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2)

-

 

十年前。

 

虽然离圣诞还有几天时间,但横滨未来21世纪港已经充斥着节日的气息,连带着远处摩天轮上的灯光也成了暗色天空中显眼的红绿配色,高级住宅街上的咖啡馆更是已经推出了圣诞节限定的蛋糕与特调饮品,导致太宰治拐进这条街的时候眉毛都不禁蹙了起来——他实在是不喜欢也不适应这种气氛。毕竟这意味着这条街即将迎来更多的人,而他的性格本就不喜欢热闹,何况这加大了Lupin暴露的可能性。

 

Lupin——一家会员制魔术酒吧,是来自世界各地专业魔术师们的聚集地。作为只是业余魔术爱好者的高中生,他可是费了很大工夫才拿到了能够随意进出的会员身份,而普通的业余魔术爱好者们只能靠会员邀请才有机会进入这个专门为专业魔术师们打造的世界。因为经常有世界级的魔术师前来,所以酒吧设在了非常偏僻的地点,以防暴露具体位置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那位先生!”

 

“不好意思——那位少年——”

 

他在拖了很长的尾音中疑惑地转过身,看到在寒冷的海风中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色长裤和帆布鞋的男生哆哆嗦嗦地向他跑过来。

 

不符合季节的穿着先放到一边,眼前的人第一眼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在校学生,脸颊偏圆,戴着优等生样式的圆框眼镜,在路灯昏暗的光下仔细看的话能看到眼镜后的眼瞳有着半紫半金两种颜色;神情有些紧张,应该是怕生的性格;身子比自己矮了半个头,两边长度不同的银发衬着附近的霓虹灯的光亮;手指被冻得发红,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右手虎口有细小的刮伤。

 

“不好意思,”男生向他笑了笑,“那个,请问这条街上有没有一家酒吧?我来回走了好几遍也没找到……明明地址就在这里啊。”

 

太宰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纸片,上面写着潦草的花体“Lupin”和一小串数字以及简略的地图,还有右下角小小的罗马音。

 

……Nakajima?

 

“其实打电话叫老板来接我就好了……但是我之前在便利店把我的箱子和背包都弄丢了,”他有些伤心地解释道,“如果你可以看懂他的路线图那再好不过啦!”

 

“请问您是……中岛敦?”太宰犹豫着问。

 

他记得在Lupin总有魔术师提起这个名字。“魔术师的魔术师”——连那个与自己同龄的傲得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原中也都会在他的姓氏后加上敬称,可见他在魔术师们心中的地位——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男生?

 

“诶?”对面的人不知道他心中的疑惑,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惊喜地睁大眼睛,其中亮闪闪的像是能够发光一样,声音也跟着扬了起来,变得与之前那个怕生的男生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你是魔术师吗!”

 

“不,不是……怎么说,我,”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慌乱起来,紧张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其实我只是——”

 

“我是中岛敦,”中岛向他伸出右手,期待地抬头望着他,“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Mr.Magic?”

 

“太宰……太宰治。”

 

冬夜海边的寒风中,他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

 

那时他不知道,“Mr.Magic”这个称呼,会在接下来的整整十年一直跟随着他。

 

-

 

“龙之介——”

 

“滚开,你这只傻乎乎的老虎——别抱上来啊!”

 

安静的Lupin二层因为中岛敦的到来顿时掀起了波澜。连老板芥川龙之介都露出了平时根本不可能见到的表情(虽然是嫌弃)。跟所有的魔术师打完招呼之后,三个人终于在吧台前坐了下来。

 

太宰治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芥川和中岛两年前在斯德哥尔摩魔术大赛上的合影,又看向坐在吧台凳上的两个人。

 

“龙之介,我的包又丢了~这次是在便利店不是在机场大巴上哟~”

 

中岛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芥川丢给他的浅灰色羊毛背心,一只胳膊挂在身边的人肩上摸着芥川的头发,一只手甩着一副扑克牌盒子,向吧台内的调酒师说着“我好想喝小银你做的热可可”。明显非常排斥肢体接触的芥川虽然脸上是皱着眉的嫌弃表情,但也是由着他胡来。

 

“我说过就算你长到二十岁智商也还是十五岁的水平,可以理解,”芥川站起来理了理自己黑色衬衫的下摆,一手把中岛还想要贴上来的脸推开,一手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然后对着太宰说,“非常感谢你可以带他过来,不然明天FISM日本代表流落街头的新闻就传遍全世界了。”

 

“是龙之介选的地方太偏僻了好吗!”

 

芥川没理他,继续对太宰说:“虽然这个人的招牌是‘让人感到幸福’的魔术,但他私下里就是这么招人烦。”说完就在中岛“好过分”的声讨中直接转身去了一楼。

 

面前的人却没有因为芥川的无视炸毛,反而是扬起了一个笑容——太宰发现他真的非常喜欢笑,与职业式的假笑不同,是让人觉得温暖的、不受控制地想要接近的笑容。

 

“好啦,既然老板把我们两个人扔在这里的话,”中岛手一撑,挪到了原先芥川坐的高脚凳上,两手迅速地将一盒新扑克开了封,看向太宰,“治君——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得到自己的点头回应后,中岛继续道:“治君一定对我的身份还是有些疑问的,对吧?”

 

“不——”

 

“不要否认,你的眼睛都告诉我了哦,”他指了指自己的双色瞳孔向他示意,“你肯定会想‘这个未成年怎么可能是魔术师’之类的吧?顺带一提,今年五月我已经过了二十岁生日了哦,比你大三岁。”

 

“诶?”

 

太宰看到了中岛眼中倒映着自己惊讶的表情。

 

为什么连我的年龄都……

 

“你刚刚在想‘这个人怎么连我的年龄都知道?’,”身边的人娴熟地洗着牌,感觉到他看过来,便向他眨了眨左眼,笑着问道,“虽然我擅长的是近景魔术,但心灵术也不是很差吧?”

 

“好了,别愣着了,”中岛把扑克牌摊在吧台上,把两张鬼牌抽出来交给还处于一种不真实中的太宰,“为了向治君证明我是真的魔术师!请你保管好这两张牌,一定要拿在手里。对,很好。”

 

他向太宰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接着说道:“治君刚刚在想我‘不可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吧?那么现在,我就向你证明这个‘不可能’。”

 

“保管好这两张牌哦,”中岛一只手将吧台上的扑克收起,一只手轻轻抬起太宰的左手帮他卷好衬衫袖口,盖在他拿着鬼牌的右手上,拍了拍他的手背轻声道,“现在,我会让你想得到的,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太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陷入不可思议的世界里了。

 

“现在,”面前的人将他手中的牌背面扣到吧台上,把手背到身后,“请检查你手里的牌。”

 

太宰抬起自己的左手——两张鬼牌都不见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去翻吧台上的牌堆,被中岛打断了。

 

“治君觉得,你的牌会在第几张出现呢?”

 

“……”他思考了一会,抬头道,“第二十张和第五十五张。”

 

“哎呀,这可真是很难啊,”中岛咬了咬下唇,为难地考虑了一会,说,“不过,还是请你自己确认一下吧。”

 

太宰把牌堆翻过来码开,挑出两张鬼牌后一张一张数了起来。

 

“是第二十张和……第五十五张。”

 

这就是……魔术师的魔术师。

 

他看向坐在旁边手背在身后的人,对方听到结果后只是笑了笑,把两只手放到身体两侧张开给他看。


暖色的灯光下,中岛一张一握的双手和露出牙齿的开心笑容显得整个人更加温柔,银发被照得多出的那一圈毛绒绒让太宰想起学校附近巷子里有些发胖的花猫的手感。


真的是,让人感到幸福的魔术啊。


“至少在魔术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他轻声道。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

 

-tbc.

评论(10)
热度(101)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