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2016年阿椋的大脑黑洞

选取标准是我觉得好玩(……)所以有很多lofter上没有的神奇的东西(……)

谢谢各位容忍我谜一样的脑洞

CP有点杂就不打tag了,请自行避雷

EVA薰嗣 一月、三月、四月、五月

恐怖残响NT 二月 

文豪野犬太敦 六月、七月

文豪野犬织敦(……) 八月、九月

文豪野犬谷敦 十月

文豪野犬中敦 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薰嗣

 

薰君最近喜欢哼歌啊。

上班路上,落后了渚薰几步的碇真嗣又听到了熟悉的旋律。前面不远的少年哼着他即将在晚会上演奏的曲子,与之前的相比,舒缓中添了些轻快的意味。他相信,如果少年用他最擅长的钢琴弹奏它的话,一定会是一场动人的演奏。

不过,他暂时还不知道那是少年写给他的。

 

二月·NT

 

“九重大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靠在窗边的久见完全不为所动,用一种几乎是挑衅的语气继续道,“你只不过是不敢说罢了。”

话音刚落,久见就被青年用刀柄抵住喉咙锁到了墙上。

“我只是迫于现状才答应成为你的式神,”九重新盯着少年的眼睛,低声威胁道,“如果你——”

“你不会杀我的,”久见笑起来,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我知道你不舍得。”

 

三月·薰嗣

 

“都结束了呢。“

渚薰坐在他左侧,轻轻笑着。

碇真嗣撑起身子,想伸出手去碰一碰眼前的人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对方紧紧地握着。

“好久不见,真嗣君,”他摸了摸他颈侧的伤口,“你等了很久吧。”

他张了张嘴,因好久没有说过话而迟钝得像是回到了刚开始学说话的年龄。

 

四月·薰嗣

 

“想知道前辈知道我喜欢他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啊……

碇真嗣反应了一会,坐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望着身旁笑吟吟的渚薰:“你……喜欢我!?”

对方还是笑着,向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他正要继续说下去,最后一团光狠狠地砸晕了他。

“想知道前辈……能不能接受我的喜欢。”

 

五月·薰嗣

 

“老师,请……请您一定要收下这个!”

“诶?”真嗣接过渚薰手里的纸袋,刚想开口祝贺他毕业,却看到抬起头来的少年脸上有正在滑落的泪珠。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渚薰就转身跑着离开了。

怎么回事啊那个孩子……

真嗣边纳闷边打开那个小纸袋。

是用红绳穿起来的一颗纽扣。

 

六月·太敦

 

端着一盆红毛蟹的少年随着阵法浮在空中,银色长发记得束起来了但还是翘着好几撮,不仅如此还保留着虎耳虎尾,眼尾还留着淡紫色的印记,一看就知道他又不经允许私自用了法术。少年睁着黄澄澄的兽瞳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直到看到对面一张愠怒的脸才慌张地叫嚷起来:“呜啊太宰大人您怎么这个时候就醒了!?我明明给您贴了安眠符的啊!”

“中岛敦,你又——”

“我没有我没有!”中岛敦拼命摇头,“我没有不经您的允许用法术!”

“那,”太宰突然绽开笑容,“请你解释一下,敦,你的耳朵和尾巴是怎样出来的?”

 

七月·太敦

 

“我以后会按时回来,”太宰抬眼看向中岛,以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条件是以后离那个矮子远一点。”

“哈?换一个,我跟中也是同桌怎么可能……不对不对,”他腾出手轻轻拍了一下歪倒在他肩上的少年的头,“你应该叫他‘前辈’吧,治。”

“别叫我的名字。”

“好好好,治你先出去吧,我要开始切洋葱了。”

“……”

 

八月·织敦

 

织田看着面前两眼含泪满脸可怜如果有耳朵现在一定会变成飞机耳就差在地上打滚(虽然他认为他做不出)的银发少年,最后叹了口气道:“你找到工作之前都可以用楼上的房间。”

“真、真的吗……?”中岛望着比他高出了一个头的一直虎着脸的青年,有些不敢相信他刚刚听到的话。

对方只是淡淡地丢出来一句:“真的。”

哇……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啊……

 

九月·织敦

 

“所以说咖喱就应该是这种口味吧。”

“一般来讲咖喱不会那么辣的吧织田先生!”中岛非常欲哭无泪,虽然他满脸都是被辣出来的生理性泪水,“便利店里的速食咖喱便当肯定不会这么辣啊!”

“所以速食便当不好吃啊。”

“……”中岛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赞同道,“您说得很有道理……不,不对!但是一般的咖喱真的不会这么辣啊!”

“……噗。”

“有什么好笑的!”他正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后,“等等,您刚才笑了?”

他的面瘫前上司外加现“同居人”竟然笑了?

 

十月·谷敦

 

几分钟后,举着两份便当的哥哥边道歉边穿过几张坐着人的椅子坐到他身边。A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笔电屏幕上,而哥哥只是打开了两份便当的盖子,然后撑着脸专心致志地看他。当然,像每一个热恋中的男人一样,他的表情我可以用一个字概括:傻。

我能想象到市中心便利店的用餐区有多嘈杂。他们的旁边坐着一对分享一对耳机的高中生情侣,后面有跑来跑去的初中生,还有抓紧时间边用餐边讨论着什么的上班族。

过了一会,A终于发现了在旁边一边傻笑一边看了他有一段时间的哥哥,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哥哥帮A收好笔电,递给他之前凉了一会的便当,然后向着他的发顶伸出手,但只是轻轻越过他的头,小心地取下了他的眼镜。

 

十一月·中敦

 

“中也先生今天好晚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中岛敦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您想吃什么?”

不知道哪来的眼泪在一瞬间就冲破了所有的防线,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

“啊、不好意思,我,我是不是……”

模糊中他看到慌慌张张的青年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包餐巾纸,拆开包装抽出了一张递给他。

“对不起……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是不是在演艺圈内的影响还没完全过去?”中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擦干净眼泪,自顾自地说着,“可是中也先生就不像是会吸毒的人啊……是网络上那些散布谣言的人的错啊。”

“我没事……谢谢你,敦君,”中原做了一个深呼吸,笑着向他说,“我想吃第一次见面吃的那个,乌冬面。”

 

十二月·中敦

 

中原中也最后终于在废弃工厂的某个角落找到了中岛敦。少年本来情绪平静,听到他叫他的名字,愣了两秒钟后就哭了起来。他权当没看到他哭,检查了一遍他身上并无外伤后一把把他扛起来,抬腿就走。

“老、师,老师……”敦边哭边断断续续地叫他。

“嗯。”

“中也老师……呜……”

“我在,”中原摸了摸他的头,“还害怕的话就哭吧。”


评论(29)
热度(17)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