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5)

-

 

其实太宰治早就发现了些指向中岛敦的蛛丝马迹——毕竟能让天上地下惟我独尊连前代表森鸥外都敢怼的中原中也心甘情愿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总共也没多少,而且能让他无论怎么被自己威逼利诱都撬不开嘴的,可能也就那么一个了。中岛敦倒是没有注意到太宰就差证据就能拆穿他,闲下来就去制衣店监工,被广津柳浪说了句“来得这么频繁也不怕被你那位聪明的学生发现”才作罢。

 

不过正在想常驻老师家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时,剧组通知他因为主角演员提前进组,下一阶段的戏份要提前开拍。

 

“这位是太宰治,即将代表日本出战国际魔术大赛的新晋魔术师。这位是织田作之助,本剧主演,马上就要迎来出道十周年的刑侦剧老人了。”

 

“别这样说我啊宫泽导演,”比自己稍微高了些的红发男人无奈地笑着说,然后跟太宰握手,郑重道,“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啊!我这里才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织田给了他一种莫名的违和感,他总觉得他在哪里见过他。但是见过他是肯定的——他国中的时候最火的刑侦剧《天衣无缝》,是织田的成名作。他还记得中也因为这部剧一度想放弃魔术去当刑警,还被自己嘲笑像追星的小姑娘。

 

违和归违和,和织田搭戏倒是没什么压力。倒不如说,有他在能让剧组所有人都轻松不少。他可以上一秒还是他自己,下一秒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导演说要哭就马上掉眼泪。即使是临时改台本也能最快时间内记下来。总之是让他感叹“不愧是在圈内待了十年的男人”。

 

不过,演了这么多刑警,本人却真的没什么气场啊……

 

提早收工后,太宰看着正在向来剧组应援的粉丝们发瓶装水的织田,那种违和感更强烈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他边收拾东西边冥思苦想,边想边觉得这个问题要是无解的话他可能今晚睡不着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叫他名字的声音。

 

“治君!”

 

中岛今天没穿他平常爱穿的那件衬衫,只是简单的条纹T恤和短裤,正站在离他一米多的警戒线外向他挥着手。太宰不自觉地边笑边朝他那边走,还在心里吐槽。

 

感觉如果他现在喊一句“我爱你”之类的话就和织田那边的粉丝没什么差了。

 

不知道是因为巧合还是什么神奇的心电感应,他刚在心里吐槽完,他的老师就在那边笑嘻嘻地大声喊了一句:“太宰治——我爱你——”

 

他正好要走到他面前。

 

他肯定看到了。

 

自己肯定动摇了的眼睛、僵直了一下的身子、停了几秒的心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他不可能看不到的。

 

自己费尽心思藏起来的、一度想要放弃的、甚至有段时间想要逃避的那份感情。

 

“啊,治君脸红了,超红!”

 

眼前的人果然表面上笑着揶揄自己,却躲过了自己望过去的眼睛。

 

太宰嘴上辩解着“少啰嗦”,心里想着“真狡猾”。

 

可我真的拿他没办法,因为我连这个人的狡猾都喜欢啊。


-tbc.

评论(5)
热度(41)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