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4)

-

 

太宰治第二天就“谨遵师命”地去签了合约。演艺界对他来说既新奇又有吸引力,相比他偶尔去电视台录节目的感觉完全不同,倒是和在舞台上表演魔术有相通的地方。试镜顺利得有些出乎意料,剧组里的演员对他也都很亲切,总体来说暂时还没有体会到传闻中的辛苦。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不到两个月后,签这张合约就成了他人生最后悔的事之一。

 

等到他第一阶段的戏份杀青时,离FISM还有不到一个月。这个三年一届的大会可以说是全世界魔术师们最能提起兴趣的东西。在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他们终于可以有机会聆听知名魔术师的经验分享讲座和魔术研习会,逛一下汇集了各国魔术道具制造商最新产品的道具销售展发现点新玩意,观赏不同区域选拔出的年轻魔术师的魔术对决。当然最重要的是,每一届魔术大会的主办方都会邀请目前最受欢迎的魔术师来做嘉宾表演。

 

这次的嘉宾名单里有中岛敦。

 

名单公布后,嘉宾先生的学生比他本人还要高兴,吵着闹着要帮他设计节目。然而嘉宾先生暂时不想考虑节目的问题。

 

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先考虑自己学生的生日礼物该送什么。

 

于是中原中也在周末早上七点接到了中岛的电话,开头就是一句“中原君,我知道了一件事”,直接把还在梦里的他生生吓清醒到从床上坐起来。

 

中岛先生知道那件事了?

 

“是、是什么事?”他假装冷静地问了一句,脑内开始想一百个帮自己脱罪的方法。

 

“我终于想到了我要送太宰什么生日礼物。”

 

……我早该想到的。

 

“所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拜托你!”

 

挂了中岛的电话,他怀着感觉自己莫名其妙被秀了恩爱的心情给拨通了太宰的电话。

 

“喂,混蛋青花鱼,今天下午我不跟你排节目了,记得三点的时候去这个地方……你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去了就知道了。”

 

下午三点,太宰治根据地址莫名其妙地到了一家藏在商店街中叫“黑蜥蜴”的制衣店,莫名其妙地被店长量了尺寸后,莫名其妙地被推出了店门,到最后都不知道是谁要量他的尺寸干什么。

 

店内,老店长广津柳浪确定太宰已经离开后,拉开了全身镜后杂物室的门,“他走了。”

 

“呼啊……还挺快的,”中岛敦从门里跳出来,长出了一口气,“您觉得我挑的那种衬他吗?”

 

“嗯,中岛君的品味还是不俗的。”

 

“那就好!”他放心地笑了笑,“那就拜托您了,广津先生。”

 

“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店长把他送到店门口,不确定地问,“你不考虑一下别的选择吗?”

 

“……不了,广津先生,”他无奈地说,“我想我只有这个选择。”

 

广津扶了一下眼镜,“那个孩子,不足以成为你留下的理由吗?”

 

“他足够成为我留下的理由。”中岛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

 

“不过啊,他是我离开的理由。”

 

-tbc.


评论(12)
热度(45)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