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8)

-8 自杀者与熊先生

 

中岛敦当然清楚人无完人这个事实。普通人是这样,艺人是这样,他自己也是这样。

 

但太宰治不是。

 

太宰治最早出现在观众视野里是在织田作之助主演的刑侦剧《证词》最后一集里作为回忆出现的少年时期的犯人,播出后瞬间走红。不久,他主演的爱情电影《雨男》上映,总票房超过30亿,顺理成章地拿了当年学院奖的最佳新人奖,第二年就凭借悬疑电影《无名氏》里性格温柔的连环杀人犯角色拿到最佳男配。那时,中岛敦十一岁,太宰治十九岁。一年后,太宰治主演的晨间剧《回家的路》一直霸占着收视第一的位置,同年上映的剧情电影《八月五日》让他拿到了第一个最佳男主角,总票房超过70亿,进入电影史票房前100位。那几年,电视广告、街头海报全是太宰治的脸,他参加过的少得可怜的几期综艺在视频网站上常年排在前三十以内,网络直播更是出现过因为服务器崩溃不得不临时取消的情况。

 

中岛敦只是偶然陪妈妈看了一集《回家的路》,就被扮演次男的太宰治吸引了。之后又看了几期采访和综艺,就彻底和妈妈一起陷入了太宰狂热中,甚至加入了应援会,和各种年龄段的女性们去参加见面会和电影发布会等等各种活动。他一直深信他就是完美的,多年过去这几乎成了一种病态的信仰。就算后来媒体曝出了他和男艺人有不正当关系然后被事务所雪藏,也没能撼动他在他心里的位置。

 

让中岛敦作出进入娱乐圈的决定的是,他在打工时遇到了太宰治。

 

那是他第一次私下遇到太宰治,当时的天气很热,他穿着又重又厚的布偶装,好不容易挨到休息时间可以到阴凉处的长椅摘下头套休息一会,结果他刚走到长椅附近,就看到了坐在那的太宰治。

 

他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身体一下没保持得了平衡,头朝后一仰就仰面摔倒在地上。

 

这下是真的要晕过去了。他被磕得有些发昏,晕晕乎乎中听到太宰的声音问“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瞬间就清醒了。太宰扯着他的——准确地说是熊的手把他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去长椅上坐了下来。

 

“真的没事?”

 

中岛缓慢地摇头,心里要恨死了扮玩偶时不能说话这条规定。他透过头套眼睛处的小洞,看到了太宰脸上的泪痕,才听出来他声音的奇怪是因为哭过。

 

“今天也被搅局了啊,自杀……”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地砖,又抬起头看向他,指了指打碎在地上的药瓶,苦笑着补充,“被您倒在地上的声音吓到了。啊,我不是在怪您,熊先生。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总是不能成功。”

 

“……”

 

他还是笑着,“说起来,您应该也认得我这张脸吧?就是一个月前和男艺人上床的国民级演员,不对,是一直持续和几位男艺人——”

 

中岛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看到他噙着泪的眼又急急忙忙地去擦他的眼角。可是眼泪这个东西是越擦越多的。最后中岛终于放弃,无言地看着他坐在旁边无声地流着眼泪。

 

“熊先生是因为工作才对我这么温柔吗……”过了一会,太宰轻声问。

 

中岛又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会,捏着嗓子说:“是因为喜欢您!”

 

“诶?”太宰眨了眨眼睛,“不是不能说话?”

 

“我、我没有说话!”他脸红起来,“就当作是您脑内的熊在对话好了……”

 

“好吧,”他扬起嘴角,站起来说,“那么今天的自杀计划结束啦,感谢熊先生的参与。”

 

中岛也站起来,“太宰先生!”

 

走出两步的太宰转过身看着他,露出疑问的表情。

 

他低着头看了一会破碎的药瓶,然后抬起头,异常坚定地说:“请您不要再尝试自杀了。”

 

太宰又笑了,点了点头又转回了身。他无端地觉得他在敷衍,于是继续道:“虽然这样说有些自作多情,但是至少我还喜欢着您!您说过粉丝的要求您都会尽量做到吧!”

 

“……噗,”太宰抖着肩膀笑起来,笑了很久才说,“安心吧,事务所不会让商品出事的,今天让我钻了空子而已。”

 

“那么我会去救你出来!”中岛说,“可能要等很久,但是我一定会的!”

 

太宰愣了愣,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远处有一个男人吼了句“那边的熊!休息时间已经过了!”,面前穿着玩偶装的人就立刻飞奔了过去,路过自己时还不忘摆摆手做了再见的手势。

 

神奇的是,他好像再没想过自杀了。

 

-tbc.

评论(2)
热度(40)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