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3)

- 13 可以吗

 

截止八月底,樱下周刊订阅量跳跃式上涨。从七月底开始,每周新刊都有两页篇幅报道太宰治相关内容。先是和织田作之助片场不和,再是和中岛敦结婚一周年后感情冷淡,紧接着是两个人婚姻合约曝光,最后是太宰治缴纳巨额违约金离开原事务所前往中岛所在的福泽事务所。

 

中岛从陪六月底太宰过完一周年纪念回来就被派去随钟塔影业在英国为即将上映的《I or L》做两个月的宣传,由于时差大行程紧以及太宰跟他联络时半句话没提国内的事。等他今天上午回事务所,看到在休息室坐着的太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睡眠不足到出现了幻觉。然后,他对着社长、江户川乱步和太宰,花了半小时消化“太宰先生转到我的事务所了”这个事实,非常凌乱地问了一个问题:“我可以放弃艺人身份当太宰先生的经纪人吗?”

 

江户川晃着波子汽水的玻璃瓶,摇了摇头,“敦你来晚了,太宰的经纪人是我。”

 

中岛毫不退缩,“福泽先生,我可以要求竞争上岗吗?”

 

“不可以,太宰和乱步已经签合同了。”福泽谕吉解释道。

 

“……”中岛低着头思考了一会,“生活助理呢?”

 

“春野小姐。”

 

“嗯……司机?”

 

“不——”太宰试图制止,被中岛一个“我还在生你的气”眼刀逼到收声。

 

“很遗憾,”江户川把合同向前一推,“司机、片场助理、行政助理这些都定了。”

 

中岛失望地拖长尾音,“啊——我要是没去英国就好了……”

 

“不不不,”江户川朝椅背上一靠,“正是因为敦去了英国我和太宰才能——啊抱歉,我忘了这个部分不能说。”

 

中岛点头,“也是,我在的话一旦发现可能会暴走,虽然我现在也挺想暴走但是理智告诉我已经晚了。”

 

太宰在旁边默默点头。

 

“然而我一时半会还是会生太宰先生的气,”中岛笑着看向他,“请您体谅一下。”

 

太宰面上也笑着应了声“好的”,内心开始思考上次惹中岛生气自己是怎么混过去的。他最怕的是狗。虽然敦生气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心理层面上这件事比起狗的可怕程度还要高出几个等级。上次是一周年去海岛度假自己没打招呼跑去水底潜了太久?自己道歉后敦自己闷了半小时好了,没什么参考价值。再上次是……用织田作骗他生气?这个以告白结束的更没有参考价值。

 

“啊……要死了。”太宰在从事务所到家的一路思考后,在家的沙发上坐了三十秒,终于得出结论。

 

“好热……”刚洗完澡的中岛只披了一条浴巾,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开了空调,然后去厨房把冰箱里的凉水壶拿出来放到餐桌上,回来的时候又路过太宰面前进了卧室,再穿了条内裤出来,边擦着头发边进了书房。

 

太宰把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屏住的那口气呼出来,又做了两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在沙发上努力让自己放空,最后被反效果逼得去冲了个凉水澡。

 

冷静下来想想这小鬼绝对是故意的……太宰边按照洗衣分类说明把衣服塞到不同的洗衣机里边想。平常连看我只穿内裤睡觉都不好意思的人怎么可能洗完澡出来什么都不穿乱晃啊!而且两个月都没做了是个正常人类都会觉得洗完澡不穿衣服是性暗示!他在脑内槽完,不自觉地又回味了一遍,发现自己连那颗从银色发丝落到锁骨窝的水珠都记得非常清晰。中岛出道就是擅长运动的少年人设,而身体肌肉真的很难做到同时兼具运动感和少年感。还好皮肤白是天生的,体脂率靠严格控制饮食和运动卡在那个恰好的数值,四肢和腹部的肌肉让人有安全感并且不至于吓人。不过在英国的两个月估计吃得不怎么样,运动倒是没落下,又长高了些,也晒黑了一点,比原来稍微硬朗的线条反倒更能激起他的兴趣——停,不能再想了。

 

“治?”

 

太宰冷静地按下洗衣机的启动按钮,“敦,不可以,我下午要去片场。”

 

“嗯?”中岛把马克杯递给他,“我问的是中午吃什么?”

 

“啊……吃——”太宰硬生生把“吃你可以吗”后面的堵在嘴里,笑着换了一句,“什么都行。”

 

“好,”中岛拉住朝外走的太宰抱住,“失礼了,请让我抱一下……”

 

太宰感受到某一处过于炽热的温度,“敦——”

 

“我知道治下午有片场,”中岛急急地打断他,“我保证我只是抱一下,我不做别的,真的。”

 

“……”太宰吞了口口水。

 

“……抱歉,我只是很想你,”中岛误会了这个沉默,松开他道,“我去做饭。”

 

他刚迈开步子,太宰就叫住他,“敦。”

 

中岛转过身,看到太宰脱掉上衣,脸顿时被刷上一层红。然后,他就被他推到墙上,在久违的快速心跳声里被吻到喘不上气。

 

“看样子是不生我气了……”太宰看着他有点失焦的眼睛,亲了亲他红红的脸颊,笑着问,“那么做点‘别的’……可以吗?”

 

-tbc.

评论(5)
热度(39)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