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4)

-

 

中岛敦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自始至终都很明白那是什么。

 

只不过是不敢承认,自欺欺人。

 

他站在候机大厅的航班状态屏幕前,恨不得那次航班突然取消。不过上面显示的“准时到达”已经换了好几种语言,预计时间也在十分钟以内。

 

中岛焦躁地盯着大厅里的时钟,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要不找个借口回去算了……不,虽然他不会走丢,但感觉一个人还是有点危险……现在去买张机票随便去哪吗?不不不,下周还要交作业和上课……啊好烦!


他抓了抓早上起来就一直翘着的那丛头发,偏头又看了一下屏幕,航班状态显示着“已到达”。

 

这么快!?

 

一些来接机的人已经站在了到达乘客出口。中岛站在原地咬了会下唇,最后叹了口气,无奈地走了过去。他走得非常慢。每走一步,他眼里的那汪金色都会泛起明显的波澜,像是受到了来自心跳的振动似的。终于,他站到了人群后排,从人与人的缝隙中朝出口望了一眼又急急地把视线收了回来,下意识地理了理那丛头发和衣领,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就红了脸。

 

——好烦!

 

乘客开始陆陆续续地出来,万向轮和脚步声交谈声混杂在一起让大厅热闹了起来。他却能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一下之后紧跟着一下,渐渐地像是要没了节奏。而那个熟悉的脚步声还是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鞋跟和地面接触的脆声在前,鞋掌的轻声紧跟在后,有些急促但还不算疾行。中岛本能地背过身,朝人群后藏了藏,不过还是被发现了。

 

“中岛老师!”

 

他僵了一下。刚刚的一瞬间他被这个称呼拉回了三年前甚至是更早。而太宰治已经跑到了他面前将他一把抱住。

 

“老师……中岛老师……”比自己高了快一个头的青年念着他擅自给自己加上的这个称呼,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把这三年内本应叫的次数补齐一样。

 

“……治君。”

 

他一边念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一边伸出双臂环抱住青年,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我在。”

 

-

 

“所以……”

 

中岛敦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太宰治,又确认了一遍:“你确定不是忘拿行李了?真的什么都没带?”

 

“对呀对呀,”太宰乖乖地点头,“我什——么都没有带。”

 

“也没有带换洗衣服?”中岛不死心,“就只有护照和手机?”

 

太宰继续点头,把风衣口袋翻出来给他看,“只有护照和手机。”

 

“……”这个日子正好碰上一个考试临近,离学校近的宾馆房间都被提前订满了,只剩下这家公寓式酒店的一间,而且还没办法加床。中岛盯着太宰无辜的脸,皱着眉思考了一会,转过身对前台说,“麻烦您再加一个入住人吧。”然后对太宰说:“等下和我回寝室一趟,我过来陪你住。”

 

“嘿嘿,谢谢老师,”太宰接过前台递给他的房卡和护照,冲着中岛笑起来,“会说两种语言的中岛老师好帅噢。”

 

“……”中岛又红了脸,偏过头不去看他,小声说,“少来。”

 

“超帅的!”太宰笑得更开心了,“我爱您——”

 

“闭嘴……你好烦。”

 

-tbc.


上周去考试然后浪忘了(……)抱歉

评论(4)
热度(28)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