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摸一条中敦
考试周总是有很多脑洞
流浪歌手中也与大学生敦的故事

-

中原中也在二十五岁生日的晚上回到了横滨。

他随便找了个酒吧进去跟老板谈了谈就成了临时驻唱。站上台,摘掉帽子,背好吉他,试了试麦和线,和乐队打了招呼,然后静静地开始弹唱。他原本明亮有辨识度的声音因为吸烟变得沙哑了些,配上简单的旋律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特别。没人认得出来他是五年前爆红三年前解散的二人组合中的一员——他留长了头发随意地束在脑后,穿着黑色背心和牛仔长裤,与光鲜靓丽的偶像完全搭不上边。

除了一个人。

他一口气唱满了一个小时,摘了吉他放到琴包里背着下了台,被人拦住了。

“不好意思,请问是中原中也先生吗……?”学生模样的青年局促地将放在他肩上的手收回,看到他转身看向自己后更是紧张到从脸红到脖子,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那个……我……”

“要签名?还是合照?”他看到青年的样子,挑了挑眉露出一个笑容,故意凑到他面前理了理他的颈环,“还是……”

“诶、诶?我……签名就好了!”青年从背包里找出笔本双手递给他,“麻烦你!”

中原看了看本子上工整的字迹,在空白处签了自己的名字,嘴上调笑道:“真的不要吗?”

面前的人愣了一会才有了更有趣的反应——脸爆红后边道歉边落荒而逃。

中岛敦。

他无声地念了他的名字。

-

中原中也以为那次遇见只是偶然。

毕竟一个昙花一现的偶像组合过去了三年,理应鲜少有人记得住他这个人。他只当中岛敦是为了情怀,或者是为了追过组合的朋友。

没想到第二天的晚上十一点,他在台上看到了坐在前排喝着果汁的青年。

接下来,第三天、第四天……半个月,每到晚上十一点,中岛都坐在那里,安静地用紫金色的眼睛看着他,听他唱满一个小时,再在他休息的时候跟他聊天。

中原知道了他高中时听到了自己的那首单曲,然后开始追星,去看了巡回演出,萌生了做歌手的梦想。最后迫于现实,还是考取了普通大学。

“不过文学我也很喜欢啦。”中岛傻笑着说。

“……能不能把那个恶心的笑容收起来啊,小鬼。”中原吐槽。

中岛被他说得有些窘迫,小声说:“不好意思……但是看到中也先生坐在我旁边就会不自觉地……”

中原看着偏过头去不看他,张嘴咬住吸管小声道歉的青年,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脸上发烫。

-

中原中也在中岛敦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还在那家酒吧唱歌。

还是晚上十一点开始,唱到十二点。不过今天,他多加了一首歌。

“这首歌是《拥抱》。唱给那个今天过生日的……我刚认识不久,但是他认识我挺久的人。这是我很久以前第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我现在回头去听感觉真的是黑历史,可是他很喜欢。”

他唱了那首中岛很喜欢的个人单曲,只是重新填了词。

唱完后,他看着台下拼命忍住不流泪的人,眼瞳里亮晶晶的颜色晕成了一片。

“小鬼。”他向他张开双臂,笑起来,灰蓝色的眼在灯下发着光。

“答应的话还不快上来抱抱我啊。”

-end.

评论(6)
热度(6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