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我们已经结婚了(1-5)

终于起好了名字……然后把之前的摸鱼都改了改 再加更新的一段 直接看更新可以直接跳5

现代演艺圈设定
主cp演员太敦太 副cp经纪人中也与演员芥
*先婚后爱、ooc、互攻注意



-1 虽然很突然,但是他们结婚了

六月的第三个周六。

周末的第一天,早班地铁不像工作日那么拥挤,街上的人们步伐也好像慢了下来。

但是对于娱乐媒体,战争已经在一小时前开始了。他们在早上八点接到了足以在圈内掀起巨大波澜的照片,现在时机就是制胜的关键。于是九点刚过,刚坐上去往市中心甜品店公交车的某位少女随手打开了推特,首页最新的一条就是某家娱乐新闻官推五分钟前发表的一条超出五万的新闻。

“高人气新人演员中岛敦于昨日午后完婚!结婚对象同为男性?”“同性婚姻合法化后首次曝出演艺界同性伴侣!”

下附的照片里,神社院内站着两个穿着白西服的男人。稍矮一些的侧着身看着身边的人,侧脸一看便能认出是中岛。高些的男人拿着捧花的两只手背在身后,背对着镜头,完全没有露出什么有辨识度的线索。

-

而现在,照片中的主人公之一刚刚睡醒,习惯性地想去摸手机的时候摸到了软软的毛发,睁开眼后看到抱着自己的小鬼才想起来他已经搬到了中岛的公寓。

“呜……”中岛被他的动作弄醒,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然后又拱回到他肩窝里,困倦地说,“早上好,太宰先生……”

“中岛,”太宰已经拿到手机刷起了推特,“这是我说第二次了,我不喜欢肢体接触。”

听到这句话的中岛立刻清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非常抱歉!”

“没关系,”太宰下了床,洗了把脸之后坐到镜子前开始护肤,“下一步应该是要你公开我的身份了吧。”

正在整理床铺的中岛转头问:“什么?”

“你还真是年轻……”太宰自言自语一句,把手上的化妆棉扔到垃圾桶里,“你不知道我的事务所为什么同意你跟我结婚?”

“因为我去和森先生说了我喜欢太宰先生?”

“……因为你,人气王新人中岛敦,和我,半过气老人太宰治结婚,自然会给我带来人气,也就是说本来打算雪藏我的公司发现我身上还有那么一点钱可榨。就是这样,”太宰涂完面霜站起来,扫了一眼僵在原地的中岛,“你是第一天进入业界的小孩子吗?”

等他走到房间门口,才听到中岛有些难过地问:“所以太宰先生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说要结婚吗……”

“……”他沉默了一会,才狠下心开口道,“是啊,完全不是。”

-

等到中午,中岛敦的经纪人谷崎润一郎给他打了电话说公司准备好发声明了,让他也发条推。中岛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坐在对面吃着沙拉的太宰,对方回给他一个“你看,果然是这样吧”的眼神。他叹了口气,几口扒完了剩下的茶泡饭,进厨房洗碗刷锅去了。

太宰优哉游哉地舀了勺土豆泥放进嘴里,心里想着小鬼做得还挺好吃,这婚结得还不算太亏。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堕落的征兆,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推特,发现最早的那条新闻转推已经破了百万,感叹了句不愧是新人王小老虎。虽说森鸥外选人目光毒辣,但发掘出中岛敦的福泽谕吉也差不到哪里去。中岛的人设彻底推翻了前几年时兴的偶像派和实力派的划分,脸嫩再加上演技扎实,性格又不像芥川龙之介那么冷冽,不仅一出道就圈了一堆姐姐饭,而且在综艺节目里的表现也很活跃,还在发布会现场得了句知名狗仔坂口安吾的表扬。话说回来,森鸥外逼我和他结婚这步棋称得上完美。中岛的事务所已经发了声明,等一会他的个人推特更新完,今天的热搜已经拿到了,明天的头版头条也差不多到手,再加上最近热度还没过去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实在是非常高明。

太宰把最后一口沙拉吃完,也端着碗进了厨房。中岛刚刷完锅碗餐具,看他进来接了他手里的放到水池里。

“想好用哪张照片了吗?”他靠在旁边问他。

“诶?”中岛反应了一会才懂了他的意思,脸立刻就红了起来,轻声问,“大概是……昨晚拍的那张吧……可以吗?”

太宰正盘算着,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昨晚?哪张?”

“啊,抱歉……是太宰先生睡着之后拍的,”中岛摘了手套拿出手机举到太宰面前,“这张。”

昨天是自己生日又是所谓婚礼,当时他心态很难摆正,晚上就多喝了几瓶酒。照片里,自己靠在小鬼的右肩上睡着,阴影把紧簇的眉盖住了些,暗光下脸上醉酒后的红晕倒是挺明显。小鬼表情又开心又不安,手有些不自然地搭在自己右肩上。不仔细看的话,的确像是刚刚步入青年新婚还会在喜欢的人面前紧张的小伙子。

“可以啊。”

他点了点头,中岛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太宰不是第一次看到中岛这个阴霾一扫而空的表情,但无论几次,他总是会觉得这种少年才有的真诚也只有新演员会有了。在业界的时间一长,人自然会带着目的向不同的人表演,也就会忘了原来的自己。

“谢谢!”他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中岛说,“我会努力的!”

太宰回头疑惑地看着他问:“努力?”

“是的!”中岛看着他,笑起来,露出两边小小的虎牙,“我会努力让太宰先生你喜欢上我的!”

-2 说实话,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变态的一种了

之后两个周内所有的事基本上都在太宰治意料之内。自己作为中岛敦的结婚对象人气暴涨,应援团也趁着热度做了参演剧作剪辑。通告数也成倍增长,然后被事务所全部推掉。太宰知道森鸥外在等什么,只是他乐得清闲也懒得去管。

现在他每天在中岛的公寓里足不出户,倒真的是过上了婚后的家庭主夫生活。中岛虽然行程忙,但至少每天能回公寓休息,偶尔能有一周的周末休假。中岛不在的话,早中晚餐都是他提前准备好放到冰箱,太宰拿到微波炉里转一下就可以开吃。中岛休假在家,三餐更是不用他动手,怕是就差喂到嘴边了。

“怎么办……”太宰托着脸看着自己扫荡一空的碗说,“我这样下去身材会走形的吧?”

坐在餐桌对面的中岛把切好的苹果推到他面前,边切着芒果边思考了一会说:“我可以把楼下的那间大厅改成健身房。”

……真的是要把我宠到天上去了。

“我先去楼下看看,”中岛说着就擦了擦手要脱围裙,“应该能趁我休息的这两天做完吧。”

太宰知道他惊人的行动力,赶忙开口去拦,“不用麻烦,我只是——”

“啊,太宰先生好像不喜欢运动?”中岛停了动作,过了一会提议道,“等下一起挑一个腹部减脂仪,怎么样?”

太宰差点被嘴里的苹果噎到,“中岛你不用对我的一句话这么在意……”

“当然要在意啊,太宰先生的每一句话都需要在意,”对面的人低着头轻声说,然后把装着芒果块的水果盘推到他面前,“来,餐后水果。”

“……”听太宰说完这些,中原中也只想翻一个白眼,于是他真的翻了,“要不是听说相识三十年从来没请过客的太宰你要请我吃饭,我才不浪费时间坐在400平带泳池花园的三层别墅的餐桌这听你这个混蛋炫耀新婚老公对自己有多好。”

“我是认真的,中也!”太宰抱着头说,“我跟他说了这某种意义上只是两家事务所的互利,我和他真的只是被利用的啊。”

“然后呢,小鬼怎么说?”

太宰把手从脸上放下来,目光天真又真诚地看着中原说:“‘我也是真的喜欢太宰先生啊’。”

“……年轻真好,”中原感叹道,“所以你是动心了?”

太宰睁大了眼睛,哽了几秒才反驳道:“哈?才不会!”

“我还不知道你,你要是没动摇也不会找我吧,”中原吃了一块餐盘里切成小块的三明治,“这也是小鬼做的?”他看太宰点了点头,尝了一口,仔细品了品问,“樱桃酱?他还真知道你喜欢什么东西。”

“是……”太宰有气无力地说,“我的生日、身高、体重这些东西就不说了,听之前的营养师与谢野说,他在我知道结婚这事一年前就去问了我喜欢吃什么和日常、减重、增肌三种食谱,在他进入业界之前就已经拿到了营养师和厨师从业资格。婚礼也是他策划的,只是因为我十七岁刚出道在一个杂志采访里说理想的婚礼是在神社里举行。”

“够了……某种程度上这比我刚接手时的芥川还要‘太宰笨蛋’,不,感觉已经可以纳入变态的范畴了,”中原摆了摆手让他停下,“等等,小鬼进入业界不会也是因为你吧。”

太宰点了点头,“他一开始应聘到事务所做助理,似乎是想做经纪人。但是后来被福泽那边的星探看中了,才去做了演员。”

中原想了想,“能挖森先生墙脚,而且还有这等眼光的,是江户川乱步吧……”

“差不多。”太宰伸了个懒腰瘫在椅子上,“事务所助理人数那么多,你都没全见过,他那么忙怎么可能看得过来。而且谁能想到助理里面还有有着演戏天赋还长得合大众口味的?”

“不,这个小鬼我有印象,”中原眯起眼睛,“有次在大堂,看到他和织田在一起。”

太宰坐直了身子,“织田作?真的?不可能吧?”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中原不耐烦地敲了敲桌面,嫌弃道,“忘了森先生为什么雪藏你了?”

“……”太宰重新靠回到椅子上,沉默着。

“织田的确不是普通助理能够轻易见到的,因为他是生面孔而且眼睛很特别我才注意到,还以为是他刚换的新助理,”中原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说你现在不会还对他——”

太宰摇了摇头,笑起来,“那件事都过了快十年了,我再不放下也未免太长情了些。事务所最后决定弃我保他,也是比较保险的决定,毕竟织田作一直到现在都是招牌。而且当时的确是我死缠着他嘛。”

“那么……小鬼现在多少岁?”中原问。

太宰想了想,“……二十?二十一?”

中原把叉子放到盘子上,毫不留情地指出,“你喜欢织田喜欢得恨不得和他殉情的时候不也是二十岁?”

“那不一样好吗!”

“哪里不一样?”中原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我跟你讲太宰,你那时候比小鬼还要夸张得多,如果二十岁的你是现在的小鬼,和喜欢的人结婚并且每天晚上睡一张床,现在你肯定已经把同居人上了,说不定还不止一遍。你给我使眼色也没有用太宰治,要我说你现在觉得自己对小鬼有那么一点喜欢,今天晚上就——”

“中岛你起来了?”太宰终于提高声音打断了他。中原回头,发现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中岛正站在小吧台旁边歪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那个,中岛,我——”

“不,中也先生说得没错,之前的确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中岛一脸严肃地说。

“中岛,你听我说,中也他只是在做类比……”

“太宰先生之前说过不喜欢肢体接触,我却还和你睡一张床上,是我没有考虑到……”中岛边给坐在餐桌旁的两个人倒了果汁边不好意思地说,“而且有时候我的确会有反应,所以以后我睡客房,太宰先生睡主卧吧。”

“……”太宰和中原对视了一眼,一个十分无奈,一个极度复杂。

真的是要把我/这个混蛋宠到天上去了。

-3 结果还是买了减脂仪

中岛敦和太宰治结婚占了娱乐版头条三周之久后,终于被芥川龙之介和泉镜花主演的漫改少女恋爱新剧取代。太宰吃早饭的时候刚在说狗仔再没什么动作这个月可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下午就看到《樱下周刊》官推把当年自己的黑料毫不留情地全都添油加醋地抖了出来。

太宰摘下减脂仪,看了眼时间三点半。推文发表时间刚好在半小时前,敦四点有一个直播电台采访,如果电台在准备的时候刷了推特,绝对能打一个措手不及。万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务所也很难收拾。

他又把推文链接里的新闻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坐在沙发上盯着墙看了三分钟,还是拿起了手机。

“呀,这次倒是接我电话了,织田作?”

-

第二天,太宰接到了钟塔影业新悬疑电影《I or L》编剧兼导演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邮件邀约。

他知道森鸥外等的就是这个。英国的钟塔影业进驻日本还未满两年,凭着两部高质量的日本推理小说改编电影就能从几家日本老牌电影公司分一杯羹,实力绝对不可小觑。这次的《I or L》由国际知名编剧阿加莎亲自担任导演,并且和美国Guild影业的爱伦坡联合编写剧本。两个月前制作决定放出之后就已经备受瞩目,而具体设定和主演情报却一直没有确定消息。

“光台本就已经将近500页了吗……”他看着附件里的台本和邮件里三天后的试镜时间,吐了吐舌头,“敦,帮我倒杯水——”

他等了几秒才想起来昨晚中岛就没回来,只得自己拿着杯子去客厅的饮水机那接了水,打开手机看了看中岛发给他的最近一周的行程表。

今天有一个广告拍摄,晚上户外综艺录制,明天有见面会、采访和电台节目,估计后天才有时间休息。

太宰把台本看完一遍之后去了厨房,想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结果发现中岛昨天早上就把今天的三餐做好了。

他把写着今天日期的三个盒子拿出来看了一眼,还好早餐是速食的燕麦片和奶粉,跟他自己随便吃的苹果没什么差。午餐是提前捏好的酱油饭团,晚餐是牛油果沙拉。

“微波炉中火两分钟……吗……”

他按照便利贴的指示热好后拍了照给中也发过去,得到了一句“你要死啊老子还没有吃饭”外加无数叹号后心满意足地吃了一口,然后用干净的手戳着屏幕添了句“里面有胡萝卜土豆和培根”。

这次中也回过来的是条语音:“我总有一天会拉黑你的,混蛋太宰!”

他贱兮兮地笑了下,关掉和中也的聊天界面,盯着敦的头像看了一会,又看了看时间,发过去一个“辛苦了”的表情,然后锁了屏。吃了两口,他又补了一句“饭团很好吃,谢谢”,手刚碰到锁屏键,发现界面出现了消息已阅的提示。紧接着,敦连着发了几条“真的吗!”“太宰先生您能喜欢真的太好了!”“我非常高兴!”“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对了,很抱歉这几天行程太忙不能陪你!”

他一条条读完,完全没发现自己笑得连眼睛都变得像月牙一样。

那边的敦又发了一条:“我看到已阅提示了!回我一句嘛,太宰先生!”

太宰按了锁屏,自言自语道:“叹号这么多谁会回你啊……笨蛋。”

-4 所以说从来不生气的人真的生气了是很可怕的

7月中旬,织田作之助作为特别客串和戏剧监制,与导演阿加莎·克里斯蒂、主演中岛敦一同出席了《I or L》开机前的小型发布会。有记者提问织田,太宰没有出席发布会是不是因为他怕和织田一同出席有绯闻再起之嫌。织田回答:“他都和老虎结婚了,当然不怕啊。倒是我现在坐在敦旁边有点怕怕的。”待到发布会现场被传至网络,《I or L》的热度达到当天转推第一。紧接着,钟塔影业发布了《I or L》的主演海报。中岛敦和太宰治穿着相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西装,牵着手比肩站立,静静地直视前方。一本破旧笔记掉在离两个人不远的地上。

“这海报……小鬼的气场完全没输给你啊,”中原中也看着钟塔影业官网的海报评价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那个角色芥川也挺合适。”

太宰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边打着游戏边摇着头叹着气说:“唉,老了,老了,死在沙滩上了。芥川君的确适合莱尔,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角色给了我。”

“你这明显是沾了小鬼的光好吗!你现在的样子就不像那个寡言冷漠的角色,”中原看他瘫在那忍不住吐槽,“这就是你接待客人的礼仪吗!”

“对中也的待客之道,能让我下床去给你开门就不错了。”

“混蛋青花鱼!”

中岛敦在两个人即将打起来的时候及时从厨房端了一小碗无花果沙拉出来,“中也先生,请尝尝这个。”

“啊,是上次你说的那个?”

“芥川应该会喜欢吃这个的……把除了无花果以外的肉类和蔬菜切碎一点估计他不会去费力气一点一点挑出来,”中岛认真地分析着,“如果中也先生每顿饭盯着他吃——”

“诶——”太宰故意拖长了尾音打断他,不满地说,“敦竟然为中也专门做了东西!都没有专门为我做过!”

中原完全不想理他,“那么请告诉我你这一个月以来的早中晚餐以及现在你手边那碗樱桃银耳羹是什么。”

“哼,不知道。”

“嘿他现在还学会赌气了?”中原夸张地表达了自己的惊讶,然后对中岛说,“敦,你再这样惯着他,以后绝对会上天的。”

“没关系。”中岛傻笑着说。

中原捂脸道:“行吧,我就知道也不该对你抱什么期望。”

-

等到芥川龙之介为大河剧增肌成功时,《I or L》原本顺利进入到后半的拍摄遇到了瓶颈。

“敦,虽然你的表演没问题,但还是让我第一眼就觉得你是演出来的。你会让人觉得你还是中岛敦,你不是伊安。”

这一幕是莱尔为了让伊安把内心的烦闷与焦急排解出来,故意说他没办法找到更多线索去激怒他。而中岛无论如何都达不到阿加莎导演想要的效果。

“对不起,阿加莎导演……”

“阿加莎导演,大家都辛苦一上午了,”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边,揉着中岛头上的发笑着说,“敦就交给我,下午这一条肯定能让您满意。”

阿加莎看着太宰自信的表情,挑了挑眉,“哦?要是下午还达不到我的要求呢?”

“那么,我们两个都随您……任意处置。”太宰说完,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得到首肯后就扶着中岛的肩,领了两份盒饭,然后把人推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

现在已经是接近三点,中岛饿到几口就把米饭塞到了嘴里,吃完之后猛灌了一口水,然后看着旁边细嚼慢咽的太宰,困扰地道歉:“对不起,太宰先生……”

太宰听完他的道歉,小幅度地摇了摇头表示他不在意,然后放下筷子,郑重地说:“敦,我要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其实我到现在……还是喜欢织田作。”

筷子被折断的声音非常清脆。太宰用余光确认中岛的手没有受伤,然后迅速地站了起来,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犯罪现场。他到休息区叫了谷崎润一郎去察看敦的情况之后,终于坐到椅子上放松下来,握住自己还在发抖的右手。

啊……差点就死在那里了……

太宰知道中岛对着自己的脸怎么也狠不下心,实在是没办法才冒险用织田作故意气他,完全没想到的是他真正生气是这副样子。

下午的拍摄果然没什么问题。阿加莎导演夸赞了中岛,甚至打趣了一句太宰不愧是中岛夫人,最后因为太高兴了给剧组放了三天假。太宰悄悄观察着一直笑眯眯的中岛,有时候对上视线还会对自己做一个“?”的表情,也就稍稍放了心。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进了家门之后,他本来想照例直接瘫倒在随便沙发还是床上,结果中岛抓住他的胳膊直接甩到墙上然后锁在了他自己的手臂之间。他没反应过来,错愕地低头望着仍然微笑着但眼神锋利得能封喉一般的中岛。

“太宰先生,您在片场说您现在还喜欢着织田先生……”提到织田,中岛的眼神变了变,“能请您详细说明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可能我今晚就要死在这了。太宰心想。

-5 有些事还是到床上再说吧

太宰治直觉自己要是一句话说错就会有生命危险。虽然说要贴到他脸上的中岛敦现在笑得温和无害,灼灼的目光和平时也没什么差别,但他总觉得他就要被生吞活剥了。

“那个,敦,”太宰悄悄地咽了口口水,想着无论如何要稳住眼前这匹嫉妒得几乎暴走的老虎,不然就得考虑自己遗言留什么了,“你先冷静一下……”

中岛笑眯眯地,“我很冷静啊。”

鬼才信!太宰冷汗都要下来了,他平常完全没有想过中岛会生气,也就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会生气的人真的生气了会是想把人吃了这么可怕。

“啊……敦,我说那个,只是……”

“只是?”

完全说不出口!我要是说了“我只是拿织田作来骗你对我生气请不要在意啊哈哈”敦会不会因为我骗他而变得更生气?而且还是用织、田、作骗他啊!

太宰避开他审问的眼睛,用了两秒的时间权衡了一下哪一边更糟,然后把心一横,“对不起,敦,我——”

“我知道了。”

哈?知道什么?太宰看到他难过的表情,愣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他误会了“对不起”的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敦,我说我喜欢织田作是——”呸,着急了,“你听我说——”

“我没事的,太宰先生。”中岛把撑在他脸侧的手收了回来,低下头摇了摇,苦涩地笑了一下。他再抬起来时,太宰看到他眼里有晶亮的东西晃着,“我很高兴太宰先生没有骗我,不然我会更难过。”

“……”太宰本来想解释,听到这句话后又噎了回去。

哎,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自作孽不可活。

-

中原中也带着芥川龙之介走进自己最爱的那家法餐厅二楼时,看到太宰治在靠窗的位子坐着,吹了声口哨。

“哟,这次是真的要请我吃饭了?”他坐到太宰对面,完全无视了太宰凝重的表情,“芥川,快拍照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太宰竟然也有请我吃饭的一天,而且还不介意我带着你吃两人份。”

芥川提醒道:“中也先生,点单的时候请务必考虑一下太宰先生目前的财务状况。”

“没关系没关系,”中原边看菜单边摆了摆手,“他付不起可以打电话叫小老虎来帮忙。”

“话说你们两个是漫才组合吗,”太宰没忍住吐槽了一句,“话说芥川,我家中岛给你研究的沙拉怎么样?”

“很好吃。”芥川点头。

“啧啧啧,”中原咋舌,“芥川,下午咱俩去配副新墨镜,以后咱俩看到太宰就带上,防止他不定时放闪光弹。”

“好的。”

现在放闪光弹的到底是谁啊……太宰知道中也天生的钝感力,本来就没把芥川这种无条件配合他想到那方面去。芥川也是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跟中也在一起久了也不知不觉间能听懂了对方的吐槽。所以这两个人放在一起,一个吐槽加上一个装傻,才是真的虐狗于无形。

“所以,这次是真的遇到问题了吧?”中原酒足饭饱之后不紧不慢地问,“先说,小鬼要是强上了你,我要再开瓶酒庆祝终于有人收了你这个混蛋。”

太宰不想理他,“……我作了个死。”

“你哪天没作?”

他先怀疑了一下自己想着找中也商量的时候是不是大脑短路了,然后把昨天的事完整清晰地讲了一遍。

“所以现在就算我去承认‘我说了谎’,我还是说了谎……”太宰咬着吸管纠结道,“我完全不想经历第二次敦生气,太可怕了。”

中原和芥川沉默了一会,互相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一副“没救了,没救了”的表情。

“你是笨蛋吧,太宰先生。”

“芥川,总结十分到位,”中原拍了拍芥川的肩,和他击了下掌,“青花鱼就是死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小老虎,还不知道问题就出在自己身上。”

“不,我没有……”

“中岛最在意的是太宰先生,”芥川一针见血,“问题不是织田先生或者说谎任何一个。”

“我说太宰,”中原敲了敲桌子,“别急着否认,你要是真的不在意小鬼,就不会在意你在他眼里是什么样子,更不会在意这件事是否会影响到你们两个的关系,也就不至于现在坐在这找我商量。”

太宰无力地辩白,“我是因为我们两个之后还要拍戏啊……”

“那么,你就接着嘴硬吧,也不知道对上小鬼之后你的双商去哪了,总之看起来非常感人,”中原看了眼时间,站起来,“我带芥川去片场,你自己好好想想。”

-

太宰治到家的时候,中岛正抱着一盆衣服要去阳台。他站在楼梯旁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他上了楼。

“敦,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看着中岛晾衣服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下定决心,说了出来:“我昨天对你说了谎,对不起。我只是想用织田作激你生气,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在意……我当时是很喜欢织田作,喜欢到觉得可以用我有的所有东西换他对我的喜欢。当然最后也没有成功,反而因为触怒了事务所被雪藏了。这些你肯定也知道……”

“下面的话,我本来想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的。可是现在……”他踌躇了几秒,闭了闭眼睛,接着说道,“我喜欢你,敦。我也不记得具体是哪一次什么事,因为你为我做的实在太多了。可能就是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上了。所以——”

“太宰先生?”中岛转身过来看着他,惊讶道,“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诶?”太宰看到他手机刚刚摘下来的蓝牙耳机,一瞬间僵在了原地。结果中岛先破了功,捂着嘴笑了起来。

“好啊,”太宰也无奈地笑了,把蹲到地上的人拉起来,右手轻轻地掐着他的脸颊,左手挠着他的腰,假装生气地问,“连你也学会骗人了?嗯?”

“抱歉、抱歉啦!”中岛被挠得眼泪都要流出来,“我是洗衣服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就顺便戴着了!我没想到太宰先生会这么干脆地和我告白来着!”

“我以为还要再说一遍呢!”

太宰终于放过中岛,抱着他抵着他的额,轻声说:“我爱你。”

“……嗯,”面前的人用手背擦了下眼睛,“我也爱您,太宰先生。”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敬称了,笨蛋,”太宰帮他把又从眼睛涌出来的泪蹭掉,“你的太宰先生没有名字吗?”

中岛眨了眨眼睛,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到一侧再折回到太宰的眼睛里,再飘出去,最后小声叫了他的名字:“……治。”

话音未落,太宰就吻住了他。这下中岛是真的失去了正常思考能力,睁大了眼睛看着太宰近在咫尺的眼睫与眉和被阳光照得透亮的肌肤,脑内乱七八糟的感叹里又添了一个“太宰先生真的好好看啊”。这时,太宰睁开眼,深茶色的眼瞳轻易地就抓住了他的视线,中岛还没反应过来,舌尖就被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呻吟,紧接着眼睛就被他的手覆上。

“你这样看着,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噗,原来太宰先生也会害羞。”

“是‘治’,”太宰坏心眼地俯到他耳边,“我可不想到床上还要我提醒这个。”

中岛笑着答应,“好的,治。”

这天下午天气很好。中岛隔着太宰的手掌都能模糊地感受到耀眼的阳光,就像很久以前,太宰的电影照亮他的生活一样。

太宰放下手掌,看着他的眼睛问:“要再做一次吗?亲吻。”

中岛望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吻上太宰的唇。

学得挺快的嘛……

太宰看着他闭着的眼,右手抚上中岛的后脑,也阂上了眼睑,慢慢地加深这个吻。

希望之后的吻戏不用我教第二次。

-tbc.

评论(8)
热度(181)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