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6)

终于把太宰生日的大部分赶了个差不多

啊 考试周真的 改文的速度不如过日子的速度

 

 

-

 

太宰治在副驾驶上醒过来时还以为自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他迷迷糊糊地先偏头去看空了的驾驶座,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着小老虎印花的毛毯,才记起自己好像是一上车就睡着了。

 

……横滨?

 

他眯起眼,仔细确认了一下车窗外熟悉的摩天轮和附近的街景后下了车。他在那条街头站了一会,才迈着步子慢悠悠地经过已经换上夏季特调的咖啡店,自然而然地就向着Lupin走过去了。

 

他推开门时发现通道内的灯没开,于是摸到左边墙壁上的开关打开了壁灯。到这里时还没觉得奇怪,直到他推开大厅的门时看到里面一片漆黑才觉得不对劲。Lupin营业时间是晚上五点到次日凌晨五点,这个时间不可能是这种情况。就算有什么特殊情况不营业,也应该锁门才对。

 

太宰抬起胳膊想确认一下时间,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下肩膀,“治君。”

 

“中岛先生?”

 

他回头,已经换上礼服的中岛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边,正看着手腕上的表自言自语:“嘛……稍微等一下,好了。”

 

中岛晃了晃手里的礼杖,把它变成了一根正在燃烧着的蜡烛,举到太宰面前,“吹一下。”

 

他一头雾水地看了看他,换来对方一个神秘的wink。他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照做了。神奇的是,那团火焰竟然没有熄灭,而是向着黑暗的大厅飞了过去。

 

“治君。”中岛开口叫他的名字。

 

“嗯?”太宰偏头看向身边的人,发现中岛也在看着他。

 

“二十二岁生日快乐。”

 

太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团火焰就在黑暗里炸开,落成一个巨大的烟花。

 

他没偏头去看,因为那一切都在眼前人的眼睛里。

 

他到现在还坚信,那双眼睛一定有魔力。烟花能照亮那片澄澈的紫色,却还是比不上卧在其中的金色的亮度。自己能在其他人面前轻松瞒过去的情绪,反而很难在他面前藏住。

 

可偏偏最难藏的,也是不得不藏的。

 

烟花又炸开了一朵。

 

太宰望着中岛被火光照亮的侧脸,轻声说:“谢谢老师。”

 

“只想说这个?”中岛打趣道。

 

他看到学生愣了愣,回过头去看着烟花说:“当然不是啊,最想说的……”

 

烟花暗下去,新的又亮起来,映着他有点暗淡的茶色瞳孔里有着微微颤动的柔光。

 

他最后还是看向了自己,笑着说。

 

“最想说的,等到时候再说给您听吧。”

 

-

 

五分钟的室内烟花大会之后,Lupin恢复正常营业。所有在场人对这场免费表演没什么异议,除去表演者中岛敦的场地赞助商芥川龙之介。不过在对中岛进行了三分钟室内防火安全教育后,鉴于认错态度良好(次要)和森鸥外等前辈的好言相劝(主要),芥川决定暂时放过他。

 

中岛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把自己细心准备的礼物送给太宰的时候,又被一堆前辈拉着说一起喝酒。结果喝了一杯红酒和不到半瓶啤酒之后,中岛就觉得有些晕头转向的了。等到后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成了喝得最开心的那个。他刚给自己倒好一杯要去拿,手就被人轻轻地推开了。

 

他听到太宰说:“老师已经醉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这个学生替他。可以吗?”

 

呜啊,好感动,治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帅气了……

 

太宰好笑地看着中岛的星星眼,仰起头将他杯里的啤酒一口气喝光。再回头时,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果然没变。

 

他笑了笑,向各位前辈道了歉,直接把人抱去了二楼休息室。

 

“太宰先生?”

 

他刚出休息室就被人叫住了。坐在不远处吧台边的男人摘了帽子,露出一头红发,“我该说什么……生日快乐?”

 

“不好意思,没给你准备礼物,”他看着太宰在他旁边的座位坐好,才继续说道,“我只是听说今晚这里有表演才来的,之前不知道是你的生日。”

 

“没必要为这个道歉啊,我们刚认识几个小时而已,”太宰看着他跟远处的森鸥外打了个招呼,“您跟森先生认识?”

 

“嗯,他介绍我来Lupin的,”织田喝了口清酒,“话说,中岛敦是你的粉丝?”

 

“诶?”太宰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他是我的老师……”

 

“那你的老师是你的粉丝?”

 

“不不不,”他捂住有些发烫的脸,“他是……怎么说,故意那样来……”

 

诶?自己怎么……

 

太宰突然知道了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违和感。

 

因为他和中岛有相像的地方。

 

-tbc.

评论(5)
热度(49)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