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5)

-

 

中岛老师到底在想什么呢——

 

以前的太宰治经常会想这个问题。他也是偶然间发现,笑着的中岛敦不一定真的想笑,虽然那笑容没有丝毫做作,再真诚不过。他其实完全不擅长交际,只是这个圈子要求他擅长。“魔术师的魔术师”并没有人们想的那样难以理解,事实是大多数人没有试着去理解。

 

芥川龙之介的尝试是站在他身后,中原中也的尝试是站在远处。

 

而他想站在他身边。

 

-

 

太宰治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中岛敦还是他睡下时的样子,背对着他坐在桌前,戴着耳机盯着笔记本屏幕,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他摸索着抓过放在枕边的手机,时间是凌晨四点。

 

这么辛苦的吗……

 

他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来,望着中岛看了一会,决定不打断他的思路,就坐在床边想等他打完这一段再叫他,结果又睡了过去。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中岛终于改完了初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过身看到床边坐了一个人影被吓得退了一步,把桌上的耳机碰到了地上。

 

太宰被响动惊醒了,迷迷糊糊地问:“老师,怎么了?”

 

中岛站在原地没动,“你是……治君?真的治君?”

 

“啊?不然呢……”太宰以为自己在做梦,疑惑地反问,“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喜欢中岛敦喜欢了快八年的太宰治吗?”

 

“……”

 

太宰没得到回答,有些焦急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铺,继续道:“老师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讲给你听的。”

 

“不,我——”

 

“老师……在我梦里都不肯坐到我身边吗?”

 

“……”中岛沉默了一会,只得摸着黑乖乖地走到床边坐下,没想到太宰等他坐好后直接抱住了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闷闷地说:“抓住你了。”

 

他猛地深呼吸了一口,勉强把要流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床边。中岛屏息凝神,听着身边青年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便想掰开他的手臂让他躺好,结果刚动了动左胳膊摸到太宰的一只手,对方却抱得更紧了。

 

“别想逃……”

 

太宰有些哽咽的喃喃声和他蹭在自己颈部的发丝一样,软软的、痒痒的。眼泪无声地滴落到胸口纯棉的布料上,洇出一小块水痕,烫在他的心口。

 

“不许再逃走了,中岛老师……”

 

夜还是很黑。

 

中岛终于等到太宰睡熟了,扶他躺到靠墙的内侧,自己轻手轻脚地摘了眼镜放到床头柜上,背对着他躺到床边,把被子拉上来盖到两个人身上,又回头看了看两个人中间的距离和太宰的背,犹豫了一会,还是靠了过去,把被子与床铺的缝隙用身体填满。

 

“……抱歉,治君,”隔了一会,他小声说,“我不该逃走的……我以后也不会逃了。只是……给我一点时间……”中岛把头埋到枕头里憋了一会气,又迅速地补充了一句话,快得像在月光下看到的鸟雀掠过一样。

 

“我其实很喜欢治君。”

 

-tbc.


终于告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走


评论(4)
热度(27)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