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6)

-

 

一个月过去,本以为太宰治很快就会厌倦这种要么在教室上课要么去图书馆翻资料的无聊生活然后回去的中岛敦,惊讶地发现他竟然学会了一些常用汉语,能和老师和图书馆馆员打招呼,连自己三年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他都能和他们稍微聊几句天,甚至还能自己在附近的露天市场和水果摊老板讨价还价。在几个课题都告一段落的月末,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好好带着太宰逛逛这个城市。

 

“喜欢上你真的是太惨了,”谷崎从快堆到床板高的文献里吐槽道,“先是被抛弃,又是被忽略。”

 

“请您先在死线前把你的报告赶完再来槽我。”中岛一边把烫衣板支好,一边毫不留情地戳他的痛处。

 

谷崎仍旧不死心地抬头看他,“这件是新的?好久没见你熨衬衣。终于想通要和太宰君好好谈了?”

 

“不是……”中岛慢慢地解着浅蓝色衬衫的纽扣,半天回了句,“不知道。”

 

“‘不知道’算什么啊。”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他都不跟你提吗?”谷崎没听见回话,叹了口气,又说。

 

“他怕你再扔下他逃走。”

 

-

 

中岛敦穿着新熨好的衬衫回酒店时,太宰治正在酒店大厅戴着耳机看手机。他悄悄地绕到他身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发现是普通话的视频教学。

 

“中岛老师,你交完报告了?”太宰摘了耳机回头,看到站在身后的中岛愣了一下,睁大了眼,“咦?这件衬衫?”

 

“治君,我决定……要听你说‘那件事’。”

 

中岛看着他的眼睛,尽量忽略掉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只是,在那之前,我想先请你听我说一下我的过去……虽然你可能不在意这些,但那是我的一部分。等你了解之后再做决定,好吗?”

 

-

 

中岛敦几乎没有多少十岁前的记忆——可能是想不起来,也可能是不想想起来。他知道自己奇异的头发和眼瞳是他在马戏团活下去的筹码,但在这聚集了奇人的地方又显得很普通。

 

所以他在又一次养父的打骂后开始学着变魔术。先偷着看团内魔术师的练习,再自己收集了一些废纸裁成纸牌的大小学着练。学会一个,就在巡演休息期间到繁华的商业街上或者祭典上表演给路人看。成功了就接着去学下一个,失败了就回去接着练。这样一年后,他已经可以和团内的魔术师合作舞台表演了。

 

而他也是在与更多人接触时才发现自己另一个与其他人特殊的地方——只要对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他就能“看”懂这个人在想什么。

 

“牌藏在左手吗……总觉得还是右手比较保险。”

 

“因为右手今天不小心烫到了。”

 

这句话说出口,站在对面捂着嘴表情若有所思的男孩和中岛自己都愣了一下。

 

“啊,那个——”他赶紧出声想找个理由混过去,结果先被对方急切地打断了:“刚刚那个!是怎么做到的?”

 

“诶?不——”

 

他朝后退了一步,想着要怎么脱身时,男孩抓住了他的右手,不小心碰到了手背被烫伤的地方,“啊疼疼疼!”

 

“啊抱歉!”对方慌乱地松开了,换作拦在他面前,问,“你听说过吧?芥川家。”

 

“芥川?”

 

“会魔术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面前的黑色眸子让中岛想到滴在宣纸上的墨,“我是芥川龙之介。现在代表芥川家来征求你的意见——不,来通知你才更为妥当。”

 

“不,什么?等一下——”

 

“你已经被我们家收养了。”

 

-

 

“所以,中岛老师会‘读心术’之类的?”

 

“算……是吧……”中岛敦捂着自己的眼睛说,“所以知道你的感情之后,我不知道我的是真的喜欢,还是只是不想让你难过的喜欢……”

 

“先不说那些,”太宰治把他的两个手从他的眼睛上拿开,贴近他的脸仔细地打量着,“中岛老师的眼睛,真的好厉害啊……”

 

“不,治君你的关注点……”他偏过头躲闪着对方快把自己的脸烧着的目光,“总之大概就是这样……”

 

太宰把手收回来,撑着自己的脸歪着头想了一会说:“我有一个问题!回答了这个问题,您就可以确定您对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了。”

 

“真的吗……”中岛半信半疑。

 

“真的!接下来提问!”太宰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晃了晃,磨得有些老旧的扣子与钥匙相碰的声音十分清脆,“为什么中岛老师您还留着我高中制服的扣子?”

 

“诶?什么时候到你那里去的!?”

 

“答不对的话是取不回钥匙的!那么开始倒计时,五、四、三——”

 

“因为!因为……”

 

太宰望着坐在对面的人,脸红得连眼镜的镜片下方都起了一小层雾。这个人担心自己的不喜欢会不会伤害到别人所以不懂拒绝,又担心自己的喜欢会不会给别人带来痛苦所以选择逃避。胆怯又勇敢,自信又自卑。

 

“……因为喜欢。”

 

得到了无奈又非常肯定的回答,太宰笑了笑,拉着中岛的一只手,把钥匙放到手掌上。

 

“回答正确。”

 

-tbc.


评论(7)
热度(35)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