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2.14)

我错了 我昨天忘了发(要你何用)所以顺便祝大家除夕快乐

是太宰还没和敦表白的情人节



-2.14 世界从来都是这样

 

太宰治午睡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挪到了床上。他奇怪地坐起来,听了听家里好像没什么动静,才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敦果然发了信息过来说下午的时候回来过,只是临时加了网络直播企划会晚回来。他用鼻子哼了一声,想着小鬼从上周就开始忙着拍摄各大杂志电视台的各种情人节企划没怎么有时间回来,看来现代女性比起单身男演员对少男人夫更感兴趣。

 

倒也奇怪,和自己结婚这么久也没听说敦的负面新闻,出轨女演员就算了,现在已经没有恐同的日本人了吗?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在情人节企划追加参加者中岛敦的页面留了言。

 

一石激起千层浪。太宰看着他那条带着恶意的问题在半小时内就在社交平台上引起轩然大波。社交平台就只有这一点好处——一旦涉及一个明星的婚恋问题,它总会让所有人在第一时间知道。何况敦还关乎到少数群体平权,会牵扯到更多人参与其中。于是再十五分钟过去,企划网站服务器终于开始紧急维护。太宰不紧不慢地打开匿名论坛,上面早就讨论得热火朝天。他正开心地一页一页刷过去时,门铃响了。

 

“打扰了,请问是中岛先生吗?您的邮箱已经满了,请及时清理一下。”

 

一直是敦负责收拾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自己被养得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地自然也想不到。太宰第一次知道自家还有邮箱这种东西,新奇地捧着一大堆信回屋。大部分是从敦的经纪公司转寄过来的粉丝信,还有挺多写给自己的……诶?

 

“哈?你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中原中也莫名其妙,“你的信早就已经转寄给中岛那边了啊?”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邮箱满了才发现我的信都是先从公司转到他公司再过来这边的,”太宰边按收件人分类边说,“这个解释成占有欲也不对,之前敦也会给我带我的粉丝信的啊?”

 

“不……恐怕现在你手上的不是粉丝信吧?”

 

“什么意思?”太宰说着就随便拆开一封读了起来,“啊,原来是诅咒信来的。”

 

“你还真是被护得挺好的,”中原语气无奈,“估计他先在公司挑完再回去拿给你,是怕你读了难过吧?”

 

太宰笑了几声,“我说怎么世界这么美好。”

 

“我说你也稍微成熟一点吧太宰——”

 

他挂了电话,重新打开企划页面,发现后台已经把自己发的那条留言删除,不过即使这样也挡不住其他人的。就算其他的留言也被删干净,到直播时也仍然会通过直播提问。现在如果经纪公司想及时止损就是把敦换下来,可已经造成的热度为企划吸引了大量粉丝观众并提供了话题度,电视台肯定不会轻易放人。而敦的回应如果出现问题绝对不好收场……

 

这次自己真的干了件傻事啊。

 

-

 

中岛敦赶在十二点前进了家门,换了鞋之后直直地冲进卧室之后没看到太宰治,又急急地跑了出来,最后发现人在厨房。

 

“太宰先生!我回来了!”他从后面把人抱住,“情人节快乐——”

 

“你等一下!敦!”太宰本来正专心致志地拿着筛子朝蛋糕上筛可可粉,一下被人抱住,差点洒到盘子外面,“等一下啊!”

 

中岛等他筛完,还是把太宰抱起来转了一圈,“情人节快乐!我赶在十二点之前回来了!”

 

“好好好,情人节快乐。”他亲了一下他的脸。

 

“给我做的吗?”

 

太宰看着他亮晶晶的期待的眼睛,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难为情,拐弯抹角道:“不然呢?”

 

“谢谢!”中岛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照,“太宰先生做东西给我吃了!”

 

中岛笑起来的样子他见得多了,杀伤力却是只增不减。

 

他伸手去摸他的发顶,想着也不知道这个傻小子怎么就喜欢上自己了。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客气地收下你的感情了。

 

-

 

“晚上好,这里是Bungo TV深夜节目正在直播的情人节特别企划‘传达吧!心之声’,我是最后一位主持人中岛敦。在开始之前,请允许我先给网站维护人员和喜欢太宰先生的各位为企划网站留言的事道歉。”

 

“我知道这个世界对有些特别的人们不是那么宽容。我们会被贴上奇奇怪怪的标签,会受到不理解的人们各种各样的攻击。我个人的话其实不是很在意……因为太宰先生一直是我最重要的而且无法替代的人。就像大家不会因为中岛敦的结婚对象是男性而不喜欢我一样,我也不会因为有人说我不应该喜欢曾经喜欢过男性的太宰先生而放弃我的感情。我会和所有有恋人的人们一样,会尽量给他最好的,我也会想尽力保护他不受伤害。当然今天这种日子,我也想陪在他身边。可惜因为行程,我需要优先陪伴期待在企划里听到我声音的各位。那么我们开始节目吧。”


-end.


评论(8)
热度(61)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