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男人和他的少年


-

“太宰先生,我为什么会死呢?”

“因为没有人爱你啊,敦君。”

“那太宰先生为什么会死呢?”

“因为也没有人爱我啊,敦君。”

“可是我爱着您啊,太宰先生。”

“我也爱着你啊,敦君。”

-

少年死去了,

死在了男人最心爱的白衬衫里;

男人也死去了,

死在了少年最心爱的旧书桌旁。

-

没有人在意,

也不会有人在意;

直到有人看到

洋房的阁楼上,

红色花朵破窗而出。

-

人们终于从退化的记忆里

翻找出了曾是禁忌的一切:

“这里住着男人和他的少年啊”,

“他们曾经那么相爱”,

“我们曾经却那么过分”。

-

男人曾写给少年的

独一无二的文字

被夺走,量产成一本本臃肿的出版物;

少年曾唱给男人的

独一无二的歌谣

被窃取,刻录成一张张单薄的黑匣子。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接受了他们的爱——

就好像这一切

从来都是被所有人接受一样。

-

他们却永远不会知道了。

-

洋房的阁楼上,

红色的花海中,

永远沉睡的

男人和他的少年。

评论(14)
热度(46)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