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9.5)

-

 

“本届FISM圆满落下帷幕的同时,魔术界同时也失去了永远能为我们带来惊喜的魔术师。”

 

“可以说,把传统表演融入到魔术表演中这种风格的流行离不开中岛先生这些年的推动。不过从嘉宾夜的表演来看,目前可能暂时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表演。”

 

“日本魔术师协会已经由芥川龙之介接管,协会仍处于正常运营中。芥川本人没有对中岛敦终止活动作出任何解释。”

 

怎么感觉像是我死了一样……

 

中岛敦哭笑不得地关了电台应用,接着研究要怎么从床上下去。他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朝床下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一只手攀着床头另一只手抓着床侧的杆子,伸脚踩在第一档梯子上。

 

好像哪里不对?这样不是背对着梯子吗……

 

“中岛,差不多该去注册报道——啊!不不不快停下,这样很危险啊!”从阳台进来的谷崎润一郎被要尝试背对着梯子下床的人吓到,差点把手里的水壶摔到地上。

 

中岛被他吓得缩了回去,“那那那要怎么下去啊……”

 

“你先背对着我跪在床上,对,扶着床头,然后再普通地从梯子上爬下来,”谷崎看着他双脚落了地才算放了心,“差点就要变成杀人事件的头号嫌疑人了……”

 

“抱歉,谷崎,”中岛笑嘻嘻地向他道歉,“我还没习惯这种……”他想了想,不确定地用中文说,“‘上床上桌’?”

 

“是‘上床下桌’,”谷崎纠正道,然后无奈地看着他换好衣服,“话说你真的是和我一样的二十五岁吗……”

 

“我可是‘如假包换’的二十五岁!”

 

“……这什么中日文混用的交流方式。”

 

谷崎看着他桌子上那盒包装上写着Lupin的扑克,想到他刚听说新室友时总觉得耳熟,就在网络上搜了中岛敦的名字,搜索结果里全是一个月前各个魔术协会网站报道他终止魔术活动的新闻,好像整个业界都受到不小的震动,关于他退出的猜测更是一篇比一篇玄幻。他看了几个他演出的视频,觉得应该是一个超级认真的人。

 

然而中岛在两个人见面第一天时就弄丢了钥匙,在图书馆查资料查到一半的谷崎只得跑回来给他开门,从此打破了他对魔术师的神秘印象——中岛这个人大部分时间里迷糊得像是个小孩子,总是笑嘻嘻的,感觉什么都不太在意,可他安静下来又是另外一副样子。总喜欢对着坠了一颗扣子的书签发呆,眼睛里的感情复杂得读不出他在想什么。晚上熬夜的时候会听到他在梦里小声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声音轻得让人心疼。

 

他一直想找机会问中岛离开的原因,但他总觉得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去碰的伤口。

 

“谷崎?”深不见底的紫色瞳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本能地朝后退一步,已经换好衣服的中岛疑惑地看着他,“在想什么呢?该走了哦。”

 

“啊,好……走吧,”他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转身去拿桌子上的遥控器把空调关上,回过头提醒道,“别忘了拿钥匙!”

 

“我记着呢。”中岛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扣,有些磨损的扣子和寝室钥匙轻轻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可是把它和我最重要的东西系到一起了啊。”

 

-tbc.


20之后的时间跨度可能会很大 而且没有多少敦

织田先生大活跃——(神经病

争取25之前先让太宰睡到敦……


评论(10)
热度(29)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