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7)

-

 

“织田先生和我有些像?”

 

中岛敦洗着扑克,歪着头问正在洗碗的太宰治,“织田先生也喜欢茶泡饭?”

 

“不是那个方面的像……”太宰把最后一只碗挂到沥水架上,边擦手边坐到中岛旁边,“也不是,他对咖喱的感情估计和你对茶泡饭的一样。”

 

中岛看他擦干手,然后开始发牌,“这样吗……那拜托治君有机会帮我要个织田先生的签名吧。”

 

“织田先生的签名是不会有的,”太宰把自己的牌理好,用轻快的语气说,“不过,治君的签名是无限量的。”

 

“治君又不是名演员——”

 

太宰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笑起来,“但是中岛老师的治君是有名的魔术师啊。”

 

……可恶,无法反驳。

 

“怎么了,老师?”太宰治盯着他红透的脸,故意问,“脸超红的啊。”

 

中岛把成对的牌丢到桌子上,“……闭嘴。”

 

他发现制住眼前这个家伙越来越难,难到根本不能和那个和自己对视时间一长就会脸红的高中男生联系起来。果然变得更狡猾了啊,像自己一样。他边从太宰手里抽了张牌边想。话说回来,可能自己也陷得更深了,所以连听到一句话里的一个词心里就会被掀起波澜。

 

“老师。”

 

“嗯?”他抬头,看到太宰表情严肃地看着他,不由地愣了愣,“怎么了?”

 

“老师知道的吧,”青年茶色眼瞳里的光亮微微晃动着,“我的那份感情。”

 

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

 

他咬了咬嘴唇又松开,选择了沉默。

 

“它在我这里藏太久了,久到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太宰笑了笑,轻声说,“我会在这次大赛后讲给老师听。如果……如果可以,请老师给我一个答复。”

 

“……关于什么的?”

 

“关于……那个……”

 

太宰终于露出了像是五年前第一次见面时的表情,不由自主地避开中岛的视线,最后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蓬勃的心跳和温度蒸腾的脸颊冷静下来。

 

“关于,中岛老师是否愿意跟我在一起这件事。”


-tbc.

评论(7)
热度(36)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