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1)


-

 

怎么可能不在意?

 

跟在这个人身后五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他一点、再接近他一点,希望有一天能追上他,站在他身边。结果在他伸出手就能抓住他的时候,这个人离开了。明明答应了要听自己说,明明看到了自己的努力,明明参与了自己的成长——

 

可是他离开了。

 

生气吗?当然生气啊。

 

联系方式、礼物、照片、视频……把所有跟他有关的东西都从自己的世界清出去,发现多得连分类都做不到。索性联系了房产中介想搬去新公寓,付款输银行卡密码时还是这个人的生日。

 

结果最后还是回到去把扔掉的东西重新收拾到房间里了。因为根本气不起来。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因为谁才走的,所以自己连三年过去都觉得超不甘心。对自己有好感却因为另一个人逃走了,简直让人不爽到想对着他大吼一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虽然对着他的脸肯定说不出来就是了。

 

“可恶!”太宰治锤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地喝完一杯满满的啤酒,抄起酒瓶再倒满,“先喜欢上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坐在旁边的织田作之助嚼着烤鸡肉点头同意,“先喜欢上是没什么了不起的。”

 

“是吧!”太宰左手撑着脸,右手握着杯身,眼神有些飘忽地看着不断从杯底浮到表面的气泡,“但是啊,我能理解中岛先生为什么不想伤害芥川先生……所以我根本没什么立场生气!可是我又很想生他的气……这样就很烦啊——”

 

“嗯,我懂,”织田把他的杯子从他手里拿过来,挡回他伸过来的手,“不过今天差不多到此为止了,你要是醉了我可没办法送你回去。”

 

“诶,今天不是休息?”

 

太宰看着他一口气把那杯酒喝完,把空杯放回到桌子上,“是啊,不过下午要去横滨。”织田忽然想起了什么,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大小的白色卡片递给他,“差点忘了这个。”

 

他接过来看了看,表情复杂道:“芥川先生的生日会?”

 

“芥川先生让我带给你的,”织田晃了晃他的那一份邀请卡,又收回到钱包里,学着芥川咳嗽了两声,板着脸说,“原话是‘请务必让太宰君参加’。”

 

-

 

太宰治还是回了横滨。

 

下车之后就被海风吹得打了一个喷嚏。他笑了笑,顺着再熟悉不过的路绕到那条街的街口,停了下来。咖啡馆门外的小黑板上写着春季特供红豆拿铁,窗帘也换成了嫩绿色。他站了快五分钟,打了第二个喷嚏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了?”

 

太宰刚要抬脚就被人叫住,回头看到提了两盒甜牛奶的芥川龙之介正朝他走过来,打了招呼,“那个……生日快乐,芥川先生。啊,还有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芥川点了点头,咳嗽了几声,说,“时间还早,进去坐坐吧。”

 

他刚想问生日会不是还有表演,芥川就自顾自地进了咖啡馆。他没办法,只得跟着进去。

 

“芥、芥川先生!”坐在收银台前的黄发女生惊讶地站起来,“等下不是有表演……啊对了,生日快乐!”

 

“樋口小姐,一杯热的红豆拿铁,”芥川脱了外套,直接走到靠窗的位置,头也不回地说,“太宰君想喝什么请随意。”

 

“啊……我……就普通的咖啡吧。”他向樋口笑笑,然后坐到芥川对面。

 

说实话,对太宰来说芥川是与中岛和织田不一样的那种他不擅长应对的存在,又因为各种原因,他没有和芥川单独聊过天,而且他们擅长的是不同的魔术部门,也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

 

芥川摘下眼镜后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太宰感觉自己冷汗都快要下来了的时候,对面的人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三年挺难受的吧?”

 

“诶?”太宰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奶茶和咖啡端上了桌,芥川对樋口说了声谢谢,把咖啡推到太宰面前,“看你比去魔术城堡的时候瘦了不少。”

 

“是吗,”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没注意到……”

 

“我早就应该找你聊的,但是我无论如何都过不了自己这关,”芥川低下头,用勺子慢慢搅动着他的奶茶,语气有些无奈,“之前的那么多年只有我在他身边,一直看着傻虎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停了停,笑了一下,继续说着,“我总觉得不甘心。你应该知道他这次逃走是因为我吧,说实话我挺高兴的,一部分是因为我知道你想明白之后会很难受。”

 

“太明显了,”太宰放下咖啡杯,不情愿地承认道,“而且的确很难受。”

 

“那么扯平了,四年前傻虎跟我道歉的时候我也很难受,”芥川舀了一勺奶茶里的布丁出来吃了一口,“可能你现在和我当时的心情是一样的。说难受吧,但是心里明白这是没办法的事;说不难受吧,可是又难受得连这份感情都不想再留着。”

 

“……是。”太宰沉默许久,点了头。

 

“另一部分是因为我知道我在他心里还算是特别的。毕竟是从小就在一起,知道他秘密的只有我,了解他喜好的只有我,明白他脑回路的只有我……当然,先喜欢上的也是我,”他咳嗽了一下,喝了口奶茶,“只不过我四年前知道了,知道这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先喜欢上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太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芥川摇了摇头,“不用安慰我,如果我还需要安慰的话,也不会坐在这像傻虎的前男友一样和你说这些……我明白,如果我能和他在一起那早就在一起了,哪还有你什么事?”

 

“芥川先生……”

 

“也没必要同情我,我决定放下了就不会再拾起来,”芥川笑起来——这是太宰见过他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笑得特别好看,“现在再不把它丢掉的话,就太不礼貌了。”

 

——我逼着中岛先生和芥川先生都放弃了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太宰忽然得出这个结论,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下,难受得说不出话。

 

芥川敲了敲甜牛奶的盒子,太宰听到声音后抬起头,正对上他黑色的眼。


“不要觉得是你的错,喜欢是没有错的……我的没有,你的也没有。”

 

他说完后就站了起来,“快到时间了,我先去准备一下。”他和樋口打了个招呼,朝门外走的时候又添了句话。

 

“还有,如果你想把他带回来的话……就去吧。”

 

“能把他带回来的,只有你了。”

 

-tbc.


这次历史性会面(……)终于写完了

好想明天就写完(不可能的



评论(11)
热度(31)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