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摸鱼织敦

 

小说家在后院又见到了那只白虎。

 

三个月前他刚搬到这个山脚的小镇,在附近森林里见到了这只可以称得上是巨大的白虎。不过那时它奄奄一息地倒在他回镇子的路上,他看到它前爪的伤口顺手帮它包扎了一下。


现在它看上去已经恢复到了健康状态。它只是安静地伏着,占满了半个院子,用澄黄的兽瞳望着他。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恶意,不过被这样一只不怒自威的猛兽地盯着,一般人都会觉得也不是很自在。

 

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原本藏在云后的满月终于洒下了清冷的光。眼前的白虎长啸一声,缩成一团白光,然后绽成了一位白发白衣、戴着白虎面具的少年。

 

“感谢您之前的救命之恩,”他行了礼,轻声道谢说,“我本是这林中的白虎。五十年前,有幸被路过的仙人指点,所以成妖。他赐予我的名字是敦。按照规矩,我必须要向您报恩才能继续修行。”

 

小说家刚想开口谢绝,少年的肚子却在他之前叫了一声。

 

“……你们妖怪修行的时候不能吃饭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仙人说修行期间不能沾荤,除非修行满百年。可我本性食肉,不习惯吃素,所以索性不吃了。”

 

小说家打量着少年有些单薄的身子,与刚才那只巨虎完全联系不起来。虽然也可能是他妖力不足导致,但他怎么看都感觉少年是饿了五十年生生饿成这样。

 

他把少年领到宅子里的餐厅,煮了半锅咖喱鸡肉淋在热过的一碗米饭上面放到他面前,“吃吧。”

 

“……”肉的香味对肉食动物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在面前的碗看起来比自己的脸还要大上一圈,鸡肉和土豆堆得满满的快要掉到桌上。少年悄悄地咽了口口水,但还是坚持道:“先生,我不能……”

 

“听我说,敦,”小说家打断了少年的话,“那位仙人说‘修行期间’不能吃肉,对吧?”

 

少年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

 

“可是你之前说要向我报恩才能继续修行,也就是说,你现在不在修行期间,对吧?”

 

“嗯……”少年感觉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不在修行期间就可以吃,对吧?”

 

“可是……”少年现在觉得他的话有哪里不对,可是又找不出哪里不对。正在他苦恼怎么反驳时,嗅到肉香的肚子又抗议了一声。

 

小说家直接把勺子塞到他手里,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没关系的,吃吧。”

 

少年踌躇了几秒,最后饥饿战胜了理智,小声地说了句“我开动了”,然后把面具朝上掀开露出口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慢点吃。”

 

“嗯!”

 

“……”根本就没慢下来啊。

 

小说家无奈地笑了笑,倒了一杯水放到桌上,看着少年一口气吃完了整碗饭。

 

“谢谢先生。”他说完这句话就打了个嗝,露出的半张脸立刻爬上了一层淡红。

 

“不客气,”小说家又不自觉地弯了嘴角,“叫我织田就可以了。”

 

“谢谢织田先生!”吃饱了的少年连声音都充满了元气,他利落地戴好面具,“那么我现在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吗?”

 

“暂时没——”

 

少年在他阻止前站了起来,“我先帮织田先生收拾一下厨房吧?”

 

“等……”小说家看到少年熟练地拧开了水龙头,取下挂在墙上的洗碗布开始洗涮起来,“你不是一直在森林里吗……?”

 

“啊,因为我不能吃东西,所以喜欢看人类做饭,”少年解释道,“之前我妖力不足,只有满月的时候才能化人形,持续两个周。那期间我会去镇上的居酒屋打工,店长很温柔,他教会了我这些。”

 

店长……温柔?小说家想象了一下那位整个后背都是纹身壮硕的橘发青年,摇了摇头,实在是不懂他们妖怪的世界观。


“打工的时候你也戴着面具吗?”

 

“啊,那个时候还没受伤,所以只要遮住眼睛就好了,人类看到我的眼睛会受到蛊惑,很危险的……”他又自言自语道,“不过织田先生好像不会受到影响,好奇怪。”

 

“是吗……那你摘了面具也没关系,既然我没事的话。”

 

“我脸上的伤很严重,还需要几天才能完全愈合……等等织田先生,真的很可怕——”

 

小说家还是把面具从少年脸上取了下来。

 

伤口的确有些可怖。三道又长又深的伤疤从少年的左颊直至右额,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已经愈合的浅痕,恐怕刚受伤时少年的整张脸都是血肉模糊的。

 

“那个……吓到您了吗?”少年弱弱地开口问,澄黄色的兽瞳闪烁着。

 

“稍微有点……是三个月前那次?”

 

“是……不过没关系,虽然法术的伤好得慢,不过也快好了!”少年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报恩期间请多关照,织田先生!”

 

“我这边也请多指教,敦君。”

 

-


坑敦敦不能吃肉的仙人是太宰(……)

把敦敦揍了的是芥川(……)

开居酒屋的是中也(……)


评论(10)
热度(4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