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我感觉这个鱼摸了好久了的织敦

 

 

少年还没得意半分钟,小说家就推开了门。

 

坐在房间里的小鬼正是半兽半人的形态。银发里露出一对毛茸茸的虎耳,身后的虎尾从短裤与大腿的缝隙里钻出来直立着一摇一摆,澄黄的兽瞳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仔细看的话,微微张开的嘴里还有小小的虎牙。

 

原来是兽耳和人耳都在的啊……

 

职业习惯让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摸小鬼看上去又软又小的虎耳。手指刚碰上,人就颤了颤。他正沉浸在半兽人形态的好奇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反而因为手感太好揉捏起来。直到被小鬼攥住手大力地摁到地上,看到他皮肤上从脖颈攀到眼尾的嫩红和失控的表情才想起来还有发情期这回事。

 

“敦,你——”

 

他刚想让小鬼冷静一下,对方就毫不客气地用嘴堵住了他的嘴。他又圆又亮的兽瞳里翻滚着强烈的感情,像是快要化成琥珀永远沉在那里。要是刚见到那会,他肯定会想自己绝对要被吃掉了。可现在舌尖被锋利的虎牙抵着,稍稍动一下就会划破,他却觉得这是小鬼让自己逼急了,赌着气要吓唬自己。这么想着,就伸了另一只手去摸他后脑的发,还故意蹭了蹭人耳的耳垂。小鬼喉咙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呜咽,制着他的手的力道也随着松下来,虎尾绕到了身侧,整个人也都趴到他身上了。小鬼把头拱在他胸前一口一口地深吸着气,边吸边念着“织田先生、织田先生……”,身子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不知怎么想到之前看到小鬼吸猫薄荷,和现在一样又可爱又好笑,也就笑出了声。

 

这一笑,少年就清醒了不少。

 

小说家看他猛地直起身子,一脸“我都做了什么啊!”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笑……笑什么啊!”小鬼恼羞成怒,连尾巴都立了起来,“我只是,我只是……”

 

小说家坐起来,看着他轻声问:“只是什么?”

 

“我、我……”

 

他好心地用目光把他的注意力引到他下半身短裤前鼓出来的凸起上,然后好整以暇地望着小鬼的脸又刷了一层红,连尾巴毛都炸开了。

 

“织田先生!”

 

“好了好了,”小说家亲了亲他的额头,“我向敦道歉。”

 

小鬼鼓着脸颊,憋了半天,小声说:“没关系……”

 

“听着,敦,”他看着小鬼的眼睛说,“我等下对你做的事,只能在你这段时期里做。而且不能告诉其他人。芥川不可以,小镜花也不可以,你明白了吗?”

 

“……”小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疑惑地问,“什么事?”

 

小说家把他的短裤朝下扯了扯,理所当然道:“当然是你希望我对你做的事啊。”


评论(5)
热度(26)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