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我又摸了一个有点神奇的鱼……

是校园paro的百合太敦……还是年下(……)而且又是毕业(……我有病)

但是夏天不写毕业写什么啊!(完全不算理由)

中也♂→太宰♀→敦♀→太宰♀的关系

大写加粗的OOC注意!


-


每天埋伏前辈的那个岔路口的樱花树在一夜间开满了花。


治子推着自行车经过时还是习惯性地停了下来,风吹起了她栗色的马尾和绀色的制服裙。她眯起眼睛看了看前辈上学要经过的路的方向,眼内的光黯淡了些。


“喂,太宰?”中原中也跳到她面前,在她眼前晃着手,疑惑地看着她,“不会是傻了吧……”


“早啊中也。”她翻了个白眼把他晃着的手打掉,有气无力地打了招呼后推着车自顾自地朝前走。


“虽然我不是那位前辈,但你也不至于对我这么冷淡吧——”中原紧跟了两步追上她说,“啊,话说今天毕业式?那她是不是要——”


他说到一半才注意到治子黑了的脸色,于是装作幸灾乐祸地问:“怎么了,戳到痛处了?”


治子没回他,把肩上的包朝车筐里一扔,然后动作夸张地跨上车,其实主要目的是又准又狠地击中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那张脸顺便把他踹到地上,接着蹬着车无情地骑下了坡,甩下了躺在地上喊着痛的人。


“混蛋男人婆……嘶——”中原碰了碰肿了的半边脸,疼得吸了口气,“这个女人竟然狠到用鞋跟……”


他抬头看了看已经骑出去好远的人,束在她脑后的马尾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长发随风飘在身后。他愣了愣,突然想起上个暑假快结束的时候这个从小到大都是短发的男人婆说要留长发。


原来是真的啊。他想。


她是真的喜欢那位前辈啊……


“喂!太宰——”他来不及细想,迅速地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向已经骑到坡下面的人大声喊道,“你要去告诉她啊——”


中原看到远处骑自行车的身影停了下来,于是边喘着气边露出一个又高兴又落寞的笑容,把手放到嘴边做成一个喇叭,继续喊着。


“太宰你啊——要去告诉她——你喜欢她啊——”


“不然就——太可惜了啊——不是吗——”


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地盯着背对着他站在坡下的人。这时候又起风了。来自那棵樱花树的花瓣被吹到了路上,可能还迷进了自己的眼里,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想哭。


“我知道了——”


中原听到治子稍微有些哽咽的声音。


“谢谢你啊——中也——”


-


毕业式一眨眼就过去了。


虽然说是要告诉前辈,但是……要怎么说啊!


治子站在把敦子团团包围起来说着“恭喜毕业”的人群外围,有些不知所措。


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会吓到她吧……


挤进去把人拖到角落?可是刚刚哭完还没来得及补妆怎么近距离接触啊啊啊!


“我说太宰。”中原拍了拍她的肩膀。


“呜啊!”她被吓了一跳,“中也!”


“平时也没见你在谁面前能怂成这个样子啊?”


他抓住她的手腕就把她朝人群里拖,完全无视治子拼命想甩开他的钳制和嘴上的抗议,边拨开人群边说着“让一让、来让一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自己来!”


他听到这里才放开她,用手臂挡着身后的人,对着她笑了笑,“这才像你。”


“废、废话少说。”


穿着三年生制服的银白长发女生看到治子,扬起手向她挥了挥,笑着说:“治子!”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治子把头发散下来了吗?”敦子笑起来,有着两种颜色的眼睛闪着光,“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看!真的!”


“……谢谢前辈,”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声道,“然后,恭喜前辈毕业……”


“谢谢。”敦子抱住了她。


“那个,那个!”她僵硬地被抱着,大脑思考接近停滞,“前辈,我——”


“治子,我有一个请求……”她听到埋在她右肩的前辈闷闷地说。


“诶?”


“请你把你制服上的第二颗扣子交给我吧。”


-end.



评论(11)
热度(36)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