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摸半个放飞自我(……)的太敦

年龄操作、ooc、私设如山、没有摸完(……)注意

我去看书了 明晚见(


失踪三天后,年轻的黑手党首领带回来一个少年。

准确地说是他背回来的——少年浑身上下到处都缠着绷带,而且处于昏迷。大家结合着首领笑眯眯的表情,总觉得是他出于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把少年弄成这个样子的。

干部芥川龙之介显然也这么认为,因为他在走过去行礼完站直身子后飞起就是一脚把首领踹倒在地上还因为惯性滚出好远,扛着少年的同时摸出手机拨通电话说了句“与谢野医生,有重伤病号”便扬长而去,动作一气呵成顺理成章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等首领完全恢复健康说出了他之前的计划,大家才知道这个少年的重要性。

“治君是侦探社社长织田收养的孩子,”首领边朝嘴里扒着茶泡饭边解释,“我这三天是被他绑架了。”

三大干部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果断抽出各自的武器指向首领的颈动脉:“请说出真实情况,首领。”

“我说的是真的啊!”首领无辜地申冤道,“我都饿瘦了好多!”

“不可能,”泉镜花下了结论,“以敦的异能力不可能逃不出一个孩子的圈套。”

“但是那个孩子的异能是‘反异能’的异能啊!”

“就算这样,”蒙哥玛丽提出异议,“也总有办法跟我们取得联络。”

“芥川在我身上贴的定位都被他销毁了……”

两个人回头看向芥川,芥川沉默地点了头。

“所以治君呢?”

“审讯室。”

“哦这样……审讯室!?”中岛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朝外跑,“多久了?”

“从昨天你带他回来。”

“那他岂不是还没吃晚饭?”

“……”

评论
热度(57)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