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6)

- 16 该来的总会来的

 

太宰治的新年假期和年假连在了一起,而中岛敦的点映行程一直排到了圣诞节前一天。他一个人在家十分无聊,就跑去芥川家帮中原中也监工装修。

 

“最近的私生饭是不是越来越多了?”太宰蹲在门前看着新装好的指纹锁问。

 

“上周甚至把锁撬坏了,虽然芥川当时不在,”中原提着活鱼进了厨房,看着太宰跟过来嫌弃道,“说起来你怎么又跑来蹭吃蹭喝?你家小鬼不是会给你提前做好吗?”

 

太宰理直气壮,“总不能每天都麻烦他早起啊。”

 

“哈?”中原刮好鱼鳞,一刀把鱼头剁下来,“所以就来麻烦我?”

 

“中也你又不是敦,我不会心疼的,”太宰摊手,“油和盐少加一点,我最近比较喜欢清淡的。”

 

于是他被踢到了客厅。

 

刚进门的芥川龙之介看到太宰在他的沙发上躺着,“中也先生”说了一半就说不出其他的了。

 

太宰笑眯眯地扬起手和僵在门口的人打招呼,“芥川君,节目录制辛苦了。”

 

“……”芥川的表情更僵了。

 

“还是中也不在就不能跟我说话?”太宰坐起来,接着逗他,“好歹叫声名字吧?”说完还附加一个清爽的笑。

 

芥川闭紧了嘴,听到厨房里炸东西的声音后红着耳朵一溜烟儿跑进了去。

 

三秒钟后中原的怒吼传了出来:“太——宰——!”

 

于是他被踢回了家。

 

冰箱里还有蟹肉罐头,太宰刚放进微波炉想起来没打开盖子,结果费了很久的力气手都勒出痕了也没把那层铁皮揭开,正翻箱倒柜找开罐器的时候,门铃响了。

 

“广津叔?”太宰看到屏幕上小区的管理负责广津柳浪,“别说是谁来了,让我猜一下……我爸妈?”

 

“是的,中岛先生嘱咐过,他们来访的时候先联系一下您。”

 

“好的,让他们到会客室吧,”太宰晃了晃手里的罐头,“广津叔有没有开罐器?”

 

“稍等,我看一下,”广津戴好眼镜拿起一本记事本,“在厨房靠冰箱的第三层抽屉。”

 

太宰认出了封皮上中岛的笔迹,“等等,别收回去?这是什么?‘应急’?”

 

“中岛先生说给你也不会看所以就放在我这了,”广津把封面展示给他,“‘太宰先生独自在家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及应对措施’。”

 

“……那您等下也顺便把开罐器怎么用告诉我吧。”

 

-

 

晚上十一点,中岛匆匆忙忙地从机场赶了回来,连鞋都没换就直奔天台。两小时前大阪场的点映刚刚结束,他接到广津的电话说太宰从他父母离开之后就一直在天台,就从影院直接去了机场。

 

“敦?”太宰只穿了一件衬衫,把手里还没点燃的新烟放下,从小花圃旁的长椅上站起来,问,“不是下周才回来吗?”

 

中岛看了看烟灰缸里的烟头,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说:“原本计划是这样……”

 

太宰无奈地戳破他,“广津叔打电话给你了?”

 

“……是。”

 

“嘛,你知道我家都是议员,十年前他们已经发声明和我断绝关系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影响,”他走过来,中岛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可笑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自己通过了有利于少数人的提案,却不能容忍亲近的人属于少数人。”

 

太宰看着他的眼睛,准备好的说辞突然变得很难出口。他爱他。如果他早点承认自己爱他的话,如果他以前没有以“过来人”的高姿态那么残忍地伤害过他的话,如果他们都是普通人的话,或许就不需要面对这些牵制。

 

“敦。”

 

但是他们是演员,是艺人,是商品,只有像织田作那样才能存活下去。

 

“这是因为我爱你才做出的决定……我们离婚吧。”

 

-tbc.

评论(7)
热度(2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