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Kill Me Heal Me (1)

看了BBC剧的脑洞起了个韩剧名字(……)

killing eve真的好看大家快去看啊

想摸一个有些疯狂的敦

性转的特工中也和杀手敦

性转、百合、太敦含有注意

 

 

-

 

工作日的早上。

 

女孩终于在铺在床上的能塞满两个衣柜的衣服里挑出了一件白色连衣裙,穿好后对着全身镜看了看,满意地把剩下那些衣服挂回去。她哼着歌去了客厅,从茶几下的药箱里拿出一瓶安眠药,哗地一声全部倒在茶几上,挑出一半的数量藏起来,拿起玻璃杯喝了几口水,看着自己沾在杯沿上的口红痕迹笑了起来。

 

男人推开门时看到了歪倒在沙发上的女孩。他关上门走过去,看到散落在茶几上的药片和印着卡通老虎图案的玻璃杯上的口红印,笑了笑。

 

“起来了,敦。”

 

敦失焦的瞳孔里,金色明亮得有些刺眼。

 

“上次的任务完成得不错。”

 

“这次的是你喜欢的类型哦。”

 

他盯着毫无反应的女孩,眉渐渐地蹙起,“敦?”

 

没有回应。

 

他呼吸一滞,迅速地绕过茶几伸手去摸她的脉搏,结果手反而被女孩抓住猛地带倒在沙发上。

 

“我吓到你了!”敦看着他惊愕的表情笑起来,“太宰先生刚刚被我吓到了!”

 

太宰撑起身子,无奈地笑起来,“是是是。”

 

“耶——”

 

敦举起双手欢呼,被太宰抓住压到头顶。她看着他贴近的脸,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想要惩罚吗,这位小姐?”

 

太宰抬起另一只手把她落到眼上的发理到旁边,看她闭上眼睛,然后轻轻地弹了下她的额头,等她睁开眼后说:“玩够了吧?”他站起来,用手拨开茶几上的药片,把U盘放到那一小块空当里,“我走了。”

 

敦正低着头看着他的棕红色皮鞋。她等了很久,鞋底击打瓷砖的声音没响起来,反而是一声叹息。

 

太宰蹲下来,亲了亲她的额。他看到了她眼睛里紫色的泪。

 

“小心点,我会担心你的。”

 

-

 

房间里第三次响起手机铃声时,床上终于有了动静,橘发女人闭着眼睛摸到手机点了接听,“喂?”

 

三秒后她猛地坐了起来,因为各种头痛胳膊痛腿痛呻吟了一声,然后迅速地套上衬衫和裤子,抓起手提包和衣架上的外套踩上高跟鞋冲出了门。

 

楼下的男孩看到她出现在公寓门口,边说着“中原小姐早上好”边扔给她一个摩托车头盔,然后主动地让到后座给她腾出位置。

 

“谢了立原!”她熟练地跨上摩托开了出去,一路绿灯,五分钟后拐进一个停车场停下,跳下车边朝楼内跑边高声说“麻烦你停车!我先进去了!”

 

“哦哦,好的——”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中原看着那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悄悄地吐了吐舌头,默默地坐到那里去。

 

“那么,会议现在开始。上周末G国政要在B国北部城市旅行时被暗杀,死因是颈动脉破裂失血过多。”

 

中原看着桌面资料里的死者图片,脖子上的伤口又小又精准,肉眼几乎不可见。她小声赞叹道:“牛逼啊……”

 

“……”包括联合国情报部门总负责人菲茨杰拉德在内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呃,我的意思是,非常残忍。”她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容。

 

旁边的顶头上司约翰踩了她一脚。

 

中原继续笑着,“打断了各位非常抱歉,请继续。”

 

-

 

金发女孩闭着眼睛,听着空气与水撞击的声音。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她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睛,看着从洗手池里倒在地上的橘发女人,蹲下探了探她的鼻息,蓝色的眼睛冷漠且空洞,“无聊。”

 

她出了女厕,直接进了对面男厕的隔间,脱下服务生的衬衫和短裙扔到垃圾桶里,说着“拜拜克莉丝汀”,然后换上宽大的卫衣和长裤,拿出腮红液在脸颊上涂了涂,戴上鸭舌帽出了门。

 

“噢,小姐,这里是男……”刚要走进来的男人看到她故意歪头露出来的肩上的小块红色印记,惊讶地收了声。

 

她把食指放到唇边,眨了眨右眼,笑着小声说:“麻烦您帮我保密咯。”

 

女孩回到酒店房间内,手刚摸到额前就听到细微的播报新闻的电视声,瞬间握住藏在裤子里的枪。

 

“敦,回来了?”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不少。

 

“噢,”太宰从床边站起来,笑着说,“我吓到你了,抱歉。”

 

敦耸耸肩,边摘了假发扔到行李箱上边笑着说,“我才要道歉,差点就杀掉您了。”

 

“没关系。”

 

他看着她坐到化妆台前对着镜子卸美瞳,银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更加耀眼。

 

“把头发留长吧。”

 

敦盖上美瞳盒盖的动作停了一下。

 

“为什么?那样戴假发很热,而且洗头还要花时间……”直到卸完脸上所有的妆抬起头后,她才注意到镜子里太宰望着她的茶色眼睛。

 

“很衬那条裙子。”

 

过了一会,他补充道:“衬到想让我和你殉情的那种。”

 

-

 

“啊……头疼。”

 

“昨晚您喝太多了,吃完饭午睡一下会好些。”

 

立原看着对面一直盯着桌面某个点嚼着三明治的中原,摇了摇头。又没在听。他有些无奈地想。

 

“绝对是一个女人干的。”她突然说了一句。

 

“为什么?”立原知道她指的是早上开会说的那个暗杀。

 

“我再强调一遍,酒鬼中也,”路过的约翰敲了敲桌子,“我们的目的是保护目击证人安全出境,不要深入调查。”

 

中原坐直,诚恳地敬了个军礼,“明白了,先生。安保已经到位了。”

 

等约翰走远之后,她对着立原小声说:“这种男人,只有女人才能接近他们。”

 

立原皱眉,“万一他是……双性恋?”

 

“去只有妓女的风俗店?对政客来说,男人比女人危险得多。”她把最后一小块塞到嘴里,“总之,我决定下午见那位目击女士的时候问问她。所以,你知道你该做什么。”

 

“不是吧,又来?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立原放下手里的勺子,“我不要——”

 

“拜托你了!”中原站起来,双手合十向他鞠躬道,“晚上请你吃饭!”

 

立原看着她跑远,自言自语道:“哪次这么说最后都因为紧急情况没请成……”

 

-

 

敦回到卫生间时,看到一位站在洗手池镜前手上拿着发绳的橘发女人。她的脚步没停,眼睛却不自觉地盯着她看,从发顶到肩再到胸脯,从胸脯到臀再到脚踝。

 

很美。她不禁想。和上午那位不一样,她会很美味。

 

“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看着她垂到肩上的发,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推开一扇门进了隔间。

 

中原转过头对着镜子转来转去把自己的全身检查了一遍,没露肩带没有米粒口香糖之类,包臀裙平平整整,丝袜也没破。她疑惑地看了看那个隔间,然后看了眼时间,还早,于是继续苦恼着要不要把头发扎起来以显得自己更专业一些。反复折腾了几遍,冲水声响了也没决定好。

 

刚刚的女孩走到她身边洗手。她看到镜子里旁边那一头暗红色短发,用日语小声自言自语道:“哪天我也去剪短好了。”

 

敦用纸巾把手擦净。她低着头,脸上有着因为刚刚的自慰而染上的红晕。

 

她经过她背后时无声地闻了闻她身上的香水。两个人都没发现那双紫金色眼睛里蠢蠢欲动的迷恋。

 

敦在卫生间门口停了下,用英语说。


“您留长发更好看。”

 

-tbc.


评论
热度(36)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