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0)

-

 

日本杯是日本魔术协会一年一度的全国性魔术比赛以及颁奖典礼。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魔术师们通过这个比赛来获取参加国际魔术大赛的资格,以及会有在过去的一年贡献巨大的魔术师会在比赛后被授予荣誉。

 

“离日本杯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治君就留在东京再练习一下节目吧。”

 

“诶——我也想去啊——芥川先生的生日聚会——”

 

太宰治站到门口的全身镜旁,把自己挂在正在打领带的中岛敦身上,压得对方一个没站稳差点撞到镜子。

 

“不行,你切牌时候的动作还是有点僵硬,而且你明早还有课,”中岛终于放弃了那条浅紫色领带,顺手手把它甩给身后的太宰,解了扣子,敞着领口去卧室拿了深蓝色领结,再站到镜子前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从镜子里看向太宰,怀疑地问道,“昨天排练的时候,你不会是故意没认真做吧?”

 

这都能看出来……

 

太宰心里惊了一下,脸上却挂着真诚无比的笑容:“没有啊,我怎么敢糊弄你啊,中、岛、老、师。”

 

“不敢糊弄就认真练一下,龙之介那里我帮你说。”中岛拿领结在领口比了比,皱着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了一会,刚想从太宰手里拿回领带,身后的人却扶着他的肩转到他面前,把自己的衬衣领立起来,一只手从他脑后绕到身前把领带捋平,然后迅速地打了一个十字结。

 

中岛僵在他面前,脸上盖满了一层层的红晕,从脸颊蔓到脖颈,瞳孔收缩了一圈锁住了所有的情绪,其中那团金色的光亮急速地跳跃着、闪烁着,像是试图将什么藏匿起来。

 

“好了,中岛先生,”太宰笑着出声提醒道,“再不走的话会迟到的。”

 

他看着他慌张地看了眼手表,急急忙忙地就朝门外走。太宰把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取下来,确认了一下口袋里有钱包,再拿起柜子上他给芥川准备的礼物,拉住中岛交给他,然后站在门口笑着看他逃跑似地出了门。

 

之后,太宰把上扬的嘴角放下,望着手里的领结发着呆,却看到了中岛胸前那条浅紫色的领带。

 

他还记得他眼中那片浅紫色望向那个人时,其中有落寞和迷惘交织的情感。

 

“可是如果不是出于喜欢……就不要向我露出那种表情啊,中岛先生。”

 

另一边,中岛敦坐上电车后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其实他很早就发现他在意青年在意到有些过头——虽然他感觉他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感情已经从一洼水变成了一眼泉,在心里无休无止地涌动着。水势有时稍微变得汹急些,他就会用石头把泉眼堵上。过一段时间,水又会百折不挠地渗出来。他的迟钝导致他不能及时发现,于是水流会在另一处脆弱的地方形成新的泉眼。

 

而他刚刚才发现,那眼泉的名字是“喜欢”。

 

他望着窗外朝后飞奔的风景,努力地想在记忆里寻找一个特定的时间和明确的原因。

 

是那次被他自己设计的魔术完全吸引住?还是他二十岁生日收到自己送的礼物时惊喜的表情实在是太富有魅力?是偶然间发现摸着他微卷的发丝,手感顺滑得像是在摸猫的背部?还是哪天近距离观察到他焦茶色的眼瞳深邃得像是盛了一片银河?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中岛轻轻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无奈地靠到椅背上,怀疑起了自己。

 

我真的对治君有那种感情……?

 

之前太宰帮他系领带的情景毫无预兆地被推到他眼前,比他高了半个头的青年俯下身,伸出手松了他胸前的领带,然后不紧不慢地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自己衬衫上的纽扣,扯开衣领,然后——

 

他猛地从想象中醒神,坐直了身子,大口呼吸着,连脸颊都像是缺了氧,红得发烫。反应迟钝的心跳还在疯狂跳动着,一下一下又一下,找不到原本的节奏,比在里面养了一群容易受惊的小兔子还要乱。

 

中岛把脸埋到手中,滚热的温度明确而直接地告诉他之前那个问题的答案。

 

它真的是“喜欢”。

 

-tbc.


评论(10)
热度(71)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