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发一下日本七夕摸的太敦……这两天沉迷看书忘记了
是将军敦和家臣太宰的酒后小故事(……)

-

七夕。

正好赶上大战胜利后没几天,等到将军府内的庆祝活动告一段落,众臣散去,仆人收好碗盘,太宰治本来觉得差不多是时候回房休息,礼刚行完话还没出口,中岛敦已经从矮几后面一步跃到他面前,兴奋道:“老师,能陪我去看星星吗?”

他犹豫了一下,想拒绝,但看到年轻的将军窝在眼底的金黄都快成了星星的形状,还是点了头。于是就被差不多半醉的人拉到了府后的山坡上。

“呜啊——好久没有这样躺在草坪上了!”中岛躺倒在草地上,手枕在脑后望着天,满足地笑着,“真美啊。”

太宰坐到他旁边,也抬头望着星空。今晚月色朦胧,星光却闪耀异常,的确适合在这个时候出来看星星。

“啊,说起来,”中岛偏头看向他,“老师的愿望写的什么?”

“想要成功自杀的方法。”

“……”

“开玩笑的,”太宰看到他不知该如何反应的表情笑起来,“中岛殿呢?”

没想到青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只手按到他放在身侧那只手的背上,扑到他面前低声问:“老师你叫我什么?”

中岛的发髻散了,长发披了下来。太宰给他理到耳后,然后望着青年躲闪的眼睛轻声说:“我错了,敦。”

青年立刻红了脸,迅速地躺了回去。

“噗。”

“笑什么……”

“笑敦你,”太宰止住笑,“明明已经从少年变成了青年,明明已经从胆小得连杀人都不敢的皇子变成优秀的将军了,在老师面前还是那个样子。”

“……”

“不是吗?”他偏头看他。

中岛也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大、胆。”

“臣只是实话实说。”

“老师可能已经忘了吧?伴君如伴虎这句话。”

“敦是在威胁我?”

“……”青年看着老师游刃有余的表情,丧气地趴到地上,“我不敢……”

“好了好了,”太宰摸着他脑后的发,“敦,你不能因为你对我的……感情,就放纵我以下犯上,万一我以后得意忘形叛了国——”

“老师不会叛国。”

“或者万一我以后要杀你——”

“老师不会杀我。”

太宰停了手,“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中岛笑着说。

“敦,不是所有事都像你理所当然那样发展的,”他严肃道,“如果我以后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必须要做出我刚刚提到的那些事,你必须要甩开个人感情按军法处置我。”

“什么不可抗力?”中岛眨了眨眼睛问。

“比如说敌国要挟了我的家人和孩子。”

中岛又坐了起来,“老师会娶妻生子?”

“……不会,但是还有其他的——”

中岛握住太宰的手,看着他茶色的眼睛说:“如果老师终会伤害我,当初芥川一族谋逆时就不会拼死救出我,也不会带着我四处奔逃,也不会教我谋略,也不会向中原殿低头请他教我武艺,也不会到现在还在我身边……”

他刚说完,酒劲就慢慢浮上来,开始变得晕晕乎乎的了,“所以……老师不会害我的,绝对不会。还有……”

“还有?”

中岛终于栽倒在太宰怀里,轻声咕哝着,“老师的愿望……我看到了……和我的一样……”

太宰身子一僵,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下文,却等到了山下村内的烟花,和怀中人轻轻的呼吸。

他在烟花声里抱紧埋在他肩窝的青年,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他在炮火声里敌军的重重包围中抱着少年。

他想到宴会上,中岛的确借故出去了一段时间,原来是去翻自己的愿望去了……

太宰无奈地笑了笑,真拿他没有办法。

院中挂满纸片的竹子上,有两张写着一样的愿望。

来年也想和身边人在一起。

-end.

评论(5)
热度(41)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