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8)

*祝各位新年快乐 鸡年大吉
*这又是一个过渡章 不含太敦互动
*中也单口相声专场演出现在开始(误)


-

然而中原中也在这时终于看穿了一切。

他坐在离他们两米远的沙发上,花了两分钟想要推翻自己脑内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太宰喜欢中岛先生”的想法,结果却莫名其妙回忆起新年参拜太宰对着一位穿着黑色大振袖的女性脸红、站在白虎图面前发呆以及竟然听话地认真求了签等等让他毛骨悚然的表现。

喂喂喂,不会是真的吧……

他拼命忍住想要站起来去当着两个人的面问个清楚的冲动,继续与他的师傅尾崎红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新节目的构思。

然后,中原忽然想到了平安夜表演结束之后他跟太宰把喝醉的中岛先生架到楼上房间时,太宰脸上那种让他起鸡皮疙瘩的温柔神情,现在看来那跟恋爱中的人无意识露出的满足表情没什么差别。再加上太宰妈妈对于太宰升学考试之前状况的担忧,和眼前两个人相处时太宰那种意义不明的暧昧眼神。

一切都指向一个结论。

“我操……”

“怎么了,中也君,”坐在对面的尾崎红叶疑惑地飞过去一个眼刀,“你应该知道这种场合说这种话非常不得体。”

“啊、啊,没什么……对不起,红叶姐。”

他向尾崎道了歉后继续观察着那边。太宰仍然是一副内向高中生的样子,看时间长了让他有些倒胃口。不过,毫无疑问的是那个混蛋在中岛先生面前跟在其他人面前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话说回来为什么中岛先生就是看不出来呢!还以为他是怕生……太宰要是真的内向怕生那我就不止一米六了!

中原在心里吐完槽,喝了口柠檬水,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那太宰不就是……弯了吗?

-

处于转型期的职业魔术师中原中也,十七岁,因为发现发小太宰治的暗恋对象是男人已经烦恼了快半个月。

他坐在Lupin二楼的吧台,神情凝重地考虑了半天,还是没想出来什么结果。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仅限于“知道”,他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又不知道做什么才好。中原花了一个周时间消化太宰弯了这个事,又花了一个周时间考虑那会影响到什么。

太宰估计早就发现了,说不定连什么时候跟叔叔阿姨说都想好了,问题就在于中岛先生……他应该还不知道,不然不能那么自然地跟太宰相处——不过也不一定,万一他傻或者没有当真呢?

中原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内心有些崩溃。

可恶,死青花鱼……恋爱就算了,还是暗恋;暗恋就算了,还好像是单恋;单恋就算了,对象还是男人;对象是别的随便什么男人我也就不管了,偏偏是他琢磨不透的中岛先生。

“中原君,中原君?”

“啊?”中原抬起头,看到中岛敦正端着两杯热可可站在他面前,笑嘻嘻地看着他,心里有点怂。

“嘿嘿,中原君,”他坐到他旁边,把一杯热可可放到中原面前,凑过来小声道,“你知不知道,治君恋爱了?”

“诶!?”他一惊,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啊、啊,知道啊。”

“噗,脸红什么啊,”面前的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盈满笑意的眼睛里闪闪发亮,脸上写着“我要听八卦”,“我就知道中原君肯定知道啦,请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女生!”

女、女生?青花鱼是这么和中岛先生说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演技也真的是十分厉害啊。不过中岛先生的女装的确很美……想到哪去了啊!

“他一直不肯告诉我,我就只好来拜托中原君你啦……”

“啊,这样啊……”

早就从芥川先生那里听说中岛先生有些八卦的性格,这种像国中女生一样好奇又期待的表情和发着光的眼睛,无论是谁都很难拒绝吧……等等不对不对不对,中岛先生知道太宰的暗恋对象是他自己的话……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果然还是暂时别让他知道比较好吧……至少现在不能。

“中原君?”

“啊、啊,抱歉,中岛先生,”他打定主意后便立刻站了起来,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我——我忽然想起来我还要去找红叶姐商量事情!”

“诶——怎么这样——”面前的中岛先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中原君,我现在真的只能从你那里知道了啊!”

中原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现在抓着自己胳膊央求自己的人是他从做魔术师起就一直崇敬到今天的对象,把心一横:“不……中岛先生,我真的很急——”

“傻虎。”

啊,芥川先生,您简直是救世主!

他看着中岛被芥川一句“我说过多少遍不要在二楼大声喧哗”定在原地,不由得在内心赞美了一句芥川先生,顺便心疼了一秒中岛先生,然后转身下了楼。

那时的他不知道他做出的选择是否正确。

当然,每个人都只会在做出选择之后才会知道自己的对错。有人是在一天后,也有人是在十年后。

那时的太宰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爸、妈,我决定了……”

在父亲久违的假期,他郑重地向父母说明自己以后的打算。

“我要做职业魔术师。”

-tbc.

评论(8)
热度(76)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