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摸鱼

写魔术师写够了(……)摸条鱼放松十分钟

虽然是谷敦 但完全是从哥哥的角度吹一下我眼中的敦酱(喂)


-

谷崎润一郎,现在非常紧张。

他笔直地站在侦探社所在的大楼门口,左手提着一个红色纸袋,右手放在卡其色风衣口袋里紧紧地捏着什么,时不时地摸一下耳后从早上起来就一直翘着的一缕头发试着把它变得服帖一点。

这样持续了两三分钟后,他猛地甩了甩头,把鼻尖埋在红色千鸟格围巾里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勉强平静了下来。

然而半分钟后他又在一阵寒风中蹙起了眉。

虽然敦说过他很喜欢自己穿这件风衣,但是还穿着这一件会不会没有新鲜感啊……

他习惯性地把右手拿出来后才发觉手表是戴在自己左腕上,于是又换了左手。离侦探社下班大概还有半小时左右,他开始盘算要不要去旁边的商店街买一件新大衣。

不不不冷静下来谷崎润一郎!他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红的脸,把乱成一团毛线的想法都暂时挤到一边,专注地、安静地想着那个人。

敦。

敦今天穿的应该还是那件藏青牛角扣大衣吧。虽然他心中的少年应该更适合明亮一些的颜色,但暗色却能奇妙地衬出他生气郁勃的面庞,闪着光亮的眼底盛着让人心安的紫色与令人心驰的金色,有时还会亮出狡黠的光,哀伤的雾,抑或欣喜的泪。

无论哪一种,那都是他无法抗拒的世界第一的美好。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内心盛满了轻盈却又厚重的温暖。

不过比这更让人觉得幸福的是——

“谷崎先生,您从东京回来了?”

“是,刚到没多久……给敦君的。”

“啊,谢谢!”

“还有……”

“嗯?”

“能……一起去吃晚饭吗?我有话想对你说。”

-end.



评论(4)
热度(36)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