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二人四季

 

从原来的国中回到高中,搭电车要一个半小时。

治子坐在窗边,戴着耳机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发呆。

为了能让自己彻底死心,特地翘课跑回去混进了织田老师的婚礼,结果只是看了穿着白无垢的新娘一眼就逃了出来。

织田作明明说过最喜欢女生及腰的长发……

她清楚地看到了新娘的发型是齐颌的短发,看上去又成熟又俏丽。

治子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前那丛短短的发,笑了一下。一道又一道阳光透过窗,她茶色眼瞳中的光便随着闪烁起来。

她下了车,在路上遇到穿着和自己一样制服的学生,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放学了,便打算回校取了书包直接回家。

在教室里值日的同学吓了一跳,“哇,太宰,怎么剪成短发了?”

“想剪咯,”她把课本收到包里,晃着头无所谓地说,“走了,加油。”

她戴上耳机去车棚取了车,边推车边强迫自己去想别的,但最后还是绕回到婚礼去。就这样较了一路劲,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站到铁轨中央面对着朝她驶来的电车。

说不定这样死去也挺好——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身后的人连人带车地拖了出来,摔到倒在那人身上,左耳的耳机掉了出来。一瞬间,电车呼啸而过的声音,自行车车轮旋转的声音,身后急促呼吸的声音涌进了耳朵里。

“没事吧?”钳着她的腰的手松开了,女生软软的声音传了过来。

治子愣了愣,才说:“我没事……”

两个人站起来,把她拖出铁轨的女生有着一头银发,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穿着和自已一样的浓绀色的格子裙和浅蓝色的衬衫。治子看着她,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女生蹲在地上研究了一会自行车,把它扶起来推了推,回头看着她说:“暂时不能骑了。”

“啊,中岛敦子……”治子看到了她胸前的校牌和二年级的绿色领绳,才想到面前的人是入学式上的高年生代表。

敦子笑起来,装作老成地抱起手臂,“好好叫前辈啊,一年生。”

“……谢谢,敦子前辈。”

“没什么的,”敦子伸手理了一下治子的裙摆,把自行车扶起来交给她,“倒是你,从在学校里脸色就很奇怪啊,没事吧?”

“前辈从学校就跟着我了?”治子边走边问。

敦子点点头,把治子缠在一起的耳机线捋开,“不知道你一直在想些什么,表情超可怕。”

“诶,有吗?”她用右手扶着车座,腾出左手把耳机扯下来塞进包里。

“有啊!所以我就跟着你了,”敦子看了她一会,然后说,“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已经没事了。”

“为什么?”

敦子在岔路口的樱树前停下来望着她,托着下巴眨着眼睛思考着,“因为感觉你现在没有那种……怎么说……”

治子也停了下来,低头看着敦子被晚霞染红的脸。

时间静止了。被风吹到脚边的花瓣和绿叶停住,裙摆滞在半空里,自己胸前的蓝色领绳也伏在了那里。

“你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吧。”

敦子眨了眨右眼,好像是她眼底的金色让一切恢复了正常。

就这样,我在春天遇到了前辈。

 

掌声过后,少女盯着几十米外的靶心,缓慢地深吸了一口气,甩了下被汗打湿的刘海,伸手拿了最后一根箭架到弓上,高举过头顶。

她闭上眼睛,用力将弓拉满。

蝉声停了。

她再睁开眼时,微风掠过垂到眼前的一缕发丝,吹动她黑袴的下摆。

“铮”的一声过后,蝉声又响了起来。

正中靶心。

“恭喜中岛敦子!”

“恭喜前辈!”

“恭喜敦子三连胜!”

敦子不好意思地向围过来的部员笑笑,跟每个人说着“谢谢”,和刚刚与自己比赛的同部男生握了手,吐了吐舌头道:“不好意思啦,又委屈芥川君当亚军。”

芥川耳朵红了红,还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中岛同学技艺比在下更加精湛。”

“别谦虚了,副部长大人,”敦子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又对大家说,“等下我有事,不能去聚餐了。”

“诶——”

“怎么这样——”

“抱歉啦!晚上烟花大会再见!”

她跑到更衣室,刚脱下弓道服就有人推门进来说:“哟敦子前辈,三连胜恭喜!”

“治子!!!”敦子把遮在胸前的衣服放下来生气地叫道。

“对不起,擅自进来吓到你了,”治子笑嘻嘻地道歉,然后朝敦子的胸前扫了一眼,“果然摘了护具之后,前辈的胸部看起来更——”

她还没说完,剩的话就被敦子甩过来的眼刀堵回到肚子里,只能乖乖地坐到椅子上看她换衣服。

全身赤裸的敦子其实完全超出了她想象中的美,尤其是因为长期练习弓道而拥有恰到好处肌肉的背部,使少女的纤细的线条中有了沉静的力量感。而臀部看起来却非常柔软,嵌进肉中的内裤边缘又很容易地勾勒出比胸部还要更诱人的色气。

“看够了吗?”敦子套上连衣裙坐到她旁边,理着头发问。

“没有,”治子把她的发绳递给她,故意用电视剧里真情告白的男主角语气说道,“前辈的身体,我可能永远都看不够吧。”

敦子扎好马尾,本来想配合她演下去,结果先笑了出来。

“人家可是在认真地告白啊。”

治子刚装作不高兴地鼓起脸颊,敦子就凑过来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错愕地睁大眼睛,面前的人正静静地望着她,眼神郑重,神情严肃地开口。

“那么就嫁给我,这样就可以看个够了。”

敦子说完这句后又绷不住笑了出来,连声说着“不玩了不玩了”,拉着还在恍惚中的治子出了更衣室。

于是在夏天,我陷入了一个人的恋爱。

 

学园祭的中午,忙了一上午的治子终于得空喝了口水,换到门口当招牌。

班级的主题是普通的执事女仆咖啡,因为剪了短发后被班里的女生们说“一定很适合执事服”就被强行派去了执事那边,没想到非常受欢迎,连从小就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中原都说了句“还挺帅的嘛”。

而受欢迎的后果就是整个上午都在点单和端盘子中度过,慕名而来的女生完全没有给她偷懒的机会。中午过后,体育馆的社团展示快开始时,班里的人才少了些。

治子看了看周围,发现暂时没人注意她,就偷偷地把藏在口袋里的面包拿出来,快速撕开包装三两口吃了进去。

她刚把包装袋塞到裤子口袋里,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下腰,“呀,让我发现了,在上班时间偷懒的执事小姐!”

“敦子前辈!?”治子被吓了一跳,“社团展示这么快就结束了?”

“对啊,弓道部只有一个开场而已,不过——”敦子无辜地眨了眨右眼,歪着头看向她,“话说回来,治子不该请我吃点东西吗?”

“诶、诶?”

治子看着她踮起脚凑上来,随着距离的缩减,擂鼓般的心跳声越来越快,逼着她下意识地想朝后退一步,却发现自己本来就贴在了墙上。她低了下头,看到敦子胸前丰满的曲线,又不自觉地想到暑假在弓道部更衣室里看到的敦子。

“你看,我都知道你在上班时间偷懒的事了,不该用什么东西堵住我的嘴吗?”

“啊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直觉和敦子前辈再这样下去会出大事,扶着肩想把人推进门,“敦子前辈想吃什么?”

“敦子。”

治子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芥川和弓道部的部员们。被推在前面的芥川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其实脸上的红已经染到了脖子,“我……有话要跟你说。”

是要告白吧。

这个想法刚在脑内冒了个头,失落感就像冷水一样把心浇得凉凉的。

“抱歉,治子,”敦子拍了拍她扶在她肩上的手,露出一个笑容,“等我一下。”

她看着她要向芥川那边走过去,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看她转过身疑惑地看着她才反应过来,迅速地松开收到身后。

“你想跟我一起来吗?”敦子看她摇头,叹了口气,“嘛,那就等我回来吧,很快的。”

治子目送着她在口哨声和起哄声中带着整个社团浩浩荡荡地下了楼,刚想继续摸鱼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中原一脸若有所思地问:“那就是‘那位前辈’?”

“是,看出什么了?”

“脸和身材都不错,尤其是胸部,嗯,”中原躲过治子的肘击一本正经地分析完,话头一转,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她的胸前,“倒是你……”

治子收回手,面无表情地活动了一下手腕,“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中原赶紧拉开距离,“太宰你在前辈面前和你平常在我面前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要你管。”治子开始活动手指关节,一副“再多废话一句后果自负”的阵仗。

“好,我不管,我这就走。”中原做了投降的手势。

治子笑着挥了挥手,“慢走不送。”

“但是啊……”

中原快速撤到安全距离后,转过身看着她。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的敦子前辈很可能就被那个副部长前辈抢走了哦。”

那天,前辈直到学园祭结束也没有回来。

 

平安夜这天被派出来买东西的,估计也只有我了吧……

治子把外套上的雪拍掉,看了看手里长长的购物清单,叹口气,进了超市。站在货架前找味增酱的时候,碰到了同样举着清单找东西的中原。

“中也,我们两个在某些方面也是有共同点的。”治子看着中原快堆满的购物车,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把自己的清单展开给他看。

“我懂,我懂。”中原也晃了晃手里差不多同样长的清单,和治子同时叹了口气。

等到提着大包小包的两个人出超市时,雪终于小了些。中原说着“饿死了饿死了”刚想走,看到身边人的目光不知道在追着什么,于是顺着看了过去。

“啊,是中岛前辈?”中原确认了一下广场远处圣诞树下的银发女生后开口道,“放假了还穿着制服?……等等,她旁边的黑发男人不是学校里的老师吧……太宰你见过吗?”

治子神情复杂地摇了摇头,“没。”

“这种节日,一男一女在一起,是情侣吧?”中原看着两个人向商店街的方向走着,“怪不得拒绝了芥川前辈,原来是因为已经和社会人交往了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起来,“不对,太宰这个前辈特定变态跟踪狂都说没见过这个男人,中岛前辈在放假的时候还穿着制服……喂太宰!”

他还没把“援交”这个词说出口,治子就把手里的袋子朝他脖子上一挂,简短地嘱咐了句“麻烦送到我家,回头谢你”就飞奔着朝着敦子追了过去。

 

敦子怎么也没想到,平安夜的这天自己的哥哥会被结结实实地揍了一拳,而且这个不怕死的人还拉着她就跑,自己竟然还坐在麦当劳里听这个人误会哥哥是自己的援交对象。

“笑什么啊,敦子前辈!”

“对不起,”敦子捂着嘴拼命把笑憋回去,“因为治子太可爱了……”

坐在对面的人额前还有汗流下来,正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敦子递给她一张纸巾,看她擦完汗后清了清嗓子道:“关于刚刚发生的‘援交’事件,在下想说的,有以下两点:其一,如果以后看到其他同学做这类事,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家长老师,不要自己行动。”她看到治子不大情愿地点了点头,“其二,那个大冬天戴着墨镜的神经病并且看起来非常像是会找高中女生援交的黑发男人,是我的哥哥。顺便我今天穿制服只是因为他个人的恶趣味。如果等下他找过来,你就会发现其实我和他的脸几乎一模一样。还有其他什么要我解释的吗,正义小姐?”

治子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说起来,这是我们两个学园祭之后第一次说话吧……”她眨了眨眼睛,无辜地转移话题。

“是、是呢,”治子慌张地躲开了她的眼神,“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该——”

“我知道了,”她抢在她站起来逃走之前抓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低着头咬了咬唇,抬头时眼里有了泪光,“治子果然是讨厌我了吧,因为我学园祭那天没有回去找你。”

“不是!”治子激动起来,反过来抓住敦子的手,“是因为我以为前辈答应和芥川前辈交往了,所以不想去打扰前辈而已!”

“为什么?我并没有答应和芥川交往,而且就算我有了男朋友,也不一定要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吧?”敦子瞟了一眼被握住的手,“治子任何时候来找我都不会打扰我,治子应该明白的吧?”

治子脸一红,“那、那种事我当然知道……”

敦子身子前倾,眼睛看着治子的眼睛问:“那为什么还要躲着我?”

“因为啊……那个……”治子朝后躲了躲,眼神飘忽不定,“敦子前辈知道的吧,如果朋友有了恋人自己会觉得像失恋了一样的那种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就是,我一开始以为您和芥川前辈交往了所以觉得很难受这样……”

“是因为‘喜欢’吗?”

“诶?”治子被敦子突然的一句话吓得大脑停止运转了一下,然后在第一时间内解释,“不是不是不是,只是作为朋友的那种啦。”

敦子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然后笑了,“那不还是‘喜欢’吗?”

“不不不……”治子苍白地否定着,急得就快要哭出来。

敦子悠哉悠哉地喝了口热巧克力,云淡风轻地说:“我很喜欢治子哦。”

治子心脏骤停了两秒。

“作为前辈是这样,作为朋友也是这样。”

治子看到她背后的窗外面,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到这里真的可以了,敦子前辈。”

走在前面的人终于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岔路口,“是那棵樱树呢。”

“是啊。”她站到她身旁说。

“早上的时候经常在这里遇到治子呢。”

“嗯。”

虽然大部分是人为地遇到……

敦子转过身望着她说:“治子还是不肯说吗?”

“什、什么呀?”她装傻。

“治子知道是什么。”她坚持。

治子最后还是被敦子执着又明亮的眼睛打败了,败得恨不得变成乌龟缩到壳里再也不出来。

“敦子前辈有时候霸道得让人困扰啊……”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要说了。”

“嗯,我听着。”

“我……对敦子前辈……”

治子在敦子的眼睛里看到了飘着云缀着星的夜空,覆着一层薄雪的街道,樱树光秃秃的枝干,和脸红像是麋鹿鼻尖的自己。

她又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扶着敦子的肩膀,郑重地说:“我、我非常喜欢敦子前辈……”

她看到敦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的胸部。”

“……”

治子看着瞬间沉下脸的敦子,直觉自己要是再不走可能明天就会被人发现埋在树下的尸体,于是朝后撤了几步,哂笑着说:“那个、敦子前辈,我先回去了啊……”

“好啊,”敦子笑着向她挥了挥手,提醒道,“还有,最好假期结束后不要让我在学校看到你,我可不保证我会做什么。”

治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朝一条岔路跑了几步,想到了什么,又转过来喊道:“敦子前辈,平安夜快乐——”

站在树下的敦子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向远处的人举起胳膊挥了挥表示她知道了,然后朝着另一条岔路走去。

治子你在某些方面真——的是个胆小鬼啊。

 

之后的某个春天

治子做了毕业生代表致辞后回到讲堂后台候场的座位上坐下来,摩挲着自己右手拇指上的茧等待着典礼的结束。

“治子还挺能干的嘛。”

她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坐在旁边的敦子,瞪大了眼睛,“敦子前辈!?”

“嘘,小点声,”敦子做了噤声的动作,笑着说,“果然治子已经变成了优秀的高年生了啊。”

“饶了我吧,”治子看着她身上的校服,不由得又朝胸前看去,“敦子前辈除了胸部变大了以外倒是什么都没变……”

敦子脸红道:“为什么治子的关注点永远都在那里啊?变态。”

“因为,衬衫扣子与扣子之间的缝隙看起来真的很色情啊,”治子凑近了些,托着下巴说,“目测应该已经有C杯——”

剩的话都被敦子的吻堵了回去。

这个吻很浅,浅到她几乎感受不到。但它又很深,深到她很久之后都能忆起它和她。

治子愣愣地看着眼前敦子眼中晶亮的金色,过了很久都没反应得过来。

“太宰治子。”一直望着她的敦子忽然叫了她的全名。

几片樱花花瓣被吹到了她们的两双制服鞋边。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终于摸完了百合太敦恋爱物语

最初只是想写一个直球的敦子而已 但花了更多心思在治子上面

总感觉这篇每次吹敦子都在吹她的naizi(……)希望下次吹可以吹吹别的

至于她们有没有在一起 看治子有没有勇气走那一步吧


*题目灵感来自欅坂46的《二人セゾン》


评论(10)
热度(41)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