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1)

-

 

太宰治在凌晨的寒风中等了将近半小时,终于看到中原中也那辆漆黑的敞篷跑车像忍者一样飞过空无一人的马路后,稳稳当当又悄无声息地停到他旁边的停车位里。

 

“啊啊抱歉,来晚了,”中原跳下车,简短地解释道,“有剧组在封道拍摄,绕了路。”

 

太宰面无表情地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边打开后车门,利落地把后座上醉得不省人事的中岛敦连他盖着的中原的大衣抱起来——这人实在是醉得不轻,怪不得坐中也的车都能睡得这么安稳——太宰闻着中岛身上浓浓的酒气想。

 

本来想帮忙扶一下的中原看着同样只穿了件衬衣的太宰愣了愣,没说什么,只是跟着他进了公寓楼。他靠在墙上等着太宰把人安置好,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在裤子口袋里摸到打火机,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掏出来,就这么叼着望着门上坠了条绿色丝带的钥匙发呆。

 

“犯烟瘾了?”

 

悄无声息出现在面前的太宰吓得中原差点摔到楼下去,他瞪了他一眼,对方却笑嘻嘻地把大衣扔给他,转身去锁门。

 

中原把它穿上,最后还是拿打火机点了烟,吸了一口,吐出一片灰色的烟雾问太宰:“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你不是很正常。”

 

“有吗?”太宰轻手轻脚地锁好门,回道。

 

“有,你的表情和之前我跟你说放弃中岛先生那时一模一样,”中原盯着他的脸,疑惑地自言自语,“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三个人都很奇怪啊……”

 

“三个人?”

 

“对啊,”中原跟着他走到电梯前,叼着烟道,“中岛先生哪次回横滨不是住芥川先生那里,这次竟然没有。而且芥川先生今晚竟然让我顺便送他回东京。”

 

“啊,是吗……”太宰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只是手拖着下颌,轻轻点了点头。

 

中原没看出来什么端倪,把烟碾灭在垃圾桶上,然后按分类丢掉。他一抬头,正好看到太宰袖口有个绿色的饰物。

 

是一颗祖母绿的袖扣。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提示,打开了门。

 

 “太宰,”中原皱眉,看着太宰走进电梯间,不确定地问,“这个袖扣是……中岛先生送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吧?”

 

“……是啊。”太宰顿了一下,然后回答。

 

“那个丝带——”

 

“是袖扣盒子包装上的。”

 

“……”

 

他看着太宰露出他再熟悉不过的假得有些慑人的笑,叹了口气,进电梯跟他并肩站着。

 

就算眼前这个混蛋不说,他也明白他没想过放弃。

 

“不用为我担心啦,中也。”

 

“你自己说的啊,”中原拍了拍他的肩,“五年。”

 

“是,是。”太宰语气轻快。

 

“已经四年了,笨蛋太宰。”

 

“是啊,四年,还有一年……”太宰不自觉地摸着右手手腕的袖扣,向为他担心了这么长时间的友人无奈地笑了笑。

 

“还是不行的话,我会放弃中岛先生。”

 

-tbc.


评论(4)
热度(62)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