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2)

-

 

在门外抽着烟的中原中也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瘦削的身形,他伸手把烟碾灭在旁边的果皮箱里快步迎了上去,把他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中原走在他身边,偷偷打量着芥川龙之介的表情,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关于傻虎……咳,他的事,我已经和太宰君谈过了,没必要担心,”芥川先开了口,语气像是提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他会回来的。”

 

中原沉默着陪他进了酒吧,绕到舞台后的休息室。他把芥川脱掉的外套接过来挂在衣架上,回过头看到他在拆刚买的甜牛奶,不禁叫了声“芥川先生”。

 

——一定要放弃吗?

 

他问不出,甚至连“放弃”这个词都说不出。这个词对十多年的感情来说,太残酷了。

 

“嗯?”刚把手里拿着的黑色马克杯倒满甜牛奶的芥川,端着杯子盯着表情复杂的人看了一会,忽然笑了。

 

中原无端地想到了中岛先生和他说想放弃魔术时的笑容——和面前芥川先生的完全不同,却又一模一样。

 

“中岛先生……中岛先生要是回头看一眼的话——”

 

就会知道您一直都站在他身后了。

 

芥川拍了拍他的肩,轻声说:“他知道的。”

 

中原抬起头看向他,偶然发现芥川穿着的黑色礼服左胸前的口袋边上用黑线绣了一只小小的老虎。

 

“只不过……他也是个胆小鬼。”

 

-

 

坐在吧台角落的太宰治握着手机,死盯着芥川前辈发给他的那条信息盯了快五分钟。他右手的拇指放在小小的拨通键上,叹了口气刚想移开,却被人拍了下背,手一滑,手机就翻过吧台桌掉到了里面的地板上。

 

“啊,不好意思,”织田作之助站旁边好笑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想抓却没抓到,“你在想什么呢,叫了你几次都没听到。”

 

太宰只来得及回头瞪他一眼,急忙接过被服务生捡起来交给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电话已接通。

 

“喂,请问是中岛的家人吗?我是他的室友谷崎,他刚刚出去又忘记带手机了……如果是很重要的事他回来之后我让他回电话,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带话给他。”

 

“诶?我不是……不不不,”太宰脑内被错拨过去的电话和陌生的男声搅得乱七八糟,他快步走到二楼角落稍微安静的地方,停下来冷静了一会之后说,“中岛老师他——”

 

他现在怎么样?在做什么?他这些年过得好吗?他还……记得我吗?

 

他一时间不知道要问什么好,而电话那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就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闯进了他的耳朵。

 

“我回来了——”

 

这句话他曾经听过很多次。中岛的声音清亮得很轻易就让人联想到他的眼瞳。他在心情好的时候喜欢把尾音拖得很长,像是凭空生长出了一株又嫩又尖的芽,直直地戳到人心里去。

 

太宰用手遮住瞬间就泛了红的眼。

 

-

 

“啊,他回来了,您稍等一下……中岛!”

 

裹着棉服提着两袋子零食的中岛敦看着谷崎润一郎拿到他面前的手机,边换拖鞋边听他解释道:“回来得正好,你的电话,我看是日本的陌生号码,怕有急事就擅自接了,抱歉。”

 

 “没事没事,谢谢你,日本的陌生号码……?”他边把零食放到桌子上边疑惑地自言自语,然后脱下手套,接过手机,把遮住脸的围巾朝下拉了拉说,“您好?我是中岛……嗯?”

 

“怎么了?”谷崎刚拆开一包薯片,看到中岛莫名其妙地放下了手机就问。

 

“不知道……”中岛脱了棉服迅速地换上了厚睡衣,继续说,“对方挂断了,可能是打错号码。”

 

谷崎反驳道:“不会吧,他都说了‘中岛老师’什么的,声音听起来挺年轻的……话说回来,你以后出门别忘带手机了……中岛,中岛?”

 

是……治君吧?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总不能是龙之介给他的吧……威胁龙之介就更不可能了,可是也没别人知道了啊……突然打电话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越想脑子里越乱,索性抓起桌子上的手机撂下一句“我出去打个电话”就跑到宿舍外面回拨了过去,听着耳边等待接通的声音,最后被走廊上的冷风吹得冷静了下来。

 

我在做什么啊……

 

中岛刚开始后悔想挂断,那边电话却正好接通了。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听着那边隐隐约约传来耳熟的爵士乐旋律,然后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中岛老师?”

 

“我没事……”他吸了吸鼻子,下意识地回答后愣住了。

 

“老师,”太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没穿厚衣服不能在外面吹着风打电话。”

 

“治君呢?为什么我刚接电话就挂断了?”中岛不甘示弱,“治君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教吗?”

 

“当、当然不是啊……”

 

“那是为什么?”他听着他变虚的语气,还没得意多久,就被下句话从脸颊烧到耳根。

 

“因为……我想您啊,中岛老师。”


-tbc.



评论(10)
热度(37)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