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9)


-

 

靠近傍晚的时候,中原中也在国际航站楼靠近安检口的休息区找到了太宰治。他对着电话里的芥川龙之介说“找到了”,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回去了,太宰。”

 

太宰慢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中也吗”,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喂喂,”中原伸手扶着脸色有点发白的人坐回到椅子上,“你不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吧?”他看他点了点头,“啧”了一声,“我去随便给你买点什么。别摇头,你晚上可还要去颁奖仪式。”

 

他刚转过身,听到身后的太宰轻声说:“那种事无所谓吧……”

 

“哈?”中原又转回来,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平气和地问,“你说什么‘无所谓’?”

 

“领奖什么的无所谓吧,他都走——”

 

太宰还没说完,领口就被中原单手抓住揪了起来,紧接着,额头被撞得像是要碎开了,疼得他发晕。

 

“太宰你给我听好,我知道中岛先生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没有中岛先生你也可以走下去啊!”中原看着他没什么感情波动的眼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大起来,攥着他领口的右手被什么硌得生疼,“说什么‘领奖什么的无所谓’啊!你以为中岛先生为什么要现在走!因为他觉得你现在可以一个人走魔术这条路了所以他才——”

 

“但是我是因为他才会走这条路啊!”太宰抓着中原的胳膊把他推开,对着他大声吼着,“我啊,就是因为中岛敦这个人才会变魔术的啊!”

 

他看到他的眼眶和额头上被自己撞的地方一样红得让人怵目,又是第一次见到太宰这么歇斯底里,无措中被他推得直接坐到了地上。反应过来后,太宰正摇摇晃晃地绕过他。中原看到他的领口,刚想站起来想追,听到他喃喃地说着什么。

 

“想站在他身边……是我这五年努力的原因啊。”

 

“所以他走了,我到现在为止做的一切不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

 

中原中也最后自己回了会场。芥川龙之介看到他,停下打字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表示没关系,等他坐下来后说:“中原君就替太宰君领奖吧。”

 

“我才不要!那个混蛋……”中原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得叹了口气。

 

芥川看了眼时间,合上电脑,向他晃了晃手机,“是中岛拜托中原君你的。”

 

中原仔细地读了那条信息三遍,大意是说如果太宰缺席仪式就请中原君代领。最后他有些不情愿地点了头,“……中岛先生真的是什么都能预见到啊。”

 

“毕竟是魔术师中的魔术师啊,”芥川无奈地向他笑了下,“和他对上视线的瞬间就会被看穿了。”

 

“这样吗……”他倒在椅子上,突然想起来什么又直起了身子。

 

“那中岛先生知道太宰也要暂停活动吗?”

 

-

 

太宰治坐了最近的航班回了东京。

 

他跟着人群走到行李盘旁边站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的行李还在韩国,自嘲地笑了笑朝出口走,还被来接朋友的两个女生认出来是《车》里的魔术师,硬拉着自己合了照,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笑出来的。

 

太宰随便坐了一辆大巴,到终点站下了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他穿过繁华的街,绕进僻静的巷子,又走过一条大路。在街边听弹着吉他的男人唱了首歌,蹲下来把钱包里的零钱全都倒进了他面前的盒子里,再站起来时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太宰也没在意,转身就想走,被他拉住了。

 

“先生,您的钥匙。”

 

他回头,看到在昏黄的路灯下有些泛黄的绿色丝带绑着两把一模一样的钥匙。

 

男人看着他表情复杂地接过钥匙,说:“回去吧,至少您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这是他今天第几次想要流泪来着?太宰边想边扬起一个笑容,微微倾了倾身道了谢。

 

“有的时候哭出来会好受些。”男人在他挥手告别的时候又说。

 

“还是不要了。”

 

他站在路口大声说着,右手在口袋里攥着钥匙。男人看到他有些绉的衬衫右领上,祖母绿色的袖扣在灯下反着光。

 

“今天已经哭得够多了啊。”


-tbc.


评论(9)
热度(38)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