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Sorry about my unfinished work.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9)

-9 不说不代表不在乎

 

“你闲着没事查小鬼干吗?”

 

中原中也把两个塑料文件盒扔到茶几上,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放下正显示着匿名论坛的新帖《王子酒店偶遇!没图有真相》的手机,轻飘飘地说:“你管那么多干吗?”

 

“啊——”中原瘫倒在单人沙发上,“公司再不把我换回去管芥川我要死了。”

 

“喂,你把外套脱了再瘫!”太宰硬是把他拖到地毯上把风衣扒了下来。虽然他知道中原没什么可能性蹭到什么脏东西,但他穿的深色风衣万一真的不小心沾到什么也很难用肉眼看出来,他可不想忙了一天的敦晚上回来还要洗沙发套。太宰心满意足地把风衣挂到门口的衣架上,假装听不见中原的抗议,拿起资料一页一页地翻起来。

 

“找到了,走了中也。”

 

“哈?去哪?”中原看他拿了便签纸抄了一个地址下来,然后利落地穿好衣服就要出门,“喂太宰?”

 

太宰听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偶然得知中岛敦的父亲两年前因车祸去世,而中岛的母亲一直没有搬家,还住在离市区20分钟车程的普通住宅区内。趁中岛跟着事务所去外地开见面会的时候找中原挖底找资料的目的之一就是查原来的住址。

 

“喂,这里是中岛家。”

 

“中岛女士您好,我是——”太宰说了一半就捂住了手机话筒问中原,“我应该叫什么,中岛治吗?”

 

中原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继续开车没理他,太宰又继续对着手机说:“暂且叫中岛治吧,因为令郎和我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

 

“诶?”

 

听不下去的中原终于把手机抢了过来,“中岛夫人,我是太宰治先生的临时经纪人中原中也。唐突且失礼地问一下,您现在方便吗?我们想过去登门拜访一下……嗯,没有提前告知非常抱歉。……我们大概15分钟左右就到,谢谢您。”

 

他等对方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副驾驶的太宰,换回来一句“中也好厉害”,顿时觉得怒路症要被逼出来了,“闭嘴。”

 

结果这个执意要去的人,到了门口反而连门铃都不敢按。

 

“果然还是改天吧?怎么样?”太宰退到中原旁边笑着问。

 

忍无可忍的中也终于爆了粗口,“你他妈的再说一句话我就去告诉小鬼你和织田做过。”

 

“哈?中也你太过分了!我没有和织田作做过!”太宰瞪大了眼睛,“如果真的做过了就好了才对吧?”

 

“出现了!结婚半年后的疑似精神出轨发言——”

 

“那个,不好意思……”

 

站在院子门口的银发妇人出声打断了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轻声确认道:“这位是太宰治先生,这位就是中原先生,对吧?”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被请进了屋子。中岛妈妈倒是非常开心能接待一位明星和一位金牌经纪人,摆了一桌子不重样的饼干和蛋糕,像是要开个小型试吃会。

 

“诶?太宰先生不会做饭吗?”中岛妈妈很惊讶,“但是《回家的路》里面完全像是经常做饭的样子啊?”

 

“谢谢,不过那些是剧本要求的临阵磨枪。”

 

中原帮太宰补充,“您应该知道他出身很好,出道后立刻走红所以不需要自己做,所以就完全不会做。”

 

“中也!简单的泡面我还是可以的!”

 

“临时去学的话也很厉害啊,不愧是演员,”中岛妈妈赞叹道,然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所以家务也是敦在负责?”

 

中原点头,“是这样。”

 

“诶——”中岛妈妈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是,总之人气演员太宰的真面目差不多就是这样。”

 

太宰接收到中原幸灾乐祸的目光,恶狠狠地瞪回去,心里想为什么不能用眼神杀死这个人。

 

“不过敦自己也喜欢做这些,做饭啊整理啊之类,”中岛妈妈给两个人的杯子里添了些茶,对着太宰笑了笑,“太宰先生能给他这个机会真的太好了。”

 

太宰脸一红,“不……他工作已经很累了,我这半年来还一直在麻烦他……”

 

“不是‘麻烦’。”

 

中岛妈妈的手越过桌子拍了拍他的手背。

 

“因为已经是一家人了。”

 

-tbc.


评论(1)
热度(2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