛,




都是国花紫苑的颜色。




 




“是双子呢,殿下。”




祝福的钟声传来,




深褐色卷发的教皇在透过囚窗的光下绽开笑容,




眼瞳里映着血泊中的国王,




脚边是染成了红色的白礼袍的衣角。




“不用您担心,




神自会指引他们的命运。”




 




五年后冬日最寒冷的夜晚,皇后病逝,




教皇将她饮空的毒瓷杯




砸碎在床边的双子面前。




“那么,我最可爱的、最得意的学生们,”




他笑着取下皇后头上的王冠,




眯起眼,来来回回地打量




这两个微微颤抖着的、瘦小的男孩,




“你们两个,谁来当下一任国王呢?”




长久又长久的沉默后,




哥哥把弟弟护在身后向前迈了一步,




站到了透过落地窗的,惨白惨白的月色里。




他初雪般银白的发在月下闪耀着,




但还是盖不过他眼中的光。




他缓缓地跪在教皇面前,低下头,




用尚且稚嫩的童声轻轻回答:




“请让我继承王位吧,老师。”




教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紧咬的唇,




深沉的眼瞳里第一次映进了光,




“不愧是长子,明明知晓这是一条




通往与双亲相同结局的道路,




却还是选择戴上这虚假的王冠。




为了嘉奖你的勇气,




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最后的愿望。




因为你从戴上我手中的王冠起,




你就不再拥有你自己的意志。”




男孩听到他的话,




眼中燃起了希望。




他抬起头,卑微地乞求道——




 




少年在夜晚惊醒,下意识地




握紧了藏在袖中的短刀。




像子夜一样漆黑的发,




长到遮住那紫苑色的眼瞳。




 




他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梦中有着他从未见过的王宫,




和他从未见过的




与他有着相同容貌的哥哥。




 




但他只是一个孤儿,




在冬季最寒冷的那个夜晚,




被丢弃在离王都最遥远的北方。




留着橘色长发的醉汉




好心地将他收养。




他原本是异国的上帅,




因为醉酒被革职。




他挖掘出少年做刺客的潜质,




教导他通过杀人,




帮富人复仇得来报酬养活自己。




 




饥荒已经持续了两年,




普通百姓曝尸荒野,




王族却宁愿将食物存在地窖中腐烂。




有心善的富人自愿发放食物,




却因此遭受牢狱之灾。




有国民曾在做祷告时说,




他宁愿神不再保佑这位国王,




所以他也被处以极刑。




 




愤怒的人们暗中聚集,




打算在三个月后的凌晨




发动革命终止这暴政。




黑市也有人挂出高额赏金,




希望有谁可以去杀掉掌权者。




 




为了杀死这位




年轻却昏庸的国王陛下,




十四岁的他三个月前来到王都




一边作为革命者




混入地下组织获取情报,




另一边冒名顶替一个佣人




潜入王宫找机会接近国王。




起义的日子越来越近,




而在发动前的几个小时,




他终于找到了完成任务的机会。




 




总管今晚又偷偷喝了酒窖里的烈酒,




正在床上醉得不省人事,




而且他还忘记了锁下人的房间门。




他轻松地出了房间,藏在角落,




等到守卫换岗时,




悄悄跟着他们从地下室到了上层。




他穿过缀满了夜明珠和




各种不知名宝石的王宫大厅,




快速轻盈地跳上黄金砌成的楼梯,




来到走廊尽头国王的房间。




他无声地推开门钻了进去,




站定后却僵在了原地——




这个房间,




和他梦中的一模一样。




 




他愣了很久,才呆滞地




将目光转向那个华丽得有些过头,




却仍然与梦里的纹路相同的床幔上。




少年隐隐地感觉到




他应该马上从这个房间出去,




但是他却执着地,




想去确认床上的那位国王,




是不是也有着初雪般银白的发。




 




等他再有意识时,




他已经站到了床边,




不知道望了那抹银白发了多久的呆。




放在床边柜上的王冠正在月下闪着光,




而躺在床上的人,




脸色苍白,眼底发黑,




颈窝上还有淤青,




甚至比梦中护在他前面的小孩子还要瘦弱。




他伸手想去碰




好像可以毫不费力就捏断的手臂时,




床上的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都愣住了,




望着那双与自己相同的,




有着紫色和金色的




和国花相同颜色的眼瞳。




 




哥哥望着站在床边的弟弟,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弟弟抱住瘦弱的哥哥,




哽咽着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他想起来了——




那时他还是个胆小鬼。




 




冬日最寒冷的那一晚,




哥哥跪到教皇面前,




要求继承王位。




他卑微地向他乞求:




“感谢老师的恩惠,




我乞求老师,可以将我的弟弟,




送到永远无法回到王宫的地方。




让他忘掉关于这里的一切,




去做一个平凡度过一生的普通人。”




于是男孩被戴上了王冠,




看着自己的弟弟




被施了遗忘的魔法,




连夜被送去遥远的北方。




第二天的加冕仪式




教皇说完“神会指引你的命运”后,




他就彻底沦为了他的傀儡。




虽然事实上教会接管了所有政事,




但暴政的罪名是由他背负。




 




“老师我想建立的,是政教合一的国家,




你会满足老师的愿望,对吗?”




“是的,老师。”




“即使成为革命的牺牲品,你也不会在意,对吗?”




“是的,老师。”




“这才是我最可爱的学生,国王陛下。”




 




饥荒的第一年,




十三岁的他,




在生日宴会后,




试着向教皇建议




将王宫过剩的食物发放给穷人。




就像他五岁时,




向他乞求把弟弟送到远方时一样。




有些喝醉了的教皇坐在宝座上,




胸前的十字架闪闪发亮。




他像那时一样眯起眼睛,




视线锐利到让他觉得




他仿佛是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




最后,他笑起来说:




“你还记得你最后一个愿望吗,




我最可爱的学生?




不守信用的孩子,




可是要受到神的惩罚的。”




他咬了咬牙,回答道:




“老师,如果受罚




能够换来这个愿望的实现,




那么我心甘情愿。”




 




第二天,他在高烧中昏昏沉沉地听到




仆人们讨论教会发放食物救济穷人的消息。




他想,老师是真的值得信任,




那么弟弟肯定也在北方平淡地生活着吧。




希望神可以指引他,




平安地过完这一生啊。




 




“可惜,神其实是不存在的。”




教皇和着起义开始的号角,




哼着歌,踏着轻快的步子,




推开了国王房间的门。




年轻的国王戴好了王冠,穿好了礼服,




坐在床边等着他的到来。




他笑起来,




这次茶色的眼里满是笑意。




 




“你记得今天是实现老师的愿望的日子,对吗?”




“是的,老师。”




“你很开心,对吗?”




“是的,老师。”




“这才是我最可爱的学生,国王陛下。”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大陆




第十五次迎来夏季第一缕阳光时,




由教会领导、民众发起的革命宣告成功,




在祝福的钟声中,




年轻的暴君被推上了断头台,




他有着初雪般银白的发,




和与国花相同颜色的美丽眼瞳。




但斩刀落下后,




它却在民众的欢呼声中,




渐渐变得如子夜般漆黑了。




 




而某辆出城的马车上




某个沉睡着的




原本有着子夜般漆黑头发的少年,




他的发渐渐地变回了




如初雪般银白。








这是一切的结束。

评论(14)
热度(67)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