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7)

我这边lofter最近打开非常耗时 评论回复发出去要三分钟(还不一定发得出去) 我要是没回就说明凉凉(……)总之一直以来非常感谢各位的评论!


- 17 吵架的时候来不及用敬语

 

中岛敦原来觉得,自己经历过没来得及见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面,而且他们上次说话还是吵架,自己再也没机会跟他道歉,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能伤他更深的事了。

 

但是他反复消化着那句话,像把玻璃咽下去,胸口疼得发不出任何音节,又像是头部受到重击,昏昏沉沉快要站不稳。

 

他愣在那,喃喃地重复道:“离婚?”

 

“事务所已经被施压了,谷崎可能还没想好要怎么和你说,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太宰治抱着胳膊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花圃里他不知道名字的花,解释道,“如果事务所决定公开,接下来就是签协议、发布会这些流程……如果不公开——”

 

“为什么?”中岛突然问。

 

太宰抓了抓头发,把烟和打火机收进口袋,“没有为什么,和公开恋爱差不多——”

 

“我没问你那些!”

 

太宰被他的怒吼惊得抬起头,这才注意到中岛身上还是点映现场照的那套西装,脸上的妆也没卸。他眼睛里噙着泪,问:“为什么要离婚?你不喜欢我了吗?”

 

“敦,你冷静,用理智听我说,”太宰无奈地晃了晃头,想把其中的利害关系告诉他,“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

 

“我懂那些,演艺圈和高政治阶层交叠,同性法案通过后歧视仍然在某些领域存在,”中岛猛地扶住他的肩,让他看着自己,“但是我只需要你回答这一个问题,你还喜欢我吗?”

 

太宰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莫名地觉得烦躁,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当然还喜欢啊!不然为什么要和你离婚啊!”

 

“喜欢的话才不会说这种话啊!”中岛大声反驳道,眼泪也溢了出来,“喜欢的话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太宰挣开他的手,气愤地压过他的声音,吼道:“因为不离婚的话事务所就只能雪藏来降低曝光率!你才进入业界两年,有多少演员两年内就能主演这么多电影和电视作品!?现在被雪藏,你以后可能再也遇不到这些机会了,你要怎么发展?你用什么和新演员新偶像争资源?事务所又凭什么把资源让给你?我那时不也是想着只要织田作看我一眼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可我放弃了所有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有换来啊!”他越说越激动,眼睛也开始发烫,声音也颤抖起来,“为什么织田作是最完美的演员?因为他从进入业界开始就一直按照事务所的要求来,没有任何自由,唯一的黑料还跟他没什么关系……运营团队为艺人做出来的人设永远是最优的,也是最有利于发展的——”

 

“那些我都知道!”中岛不耐烦地打断他,“我不在乎那些!”

 

“中岛敦!你是演员!”太宰终于和他吵了起来。

 

“但我不是织田作之助!”中岛抓住他的两只手,“我不需要完美!我不需要除了太宰治以外的任何东西!”

 

“你——” 太宰被他坚定的眼神噎得不轻,“你只是现在这么想——”

 

中岛毫不动摇地看着他,沉默着。太宰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因为被中岛紧紧握住把中指硌得生疼。他低头去看,中岛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相同的银色对戒。它的内侧刻着自己的名字。是他自己挑的,订的,是他自己给他戴上的。这是承诺。太宰想。他是犯了什么傻才想着要毁掉它?

 

“我一直都这么想。”中岛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浅吻,用哽咽的声音轻声说。

 

“我以后也会一直这么想。”

 

-

 

太宰趴在床上边刷着推特边吐槽,说着说着拍了拍旁边快要睡着的中岛,“敦,我发现一件事。”

 

“嗯……?”中岛闭着眼睛回他,“治腰疼吗?”

 

“……”太宰深吸一口气,笑着问,“你为什么吵架的时候下意识不说敬语,床上的时候下意识说敬语?”

 

中岛睁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太宰单刀直入,“说,你的性幻想对象是不是一直是《回家的路》里面的次男西村医生?”

 

中岛弱弱道:“不是……”

 

“你最喜欢的角色……《雨男》里的早川前辈?”

 

“……我要睡觉了。晚安。”中岛翻过身背对着他。

 

“等等等等,”太宰拍了拍他的背,“不会是宫崎老师吧?”

 

“不是,”中岛抗议,“我早上还要去名古屋——”

 

“最后一次!”

 

太宰思考很久,“《八月五日》——”

 

“不是,”中岛非常干脆地关了灯,“睡觉。”

 

“那是什么啊?”太宰在黑暗里伸手去摸他的耳垂,“告诉我嘛……”

 

中岛转过身抱住他,“是太宰先生你自己。”

 

-tbc.

评论(10)
热度(3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