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Sorry about my unfinished work.

那个织敦之少年敦敦的烦恼(……)



少年也很苦恼。

好不容易适应了人类的身体,但自己还是要受发情期的折磨。这些天总是不经意间就让情欲抢到了身体的控制权,往往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几近疯狂地想要接近织田先生,蹭他、舔他、抱他,甚至洗衣服的时候都会先把脸埋进衣服里深吸一口气,反应过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简直和新闻里的变态跟踪狂没有差别,结果是带着罪恶感想着“那就再闻一下吧”。

奇怪的是其他人没有像织田先生这样惑他心智一般诱人,可悲的是偏偏最诱人的是他一定要朝夕相处的,连睡觉时鼻尖都萦绕着似有若无的香气,撩得他心痒痒的,恨不得去隔壁房间和罪魁祸首同床共枕。然而转念一想,自己是来报恩的怎么能对织田先生有这种想法!而且织田先生是人类怎么可能受得住!纠结了一晚后,第二天早上就被睡眼惺忪的人问了一句:“敦,这是最近女孩子间流行的熊猫妆吗?”

于是他长出一口气:还好怀春对象迟钝得超出常人范围。

不过这也不全是件好事。

织田先生从背后抱过来时,他本来想逃开,但身体本能地要迎上去。他只能拼命忍住主动去接触对方的冲动,而没有察觉到异样的织田先生直接触到了他露在外面的手背,近在咫尺的吐息让他迷恋到连他问了些什么都没听清。

在这所有一切的催生下,心口像是有什么要破出来了。

逃,只能逃。

到房间里冷静下来之后,自己的虎耳虎尾果然已经现了出来。身体离开了能够得到满足的气味变得越来越躁动,影响着心情也烦躁了不少,所以对着找过来的人赌气般地说:“只有织田先生您在的时候,我才会这样……”

哼哼,怎么样,知道我的感受了吧。

评论(7)
热度(35)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