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这应该算……双向魂穿(什么东西)
军事联盟属臣懿与现代研究生导师懿灵魂互换

-

“中郎将,这可使不得啊!”

“该说使不得的是我才对吧!”

曹子桓很糟心。

他昨天在古玩店偶然发现一枚保存完好的魏晋时期校事府金牌,想着第二天带给司马老师看看,结果老师一见自己就叫着自己中郎将要下跪。如果他当时没有眼疾手快地阻止,估计现在自己的寿已经被眼前的人一通大礼折没了。

司马懿瞪大了眼睛,“中郎将,你是君,我是臣,这——”

“我不是君,你也不是臣啊,老师!”曹子桓拼命地把人拉了起来,“您才刚三十就痴呆了?也不应该啊?”

“臣没有!”司马懿挣扎着又要跪到地上,“臣只是行面见中郎将时应有的礼数!”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中郎将!”曹子桓索性把人扛起来带到卧室塞到床上,“乖乖躺好!”

“……臣遵命。”

为什么这下老实了?

曹子桓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床头柜抽屉里拿了体温计出来边甩着边命令道:“脱。”

“啊?这……臣……”

曹子桓也懒得跟他解释,直接按着老师的胳膊扒开领口把体温计塞到腋下,“别动。”

司马懿眨着眼睛盯着他,点了点头。

确定体温正常后,曹子桓又检查了一遍老师头部,的确没什么磕碰的伤口,只能问道:“老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司马懿靠在床头,双手交握,转着大拇指,谨慎道,“臣……受宠若惊。”

“……”曹子桓心情沉重得有点想掀床把人揍一顿了事,但还是耐心地努力解释着,“我是说……身体上。”

“啊……”司马懿恍然大悟,“臣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曹子桓感受到了一丝希望。

“床太软了。”

“……”指望一个现在脑子不是很正常的人的自己也算是智障了。

“中郎将……可否方便回答臣几个问题?”

他心累地点了点头,“老师请便。”

“中郎将是……怎么找到臣的?”

“……我知道老师家住在这儿。昨天淘到了一个好东西,想给老师看看。”曹子桓把金牌拿出来放到他面前。

“这不正是大王赐予中郎将的校事府令牌吗?”司马懿看看牌子,又看向他,“这足以证明,中郎将就是中郎将。”

“我真的不是中郎将……”曹子桓心累得不行,“老师您真的别闹了……”

“中郎将切不可妄自菲薄,虽然你我二人不知为何同时到了此地,但总有回去的办法,”司马懿将牌子放到曹子桓手中,“中郎将请收好。”

曹子桓捕捉到一个关键:“回去?去哪?”

“回许都大牢。”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前,都在大牢里?”

“没错,中郎将没有成功传递令旗,贻误军机,臣同中郎将一起,获罪下狱。”

“啊……”曹子桓有了一个猜测,“我可能知道我的老师在哪了。”

-tbc.

评论(5)
热度(3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