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Sorry about my unfinished work.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4)

*本章为过渡章 不含有太敦互动

*第一部分是互相喜欢(误)的新双黑组合 第二部分是互相讨厌(大误)的旧双黑组合 请自助规避雷区

*一切为了太敦的合理性


-

 

既然提到了中岛敦,那就不得不提一下他“一生的挚友”芥川龙之介。作为魔术世家芥川第三代的长子,自幼恪守祖父和父亲的严苛要求,切牌移牌分牌洗牌等基础技巧尤扎实。十三岁开始与中岛敦一起接受祖父的教导,十五岁第一次参加国际魔术大赛时获得手法部门季军,十八岁第二次参加国际魔术大赛就击败了美国“神枪手”马克吐温获得冠军,与中岛敦可以称得上是同等地位的优秀魔术师。

 

而关于与中岛敦的关系,虽然芥川本人一直以“普通的师兄弟关系”作为各个杂志或节目访谈的千篇一律的回答,但与他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对中岛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骄纵”。除去他破例允许中岛做出他厌恶的不得体的肢体接触外,能让芥川心甘情愿作为助演演出的魔术师只有他的祖父芥川信辅和中岛敦两人。而且芥川清冷得像是一汪平静湖水的性格,只有中岛才能够在其中掀起波澜。(虽然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再加上中岛这个人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有些部不按套路出牌,芥川对他不寻常举动的习以为常就让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引人猜测。

 

不过,与中岛同吃同住同睡一起生活了五年的芥川,在听到他的一句话时也差点摔了手里的盛着妹妹芥川银刚热好的甜牛奶的两只马克杯。

 

“你刚刚说谁?太宰治?”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正在铺被褥的人,把手里的杯子放到矮桌上,走过去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然后屈起食指轻轻地弹了他一下,皱起眉问,“理由呢?”

 

“我知道龙之介很想当我的助演——”中岛笑嘻嘻地看着他,被芥川甩了一个眼刀后立刻转移了话题,“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你不觉得治君很有潜力吗?”

 

“哈?”

 

“龙之介之前也说过破例让这个只是业余爱好者的高中生成为Lupin会员的原因,”中岛边伸长手去拿芥川的黑色马克杯边递给他说,“虽然我没有观看过治君的表演,但是中原君的推荐足够证明的能力吧。”

 

“的确,他与你我不一样,”芥川接过自己的杯子,点头表示同意,“太宰君的天赋很高。如果能有一个好的引导,达到专业级别轻而易举。破例让他成为会员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所以就由我来做那个‘好的引导’啊。”

 

“……”芥川听到这句,一瞬间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情绪。

 

他看着中岛装满认真、诚恳以及期待的眼睛,忽然想起年少时他为了收养一只流浪猫带着小银一起向他求情的眼神。

 

这个人真的是……总莫名其妙地责任心泛滥。

 

他还在认真地分析着:“所以让他做这次的特别演出只是一个锻炼。不过治君他本身的性格是不是有些内向啊……感觉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有点怪怪的。难道是怕生?这对表演来说有点障碍……”

 

“太宰君根本不内向吧……”芥川想到中原中也提到他时的咬牙切齿和太宰治的表演,提出了反对意见,“他的表演我见过,他不是那种怕生的性格。而且中原君对他的评价是‘虽然很轻浮但是真的拥有难得的才华’。”

 

“是吗?”中岛捧着自己的白色杯子思考了一会,渐渐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难道是他不喜欢我……也不喜欢跟我接触?”

 

……想太多。

 

“总之助演是由你自己决定,”芥川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然后说,“既然你想要引导他的话,那就慢慢了解他吧。”

 

“是、是,龙之介说得对~”

 

听到中岛同意的回答后,芥川的眉才舒展了些。不过在他尝了一小口杯里的甜牛奶后就又重新蹙起了眉:“傻虎,咱们两个人的甜度是不是搞错了?”

 

“是吗?”

 

中岛把杯子换成另一只手托着,探过头去,左手扶住芥川的杯子底朝自己嘴里送了一口,又尝了一口自己杯子里的牛奶,艰难地开口道:“龙之介。”

 

“干吗。”

 

“我要被甜死了……”中岛把杯子放到矮桌上,笔直地躺倒在榻榻米上,“我要喝口水缓解一下……龙之介……救我……”

 

“中岛敦先生,您今年可是二十岁了,不是初中二年级。”芥川嫌弃地提醒道,站起来去组合柜边的饮水机给他接了一杯温水。

 

“对了,”中岛道谢之后问道,“我记得龙之介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喝甜牛奶啊……好像也不喜欢吃很甜的东西来着?”

 

芥川坐下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每次让小银同时准备牛奶和咖啡太麻烦她了。”

 

“诶——真的是这样吗?”中岛敏锐地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偏过去的脸。

 

“真的真的真的,”芥川猛地捂住中岛的眼睛,手抵在他脖子上压低声音威胁道,“不许对我用那个,你忘了?”

 

“呜啊龙之介我错了!我没忘我没忘!”中岛马上认怂,“别这样你知道我怕痒……咱们睡觉好不好啊?”

 

“……”

 

“那……晚安,龙之介?”

 

“晚安。”

 

“你都不说‘敦’!”

 

“晚安,傻——虎。”

 

“诶——”

 

-

 

距离圣诞节还有三天。

 

“那我们等你回复!”

 

“好的,我会尽快的哟。”

 

太宰治陆陆续续收到了平安夜的邀约,那些五颜六色的信封和缀满了颜文字的手机邮件承载着学校大部分女生粉红的小心思。虽然他没打算过给出回应,但总觉得那些再明显不过的情绪可爱得让他有些不忍心当面拒绝。他坐在天台的长椅上,对着阳光看了看信封内若隐若现的幼稚字迹,忽然就想到了中岛敦那张红桃5上的“给治君”。

 

其实他能看出来字迹由于时间紧促而变得有些潦草,但也能看出受中国书法影响的独特笔锋,像本人一样温润。

 

“喂,太宰!”

 

 忽然有人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太宰全身一激灵,皱着眉看向声音的源头——一位朝他走来的穿着浅灰色长风衣的橘红色卷发少年,然后挑高了眉毛,语气夸张地说:“中也?你从洛杉矶爬回来了?”

 

“我今天没时间跟你扯淡——”被叫做中也的少年三步并两步地冲到他面前,把手里的一张白色的像是贺卡一样的纸制品朝长凳上一拍,恶狠狠地质问道,“中岛先生Lupin平安夜演出的特演嘉宾为什么偏偏是你这个混蛋?啊!?”

 

“啊?”太宰疑惑地从他手里把那东西抽出来,是Lupin的平安夜表演邀请函。

 

中也在他旁边坐下来,双手抱在胸前,左脚的前脚掌一下一下急躁地拍着地砖:“中岛先生的回国首秀于情于理都应该是龙之介前辈助演才对,为什么他偏偏挑了你这个连基础切牌洗牌都不如我的家伙啊?”

 

“我为什么要跟蛞蝓比切牌洗牌,”太宰读着邀请函,还不忘回击他一句。

 

“唉,可能中岛先生有着与常人不同的视野吧……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一条青花鱼有什么值得拿来当助演的,”中也上下打量了太宰一遍,最后长叹一声,站起来踢了踢太宰的一条腿,“喂我说,你看完没有?”

 

“看完了。”

 

“跟我走,”中也的头朝门口一甩,极其不情愿地说道,“去Lupin。”

 

“请允许我拒绝。”太宰睁大眼睛,毫不掩饰脸上“你没事吧”的嫌弃表情。

 

“哈?”中也头上终于爆了青筋,一把揪住太宰的制服领子吼道,“你以为我想跟你独处吗!如果不是中岛先生拜托我,我怎么可能亲自给你来送邀请函啊!?”

 

早已习惯的太宰抓住了他暴怒时话中的关键词:“中岛先生……拜托你?”

 

“……对,”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冷静了下来,疑惑地回想着说道,“也不知道谁跟他说的我们两个关系很好,我下午去Lupin的时候就被他拜托了。说着‘治君的邀请就拜托中原君了!’然后就直接把邀请函塞给我了,还开车载我过来……”

 

“‘开车载你’!?”

 

“对啊,他好像就是想开车载我们过去啊。不然你以为我会开车载你去?别开玩笑——”中也说了一半,被光速拿起书包向门口跑去的太宰搞得有些懵,“哈?突然之间怎么了……喂太宰!”

 

“先说在前面,我跟你关系才不好,还有,”已经跑到楼梯口的太宰探了个头,向中也眨了眨右眼,眯起眼睛笑着,“副驾驶的位置是我的了。”

 

“哈?你给我等一下!混蛋太宰——”


-tbc.

评论(8)
热度(102)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