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6)

-

“啊,治君——嗝!那个……辛苦啦!”

“是、是,中岛先生也辛苦了。”

太宰治第二次把醉倒在沙发上的中岛敦架起来的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个四十分钟前说着“治君要喝的份可以交给我”的醉鬼现在好像只剩下了听觉,身子软得像猫不说还特别不老实,一分钟前先是从他肩膀上溜了下去再是直接把他拽倒在了沙发上来了个额头碰额头的大冲击。痛感让太宰觉得自己有轻微的眩晕,也不知道是因为脑部受震还是因为无奈心累。

而当事人还在胡乱地挥舞着手臂,几乎要以猛虎落地的姿势翻到地上,连带着原本平整地扎在西裤里的白色衬衫也被扯出了一个角:“治君……燕尾服,超——好看!是、我挑的……”

“嗯,我知道,”他坐下来抓住他的右手手腕朝自己肩上一搭让他靠着自己,一边应着一边察看着沙发上有没有中岛的遗留物品,“中岛先生的手机钱包没有乱放吧?”

中岛用左手垫着下颌趴在太宰的左肩上,望着他眨着眼睛反应了一会,:“大概……没有吧?”

啊,真的不妙啊……

他的眼睛绝对有魔力吧。那眼瞳里化成了一团的金色浮在紫色的海中,飘忽着、荡漾着,不经意地就驶入他的心里去了。

“治君,治君。”

中岛轻轻地、一遍一遍地念着太宰的名字唤他回神。太宰看到眼前的人笑了起来,眼内的光亮也随着那笑意散开,落成紫色天幕下的星辰与明月,又是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丢到里面去了。

“治君你啊……”

中岛的眼睛半阖着,不紧不慢地开口,声音变轻了,语气暧昧了。

“嗯、嗯……”

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紧张了起来,慌忙移开视线后心跳的声音几秒内就盖过了大厅内其他的嘈杂。然而他煎熬着等了将近两分钟,左耳却听到了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吗……

太宰小心地用余光瞟了左侧一下,松了口气,心跳终于平缓下来。

平和的、安静的、恬淡的,这些绝对不会被拿来形容这个精力过剩的人的词语在此时形容他却再适合不过。眉宇间还未完全褪去秀气的少年时的痕迹变得更加清晰,前几天的熬夜在眼底留下的一抹淡黑色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努力学习的高中生,脸颊还透着发亮的红,看得太宰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去戳一下,却被他无意识的小动作吓得又把手伸了回去。中岛换了姿势之后,额前柔软的发丝又蹭得太宰的脖子左侧和他的心里痒痒的。再加上呼吸间能闻得到的淡淡酒香,这何尝不是一种残酷的折磨。连深呼吸都不敢做的他只能尝试着把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却又一次次地被那块皮肤上细腻的触感拉了回来。

他有点懊恼地叹了口气,丝毫没注意周围,以致于中原中也第三遍叫他名字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抬头看向在他俩面前站了不知道多久的人。

太宰的感官终于再次开始工作,首先是脸上发烫的温度,再是额头上阵阵的疼痛,最后是藏在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心里忽视不了的情愫。

这真的是糟糕了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今天?昨天?讨论情节?排练?买衣服?还是更早?得不出准确的答案。

他和中原两个人把中岛驾去了二楼的休息室。等他再次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他正坐在中岛睡着的床的一角,拿着被中原硬塞到手里的一杯浓茶。

他盯着杯子里立起来的茶叶梗发着呆。良久后,他笑了笑,把杯子放到床边的桌子上,看了看睡着的中岛,俯下身,伸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颊就收了回去,之后转身出了房间,轻轻地阂上了门。

他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自己的右手食指,不自觉地笑起来。

果然是,软软的啊。

-tbc.

评论(4)
热度(77)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