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与后辈相处的十个错误示例(2)

中也生日快乐!

时隔一年我又回来摸这篇了 干脆年更好了(不是

示例一点这里


示例二、根据资历误判后辈的实力


下午六点,中原中也推开酒吧后门,第一眼就看到厨房的杯架上倒扣过来已经被洗净的七十只玻璃杯,挑了下眉,然后进了更衣室,正好撞见在全身镜前正领结的立原道造,说:“今天记得把杯子倒扣了,不错嘛?”


“杯子?啊,那个是敦洗的。”


“敦”算什么称呼……他尽力去忽视瞬间窜出来的不爽,没说话。


“他好像四点就来了,说是习惯了,”立原感叹道,“果然是Lupin啊——”


“小鬼正式入行才一年吧,”中原边穿着马甲边说,“总觉得这点时间连威士忌都认不全。”


他从来不相信天赋这种东西,至少不可能有人天生就是调酒师。他们就像酒,时间越长,越能沉出独特的味道。调酒师资历最低要求五年以上的Lupin更是没有理由雇佣一个零经验的新人。


“您这是偏见吧,年轻就一定不专业吗?”


“我见过的大部分年轻人,包括连杯子都不擦净的你,都不怎么专业。”


“……”被顺便吐槽的立原噎了一下,然后说,“森先生不会看错人吧?”


“森先生不会挑错酒,别的我不知道。”


“中也先生,立原前辈,”中岛敦抱着冰桶路过更衣室门口,对着两个人打了招呼,“晚上好,刚刚制冰厂把冰送过来了,质量很好呢。”


“立原前辈”又是什么称呼……中原边想边回了句“晚上好”,打完领带之后反应过来,走到门口大声问:“冰也是你凿的?”


“是的——”已经走到酒吧内的中岛大声说。


“……”中原回头看了立原一眼,立原立刻后退几步撤到危险范围外回答:“我真的没想偷懒!如果想的话我怎么会来这么早啊?”


雁位于市中心附近一座山脚下的富人住宅区,正式营业时间是周一到周五晚上七点到十一点,主要客人是附近的居民。周末和节假日采取会员制,主要的客人是森鸥外的熟人朋友。


“中岛,”中原到吧台前对中岛说,“今天你给我递酒就可以了。”


中岛摆量杯的动作停了停,“诶?”


“明白了的话——”


“敦!”立原赶紧打断他,“中也先生的意思是,今天周日,来的人都是森先生的朋友,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喜好。而且这里的酒种类太多,你可能——”


“那个啊,我都记住了,”中岛低下头,继续摆着自己的工具,“会员的喜好和酒的种类。”


“……诶?”


“酒的话,威士忌有森先生去苏格兰带回来的五十七个厂的单麦威士忌、美国产的波本和黑麦各五种,金酒有两种荷兰产和八种英国产,白兰地是法国的三个厂,每个级别有两瓶,龙舌兰有四个厂的金龙舌兰……”


“咱们的单麦威士忌原来有那么多的?”立原小声问。


“既然是调酒师,知道这些是和您平起平坐最基本的条件,”中岛擦完最后一只雪克杯,把它摆到桌上后抬头看着中原,笑着说,“谢谢您的好心照顾。”


刚进来的樋口一叶和芥川银差点迎面撞上急匆匆要回后间的中岛,樋口疑惑地看了看吧台前面站着的两个人,问:“刚刚那个是新的调酒师?怎么哭了?”


“不关我的事!都是中也先生!”


“哈?”中原头上终于爆出了青筋,“立原你这个月工资还想不想要了?”


立原站到樋口那边,“觉得敦不能做调酒师的不是您吗?”


“你——”


“你们两个都等一下,”银拦到两个人中间,“立原,你对中也先生太不尊重了。”


“是……对不起。”


“中也先生也是,”她看着中原,疑惑道,“中也先生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资历不足就质疑我们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敦?”


所以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就开始叫他“敦”了?今天才第一次见吧?


中原张了张嘴,最后说:“我也不知道……”


“以您的性格,也不会因为新来了一个和您同样做调酒师的小鬼就打压对方吧。”


“……”


“总之,我认为道歉比较好,请您考虑一下。”


中岛在接近营业的时候才回来,完全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笑着和每个人打了招呼。晚上的客人增加了不少,除去多数听说有新调酒师的常客,还有几位是听说中岛来这里特地提前和森先生联系的新会员。


樋口坐在吧台椅上,看着那边排起了一列队的人们说:“敦真的很受欢迎啊。”


“中也先生现在应该会嫉妒敦的人气了……”站在中原旁边的立原说。


“我没有!”中原小声吼道,“所以你们为什么都围到我这来了啊!”


“因为觉得中也先生很可怜。”银回答道。


“……”


“中也先生不也看了很久了吗,”立原举手提问,“敦的水平怎么样?”


吧台那边的中岛正在把雪克壶里的马丁尼倒入冰过的杯里,刚刚好满到杯沿的量。他很不想承认自己花了两年多才能做到正确的估量,一年就能做到的小鬼确实很厉害。


“森先生没看错人。”


三个人笑起来,“所以?”


“……你们烦死了,我会去道歉的!”


于是收工之后,在后厨洗杯子的中岛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后疑惑地转身,看到站在门边的三个人拼命把还没换下正装的中原推到自己旁边,说了句“中也先生有话要跟你说”就迅速消失了。而面前的人盯了他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说:“我来帮你洗吧。”


中岛眨了眨眼睛,默默地让出一个水池。


所有的杯子和吧勺都刷完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口说:“对不起。”


两个人停下来对视了几秒,中原先说:“是我的错,不应该通过资历擅自认定你不够格。”


“没事,”中岛冲着手,摇摇头,“其实从中也先生的角度想,突然有一个只做了一年调酒师的小鬼说认为自己独当一面什么的,确实听起来很自大……是我不应该跟您置气的。”


中原把最后一只杯子摆进消毒柜里,“总之是我有错在先。”


“不……那也是我的问题。”


“喂,”中原不耐烦地关上水龙头,“我可是第一次这么诚恳认真地承认错误,接受了会怎样啊?”


中岛毫不示弱,“哪里有人是这样道歉的啊?”


“烦死了,我就是这样道歉的!”中原不自觉地抬高音量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来道歉的,自言自语道,“不,我到底在说什么……中岛,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噗,叫我敦就好了,中也先生,”中岛笑起来,“道歉我也接受。”


“啊?”


“我先回房间了,”中原一头雾水地看着他跑出厨房,换了衣服之后又回来,冲着他笑了笑,说,“中也先生,晚安。”之后就一直站在门边看着他,像是在等他的回应似的。


中原看着他长袖衫上的卡通猫咪图案,烦躁的情绪竟然就那么散了,不自觉地笑着说:“晚安。”


奇怪的小鬼。

 

 

tbc.

评论(2)
热度(70)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