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3)

-

如果有人请太宰治对他自己的魔术师生涯做一个简单概括,那他一定会不厌其烦地提到中岛敦的名字——事实上他在复出后的所有采访中都是这么做的,无论中岛敦本人是否在现场,他都会说到让采访者不得不打断他然后引到另一个话题。

 

比太宰治大三岁的中岛,从十岁起就在养父任团长的马戏团担当魔术师,十三岁时被魔术世家芥川家发掘,与其长子芥川龙之介一起生活,师从芥川家主、芥川龙之介的祖父芥川信辅。十五岁时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FISM近景魔术获奖选手,十八岁时成为最年轻的国际魔术协会日本代表。同年,他在北京国际魔术大赛凭借出色的表现获得手法部门冠军,当时的魔术大会主席,美国手法大师玛格丽特小姐在颁奖时称他是“魔术师的魔术师(TheMagician of Magicians)”,以此来感谢他为各位魔术师们带来充满了奇迹与惊喜的五分钟,并邀请他作为特别表演嘉宾参加下一届大赛。之后,他作为交换留学生在中国和美国各生活一年,二十岁时回到日本横滨。

 

这么一个优秀的魔术师,在他眼前表演没有破绽的魔术也许不是那么容易,但如果你想偷他的东西的话却是易如反掌。

 

“龙之介,我的包又丢了——”

 

“龙之介,我的钱包好像不见了……”

 

“龙之介,我的手机是不是在另一件外套里来着?”

 

类似的话芥川从十五岁一直听到现在早已习以为常,而对于第一次见识到的太宰治来说就有点措手不及了。

 

午休时间的他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后立刻打车去接丢手机丢钱包不认路而且被警察当成可疑人物的中岛敦,见了面才知道这位魔术师的魔术师在市中心被人偷了刚买了一个周不到的新手机和新钱包,而后在街上乱逛的时候看到了警察局想打电话给芥川求救,却发现记忆中的号码已经变成了空号。

 

太宰一边跟警察说着抱歉一边联络了芥川,而芥川正处于“傻老虎丢了我要把整个横滨掀翻”的癫狂状态,接到报平安的电话先把中岛吼了个够,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扔下一句“剩下的二十分钟后当面骂你”挂了电话。

 

中岛把手机递回给太宰,丧气地靠在椅背上,手里拽着坠在胸前的连帽卫衣抽绳,低着头看着地砖的花纹,瘪着嘴的样子哪里像是已经在成人社交圈子里待了五年的理应稳重而圆滑的二十岁。撇开这个不谈,先是丢钱包手机再把自己“丢”到了警局的二十岁估计全世界也只有面前这位可以做到了。

 

“治君。”

 

太宰回神,面前的人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然后诚恳地说:“谢谢你。”

 

“……诶?”

 

“给你添麻烦了……如果你不来的话现在可能还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审问等着我……”

 

“啊,不用在意,”太宰看着他要哭出来的表情,不自觉地笑起来,“应该说还好中岛先生能记住我的手机号码,才不至于让芥川先生比现在更生气。”

 

“谁知道那个家伙会换手机号啊——”中岛拖长了尾音抱怨道,“治君你也知道吧,TelephoneTelepathy?”

 

一个关于传心术的魔术。魔术师请观众随便想一张扑克牌,请他说出所想的牌后给魔术师会心电感应的朋友打电话,朋友会说出观众所想的牌。对应观众所想的54张不同的牌,魔术师会相应地给出54个不同的电话号码,或者54个不同的名字,朋友听到名字就会说出对应的扑克花色。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魔术,但如果想要随时随地表演的话,就必须记下所有的会跟你配合的54个朋友的手机号,所以时间一长,我就有了记号码的习惯,”中岛看到他点头后解释道,顿了顿之后忽然“啊”了一声,“治君以后就代替龙之介当我的红桃A*吧?”

 

“我不行——”

 

太宰下意识地拒绝,中岛却朝他的制服上衣左胸的口袋指了指,然后笑着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犹豫着摸了摸胸前的口袋,然后慢慢地取出了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里面的扑克牌。

 

写着“给治君”的红桃A。

 

中岛敦的笔迹。

 

-tbc.


*扑克牌的起源,有一种理解是起源于塔罗牌。塔罗牌演变成扑克,小阿尔克纳(小阿尔克纳分为权杖,宝剑,圣杯,五芒星(或钱币)四组,每组又分1-10和国王,王后,骑士,侍从十四张牌)里的权杖变为草花,宝剑变为黑桃,圣杯变为红桃,五芒星变为方片,骑士被A取代,1被取消。其实一句话就是:敦酱在请太宰做他的骑士!(别信


评论(6)
热度(102)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