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特别

突然想摸宗谷和零的鱼

三月的狮子宇宙级神作不接受反驳

*零第一人称注意 ooc如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突然间成了宗谷先生的特别传话人。


“桐山!头衔战的赛程麻烦给宗谷名人送过去!”会长朝我手里塞了一沓文件。


史密斯听到也送了几张纸过来,“桐山,下个月的安排也拜托你了。”


“桐山,我从老家带回来的土特产也一起。”


“顺便和他说一下明天的对局——”


“等、等一下!”眼看着怀里手里快要堆成一个小山的物品,我出声制止道,“以前这些都不是我去的啊!”


“让你去就去!”众人把我推到门外,然后迅速地关上了门。


什么啊……


我只得无奈地抱着一堆东西朝隔壁休息室走过去。


宗谷先生正在安静地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因为阳光的原因,整个人的轮廓覆着薄薄的一层光。


他一直是这样,他的世界虽然没有拒绝任何人,但好像又没有人可以进入到其中。


我因为一场对局偶然去到了那个纯白世界,又因为那场对局后的台风知道了那个秘密。


然而只是这样,真的算是“特别”吗?


我不知道。


虽然大家已经把我当成“特别”的、“能和宗谷进行心灵上的交流”的人,但宗谷先生的话……


“谢谢你。”


我站在门口望着他发呆的时候,宗谷先生已经把我手里怀里的东西都接过去放到了桌上,现在正看着我,淡淡地道谢。


宗谷先生是怎么想的呢?


对宗谷先生来说,我是“特别”的吗?


我就这么盯着他脸颊边纯白的发想了很久,直到对方轻轻地嗽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慌乱间又不知道要怎么向他说明。


“那个宗谷先生,我、我其实是在想……”


仔细一想“您认为我是不是特别的”这个问题听起来真的太奇怪了!完全没办法说出口啊!


还有,自己为什么希望自己在憧憬的宗谷先生眼里是“特别”的呢?


我没时间深究新冒出来的那个疑问,急急地鞠躬道歉,“是我失礼了!非常抱歉!”


直起身子之后,我鼓起勇气抬头,想看一看他的表情,结果一只手掌伸了过来,截过我的视线,盖在我额前的发上,轻轻地揉了揉。


在发丝与发丝摩擦的沙沙声中,来自宗谷先生手掌的温度像是液体一样慢慢地渗透过来。很暖和。暖和得让我觉得,他更像人类了。最后,他收回手,浅浅地笑了笑。


而我竟然神奇地读懂了笑容中的问题答案。


-end.

评论(17)
热度(6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