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在一切开始之前

给铃子 @灰原铃suzuko 写在之前的故事

尸者的帝国设定 太宰治×中岛敦

人设见这里



-

 

横滨。大雪。

研究所一角的旧楼二层拐角房间内,穿着沾满了泥土与血液的白色工作服的年轻的男人终于有时间找到一个空地方坐下来靠着墙休息。片刻后,他随便从旁边散落的书中抽了一本,撕下一张空白页,又伸长了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笔,草草地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把它扔到地板上,扶着墙站起,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嘴里低声念道:

“再等等,敦……”

房间另一侧挤满了巨大的机械分析机和实验器材,机器旁边的椅子上躺着一位穿着与男人相似却整洁如新的工作服的少年。

男人跨过最后一摞实验报告,趴在椅子的扶手上望着少年已经没了血色的脸。

“敦,敦。”

他深情地轻声唤着这个名字,即使少年不能也不会再笑着回答他“太宰先生”。

不知是因为这位已经死去的少年,还是老式电灯的灯光发黄的缘故,让他原本惨白的脸色显得温柔了些,无神的眼睛里映照出了些光亮,连深重的黑眼圈都没那么明显了。

他满足地撑起身子,又检查了一遍注射器,拿起酒精棉把手术刀细细地擦拭好,而后调整好少年的姿势,露出他的后颈。

“别怕,敦。”

他摸了摸少年的脸,然后戴好手套。

“我马上把你从那个世界接回来。”

 

-

 

三十秒。

男人哼着两个人熟悉的调子,在椅子的对面用书本堆起了一个临时的座位,两只手撑着脸坐在上面等待着机器完成虚拟灵素的注入。

血液滴落的声音,一下,一下。

最后停止。

男人擦了擦要滑落的汗,站起来把少年戴着的头罩取下,盯着他的脸看了几分钟,然后轻声吐出两个字:“启动。”

而后他盯着少年闭着的眼睛,看他的睫毛随他的呼吸一动一动。

这是男人人生中最慢长的十秒。

少年的睫毛颤动起来,终于睁开了他紫金掺半的眼瞳。

男人望着他,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容:“敦。”

这时,敲门声响起,门外的人焦急地大声叫着男人的名字。

“太宰先生!您又不经允许就逃离医院!请开门!太宰先生!”

男人像是没有听到般,继续对少年说:“我是太宰,太宰治。”

少年的眼球转了转,望向男人。

“你可以看到我吧,敦?”

他站起来,把那一摞书本踢到一边,腾出一条平坦的路,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然后转过身来向着少年张开双臂:“过来这边,敦。”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请你开门,太宰先生!”

少年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站稳之后踏出第一步,等了一会,才连着走出第二步、第三步,终于跌跌撞撞地扑到男人怀中。

“真厉害,敦,你真的很棒……”

少年抬头望着男人,眼睛转向一直响着的门,又转回到男人。

而男人实在是支撑不住他的重量——其实他支撑自己直立都很困难——抱着少年倒在了身后的书堆里。

敲门声停止了。

男人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银发,说着“没关系的,敦”,然后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递到少年眼前:“拿住。”

少年撑起上半身,伸出两只手接过。

是一副黑色的圆框眼镜,左边的镜腿上写着“atsushi”几个字母。边框的漆被碰掉了些许,但镜片保存得很好。

“很好……现、现在戴上它。”

少年听到指令,小心翼翼地立起一边镜腿,然后立起另外一边,望向胸口剧烈起伏的男人,看到他勉强地扯出一个鼓励的微笑,少年才把它冲着脸送过去。

“不是哦。”男人及时地制止了少年戳到眼睛的行为,艰难地撑起身,从他手上取下眼镜,小心地为他戴好,理了理他的鬓角后才再一次倒下。

少年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表情痛苦的男人,又眨了眨眼睛。

“敦,我要走了,”男人闭上眼睛,又睁开,“抱歉,我不能陪你。”

“太宰!你在里面吧!太宰!”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只不过声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

“最后一个指令,以后啊,你就听等一下最先从门外进来的那个人的命令,懂了吗?”

少年看了看男人,又看向房间门。

再次把视线移到男人身上时,他已经笑着闭上了眼睛。

永别了,敦。

要活下去啊。

 

-

 

中也:

我不能支撑到最后了,请你代我照顾敦。

感谢。

太宰

 

-end.


评论(16)
热度(7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