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7)

-

情感总会成为少年的困扰。寻不得缘由,找不到始时,等不及拔除,那丝绵般的事物已经填满了整颗心,软蓬蓬的无处安放,又磨得最脆弱的地方痒痒的,自己就会不受控制地去追随滋养那团丝绵生长的根源。

中岛敦。

“治君你啊……”

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用手肘撑着自己身后的墙壁,黑色和服的袖底落到他抓着的手背上,正好展开了绘羽里的一朵玫瑰。对方垂着眼睛,银白色的眼睫在眼内的金色弦月上落了一层阴影。他歪着头,笑着贴近自己的左耳,低声说道:“是喜欢我吧?”

太宰治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愣愣地盯了三分钟对面的墙壁,重新倒在床上,摸到枕边的手机看了下时间。

五点零五。如果是五月五号,就是他的生日……啊。

他猛地把手机屏扣在床铺上,把脸埋进枕头里。

怎么回事啊……先不说最近梦里全是差不多的内容,连毫无关系的意象也能联想到中岛先生的自己也十分值得佩服。不过梦里的中岛先生真的很……怎么又回去了!

梦里的光景没用两秒就浮现了出来,鲜明得就像真的发生过。太宰能清楚地感受到在脸上灼烧起来的热度,像是能在黑暗中蒸起一团白气。

他只能懊恼地埋回到枕头里。

中原中也最先在新年参拜的时发现了太宰不对劲。

当时太宰已经对着寺庙内的白虎图发了快三分钟的呆,连太宰的妈妈叫他也没有反应。中原打量着他神游的侧脸思考了一下,从今天太宰走神的次数来看,他的心里肯定是藏了什么非常困扰他的事。排除不大可能发生的家庭变故和学校问题,只剩下了情感问题。然而他可以肯定,这个认真起来非常有原则的家伙肯定不会在离升学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去发展一段恋爱关系。虽然眼瞎到对这个人渣感兴趣的高中女生人数非常多,太宰也经常说着喜欢被漂亮的小姐们包围,但他知道他并不会真的倾心于任何一位——这个人越不想做什么,就越会把什么挂在嘴边。

那再没什么可能性了啊?

先不说中原在升学考试后终于找到了太宰不对劲的源头,最后一个发觉他不对劲的中岛敦却是最快找到基本正确方向的人。

Lupin二楼的吧台边,他直勾勾地盯着坐在他旁边的少年,最后以一副“我清楚我明白”的表情,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在他红红的耳边说:“你是恋爱了吧,治君。”

不出所料,他捕捉到太宰眼睫下的焦茶色眼中掠过了一丝慌乱。少年一开始脸色没变,只是笑了笑,然后偏过头去喝了一口樱桃汁——这是少年惯用的掩饰情感的方式,在中岛这相当于他在说“这是事实”——看,淡淡的红色正从他的脖子腾起,浮过喉结,慢慢爬上比前些日子瘦了些的面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治君在他面前总是不喜欢说话,但他大部分的情绪却不需要自己通过话语来判断,相处一段时间后他更是明白少年的眼睛传达的讯息比其他任何表现都清楚直白得不需要他再通过其他什么去揣摩。

不过正因为这样,他的推断也只是“基本”正确而已。

治君的恋人是怎样的女生啊,成熟一些的还是可爱一些的?沉静一些的还是活泼一些的?

他想不出一个具体的形象,便问了从刚刚开始一直在沉默的太宰:“治君的恋人是什么样的女生?”

对面的人稍稍抬起头看了他一会,又垂了下去:“还没……”

“‘还没’……?啊?还没告白吗?”中岛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反应了过来。

诶?还是单恋吗?

太宰正低着头,他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头顶暗色的发旋。过了一会,中岛叹了口气,伸出手安慰地拍了拍少年的头。

“假如……我是说假如,”他怕打扰到少年的思绪,轻轻地说,“现在有什么原因你不能向喜欢的人传达你的感情的话,一定要在以后找机会向他传达。”

太宰抬起头,中岛正望着远处,神情复杂,有落寞,有迷惘。

他真的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说的话,以后可能会后悔的哟。”

太宰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最终停在了正与其他魔术师聊天的芥川龙之介身上。他眼光暗了暗,但目光回到这边时又成了之前的样子。

“谢谢你,中岛先生。”

评论(12)
热度(94)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