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5.5)

-

“那么我们今晚邀请到的嘉宾,The Magician of Magicians,中岛敦先生!来中岛先生请跟各位打个招呼吧!”

“正在收听网络电台的各位晚上好,我是中岛敦。吐温先生,好久不见了呢。”

“诶我们之前明明在芬兰魔术大赛刚刚见过的!说起这个,真的要再次祝贺中岛先生拿到手法部门金奖!真的是非常动人的五分钟啊。顺便问一下,这次中岛先生为什么要以“殉情”为主题而不是延续您之前的风格呢?“

“实际上这个节目是之前构思日本魔术酒吧Lupin平安夜表演的节目时的未采用版本,毕竟在平安夜表演殉情实在是太让人难过了!后来我构思魔术大会的节目时问了一下治君——对就是刚刚获得近景魔术金奖的太宰治——因为他是《月色》的设计者,所以得到了他的允许后我才排出了这个节目。”

“原来如此!说到太宰先生,中岛先生似乎和他关系非常好啊?”

“是,我跟治君认识也有……五年了吧?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种“时间过得好快”的感觉,第一次见还觉得他是有些内向的高中生,现在已经是一位优秀的魔术师了呢……“

“喂喂不要说得像我们已经老了一样好吗!我们也才二十五岁好吗!”

“吐温先生跟我不一样啊!我可是已经在这个圈子里呆了十年了哦!总有资格感慨一下吧!”

“那么就请圈内‘老人’中岛先生向你的后辈们说几句吧!”

“诶不要——我才二十五岁!我是年轻的二十五岁!”

“好的以上是中岛先生对后辈们的寄语。好的最后一个问题,《鹤见川心中》是否是您最后一场公开演出?以“殉情”为主题是否是您将要退出魔术界的暗示?”

“……啊,没想到被发现了啊……”

“那么我们可以确定了对吗……?”

“没错……就是这样。”

-tbc.

情节补充 没多少太敦不打tag
写十年前写够了写写五年前(……)
靠北哦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写到他俩亲亲抱抱啊
心累 睡觉

评论(2)
热度(53)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