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2)

那天 我终于试对了lofter的密码(……)


- 12  因为稀少所以珍贵

 

今天剧组拍摄的医院停电,等发电机调试完再赶上进度时已经是凌晨。大家都在盯着监视器前的导演,等他说那句“辛苦了”等得眼冒绿光,结果换来一句:“看大家状态不错,正好现在凌晨两点,休息一下把那场急救戏拍完再走吧。”

 

如果我有力气一定把剧本摔到他头上,累到快在板凳上睡着的太宰治想。“拍完这段就有三天假期了,”站在旁边的樋口一叶及时地按住他拿着200页厚剧本的胳膊把剧本抽出来,把焖烧杯放到他手上,“中岛先生刚送过来的。”他立刻睁开眼站起来环顾片场一圈,没看到中岛的影子,又坐了回去。也对,就算是是婚姻关系,艺人来片场需要提前打招呼是业内默认的规矩,估计现在敦正在和一群粉丝在等候区。他边想边拧开盖子,顿时香气扑鼻。中岛知道这种时候他一般吃不进去多少东西,只盛了小半杯白粥。

 

“是豆浆?”樋口拿出笔和本。

 

“嗯……”他尝了一口,浓厚的米香中藏着软糯的小块,“还有山药?你还是问中岛吧……”他边小口小口地喝边想着在等候区困得打瞌睡的中岛,不自觉地笑起来。中也说得对,圈内也没再有谁能同时嫁给一个圈内人和厨师兼营养师了。

 

樋口把空焖烧杯取走,换上一杯西柚汁时提醒道:“太宰先生,请稍微管理一下您的表情。”

 

凌晨四点剧组终于收工,太宰打了一圈招呼,连妆都没卸,带着脸上手上的血迹就急匆匆地出了片场进了等候区。中岛和几个粉丝一起靠在墙边坐着,远看的区别就是经验丰富的粉丝都披着毯子,他穿着短袖短裤,睡着之后头歪到一边,银发在灯下非常显眼。太宰轻手轻脚地蹲到他面前,刚想伸手去摸他怕痒的腰,然后想起来自己没卸妆也没洗手,只得先摸了一遍自己的裤子口袋。好不容易翻出来一张纸把手擦了擦,面前的人已经抬起头,像猫一样打了个呵欠,眯着的眼睛紫色里闪着金,“治……?辛苦了……”

 

“敦也辛苦了。”他小声说。没睡醒的时候潜意识里倒是不会用敬称。太宰边想边摸着他的发,等人清醒了一些后拉着他站了起来,从他口袋里摸出一包湿纸巾边擦着脸边说:“回家再睡,你还记得车停在哪吗?”

 

中岛跟着太宰走了几步,就粘在了身前人的背上,深吸了一口气,“外面停车场……”

 

太宰被他蹭得有些痒,边躲边说:“别闻了,是医院的消毒水味。”

 

“没有,很好闻……”中岛环抱住他的腰,“是治的味道。”

 

这小鬼什么时候学会压低声音说话了……太宰拍了拍他圈在自己腰上的手,“好好走路。”

 

中岛听话地松开,跟在太宰身后出了门,被风吹得清醒了一些后盯着他发红的耳朵问:“太宰先生怎么耳朵这么红?”

 

“……车停哪了?”

 

“嗯……”中岛抬头找了找,最后在最远的那排看到谷崎的车,刚想扬起手,就被太宰亲了下脸颊,然后就是一句“我爱你”。

 

他愣在原地,看着朝车的方向大步走着的太宰。他最近对海蓝色情有独钟,今天也穿了件袖口有一圈海蓝色装饰的白色短袖衫和藏蓝色的长裤,现在在即将日出的天幕下,像是一部故事背景设在夏天的电影里的长镜头。是《晴空》还是《森与川》?东京没有森林,应该是《晴空》吧?可是那是悲剧结局……不不不,重点不在这!

 

“喂——我要先和谷崎先生回去了哦——”太宰隔了两排车向他喊着。

 

“来了——”他一边答应一边走过去。

 

重点是这是太宰先生第三次说爱我。


-tbc.

评论
热度(24)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