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9)

-

 

十年后,中岛敦在做电台节目采访时第一次知道,当时太宰治的父母其实并不支持他当职业魔术师。

 

“我的父亲是议员,他本来希望我也从政,所以当我对家人说要做职业魔术师的时候,他真的差点要和我断绝关系,”身边的人轻快地解释道,“不过,最后他们妥协了,说只要我考上东大就随便我去做什么……”

 

中岛愣了两秒,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所以治君当时是未经父母的同意就跑过来跟我说要进入业界的!?”

 

“呜啊,可能您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太宰对着震惊的中岛做出沮丧的表情,故意用难过的语气说,“我好伤心啊,敦先生。”

 

-

 

其实十年前的他也很迷茫。

 

虽然他算准了父母会不同意,虽然他算准了他们会提出上东大的条件,虽然他算准了他会收到东大的录取通知书,但他仍然很迷茫。

 

如果自己不适合在业界生存呢?如果还是得不到父母认可呢?如果自己的选择真的是错误的呢?

 

毕业那天,他没有跟不认识的女生做毫无营养的搭讪,也没有在班主任国木田独步的笔记本上涂鸦,安静得出奇。

 

“怎么,太宰你会为毕业这种事而伤感?”

 

毕业证刚颁发完毕,坐在他左侧的与谢野晶子就打趣了一句。

 

“啊……也许吧……”太宰左手拿着毕业证,右手支在椅子扶手上撑着头,无精打采地回答。

 

毕业式终于进行到最后的学生代表发言。他听过两次,虽然这次他成了毕业生,但在他看来跟前两次没什么太大差别,不值得仔细听。他垂着眼,胡思乱想着自己的未来。

 

“那可真是……咦?”与谢野看到他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刚想感叹一下太宰难得如此安静,他缺了第二颗扣子的制服就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你的扣子——”

 

太宰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没有回答。与谢野探究的视线像探照灯一样烤着他的侧脸,他实在是受不了,朝右偏了偏头,她便看到了他烧红的耳尖,立刻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等一下,你不会是留给——”

 

“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要挖苦我了,万人迷与谢野同学,”太宰打断她,像是放弃了一般消沉地瘫着,用手捂着脸,闷声道,“我可是正在为我的前程苦恼迷茫……你可别笑出声了,国木田老师坐得离我们俩不是很远。”

 

“噗,”与谢野终于止住了笑意,“不好意思,这么正经的话真的不适合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

 

“话说回来……我果然还是对那位‘中岛先生’比较感兴趣。”

 

太宰看着与谢野发光的眼睛,直觉告诉他这非常不妙。不过学生代表发言恰好在这时结束,广播里说着请全体同学离开体育馆,让他松了口气。

 

“太宰,问不出来的话……你觉得我今天会放过你吗?”与谢野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大有一副八卦不到手就不罢休的架势。

 

太宰被她逼得有点慌,面露难色地乞求道:“与谢野同学,今天可是我们最后一天做同学,请允许给我留下一个关于今天的美好回忆,可以吗?”

 

“那么也请太宰同学给我留下一段值得回味的爱的独白,可以吗?”

 

“与谢野同学,我……”

 

他刚在脑中好要怎样蒙混过去,转头想看向走在他身边的与谢野时,余光好像瞥到了熟悉的银白。他下意识地又转了回去,目光掠过穿制服的人群,最终停在了体育馆门前的一个小小的身影上。

 

那的确是中岛敦。他正一个人站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学生和家长之间,努力朝这边张望着,时不时地踮起脚看一下其他的方向。

 

“怎么了,太宰?”

 

太宰立刻本能地开始快速地穿过人群,最后索性奔跑起来。

 

他之后才想到,可能是因为新年后自己一直到二月底都在准备考试,而中岛三月初去了东京,他有将近三个月没见到他。

 

可当时他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到他身边。

 

中岛在太宰距离他十几步的时候看到了他,然后笑着举起手臂向他挥手,扬声叫着他的名字:“治君!”

 

太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瞬间就红了眼眶。

 

他在离他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面前的人穿着浅蓝色的长袖衬衫和黑色九分裤,还是戴着那副圆框眼镜,脸上和眼中全是笑意。发顶落了两片樱花花瓣,估计提前到了有一段时间。

 

他有好多话想说,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

 

“中岛先生……”

 

他只得开口叫他的名字,然后听到自己已经有了哭腔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眼泪已经不受他控制了。他一边喘着气一边慌乱地去擦,然后仰着头深呼吸想到把剩下的倒回去。

 

中岛耐心地等他忙活完,然后张开双臂抱了他一下,然后看着他说:“恭喜毕业。”

 

他发顶的花瓣落了一片,在空中飘着旋着,就被太宰连带刚刚的拥抱一起,收到心里去了。

 

他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开玩笑道:“就这一句吗?”

 

“诶、诶?我真的不擅长这些啊……”没想到中岛真的认真起来,思索了一会之后,郑重地说,“我想说,也许治君之前有做过关于未来的决定,也许没有……你都可以坚持你的选择。”

 

他忽然停下,然后举起了双手,继续说道:“对了,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魔术?”

 

“嗯,记得。”

 

“你看,我的手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能够完成你的要求,”中岛放下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同样地,得不到旁人的认同也好,得不到金钱和权势也好……即便你的手中空无一物,也请不要放弃你的选择。这样够了吧?”

 

太宰看着面前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亮形状的人,点头道:“够了。”

 

足够让他不再迷茫了。

 

-

 

“对不起对不起!”中岛急忙安慰着看起来非常沮丧的青年,险些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我记得你当时也没跟我商量过啊……”

 

因为他当时不能确定跟中岛说明之后他会不会做些什么。他知道中岛认可他在魔术方面的才能,并且希望他可以做职业魔术师。说不定中岛会为了自己争取到这个机会第二天就跑去他家拜访——太宰相信他真的做得出来——来说服父亲,而这只会起到反面效果。还有,在他看来,这件事没有必要麻烦中岛来替他解决。

 

那只是一小部分原因。至于主要原因嘛……

 

“其实从各个方面考虑一下……从政也挺适合你的啊?”

 

“唔……可能是吧,”太宰思考了一下,然后看向旁边的人,笑着说,“不过,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

 

“啊?为什么?”银发的青年扶了扶方框眼镜,抬头看着他,又迷惑又无奈地问,“那可是你自己的前程啊?”

 

“假如你的眼前有一个机会,你努力一下,就可以站到你憧憬的人身边……”

 

太宰看着面前的人,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

 

“你会放弃吗,敦先生?”

 

主要原因,当然是为了离你近一些啊。

 

“我可能需要权衡一下……不,不对,今天的主角是你不是我,”中岛巧妙地避开了这个话题,“下一个问题……‘你认为你当初的那个选择是否正确?’……这个我都可以替你回答了……”

 

“那就请您来回答吧。”

 

“肯定正确啊。”中岛肯定地说。

 

“不对不对,是‘不、正、确’!”太宰反驳道,“我应该至少提前好几年就告诉你——”

 

“好的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

 

-

 

十年前。

 

“傻虎,傻虎?”芥川龙之介拉开推拉门,疑惑地看向坐在廊下低着头发呆的中岛敦,“你在干什么呢?”

 

“啊、啊?怎么了,龙之介?”中岛慌张地抬起头看向他。

 

“来帮忙做饭。”他把围裙扔到他腿上,转身就走。

 

“啊,好。”中岛套好围裙站起来,把刚刚藏到袖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到裤子口袋里。

 

那是一颗制服纽扣。

 

-tbc.

评论(8)
热度(74)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