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4)

- 14 喂食play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太宰治到了福泽事务所反倒是变得忙了起来。江户川乱步推了所有的综艺邀请,为他争取到国木田独步导演新电影的主演。然而是他最不喜欢的热血高中的励志题材,而且国木田导演要求极为严苛,他还要被关到训练中心三个月去增肌。

 

“我不要变成肌肉怪啦——”中岛敦在午休时间接起他的抱怨电话,迷迷糊糊地安慰完再睡下时,梦到自己被肌肉加强版的太宰公主抱,醒来之后心动了很久,导致下午入戏困难。他这边是一人分饰两角的家庭剧情电影,由去年获得日本电影新人奖的田山花袋导演,片场氛围轻松到让太宰羡慕到流泪。不过电影计划只用两个周拍完,从早到晚在北部的乡村不间断拍摄,从工作量看也不是很轻松。

 

于是太宰提出请临时工到家里做家务,得到中岛斩钉截铁的拒绝,“不行。”

 

他愣了几秒——这是中岛第一次拒绝他提出的要求——然后问:“为什么?你去英国的时候我把洗手液当作洗衣液放到洗衣机里你还记得吧?……不说让家里十分有条理吧,你觉得我能保持原样到你回来?”

 

“嗯……我后天晚上十点可以回来,”中岛坐在地板上,用筷子夹了一根鸡胸肉条递到他嘴边,“尝一下?”

 

太宰成功被分散了注意力,边嚼着这几天吃过的唯一有味道的食物边点头,“嗯,好吃。”这样被喂食了半小时,中岛进了厨房之后他终于重新想起来,“等等,敦——”

 

“嗯?”中岛换了蟹肉从厨房出来,不过同样的方法没什么效果。太宰躺在沙发上边吃着蟹肉边笑眯眯地说:“先告诉我理由。”

 

“……”中岛抿着嘴看他,最后开口道,“我不想说。”

 

太宰抬头望着他,眼睛里欲言又止的情绪像是要溢出来,最后叹了口气,失望道:“这样吗……”

 

“我说!”这两个字脱口而出之后中岛就后悔得想咬了自己的舌头,但他还是闭着眼睛说了出来,“我……我不想别人碰你用过的东西。”

 

太宰刚收起眼泪还没反应过来,“……啊?”

 

“就是,”中岛认真地解释起来,夹蟹肉喂他的动作也没停,“你碰过的开关、坐过的沙发、穿过的衣服、睡过的床这些,我都不想别人碰。”

 

太宰思考了一会,提出反驳,“可是中也之前也来过咱们家啊?”

 

“治的朋友的话,我会忍耐的,”中岛笑了笑,“我知道这样不是很……正常,我已经尽量克服了。”

 

“啊……”太宰再次陷入思考。

 

一盘蟹肉吃完,中岛又掰开另一只螃蟹,把蟹黄挖到盘里,连小勺一起端给太宰,“临时工的事……如果治觉得有必要的话,我也会忍耐的。”

 

“不,我也需要考虑到你的心情,我会解决的,”太宰坐起来亲亲他的脸颊,“剥螃蟹辛苦了。”

 

-

 

“所以你的解决方式就是让眯眯眼骗我来教你用家用电器?”

 

中原中也拿着一堆画好重点的说明书站在洗衣机旁边,看着面前戴着橡胶手套的太宰正一手洗衣液一手柔顺剂做着对比。

 

“反正你现在在放年假啊,敦说了你他还能忍着,这也是为了其他人的人身安全考虑。而且因为你是业内知名的经纪人,又和我有分不开的联系,森鸥外自然要你先避一避咯。”

 

“行了行了,说得好像我不知道森先生在想什么一样,”中原摆摆手,“眯眯眼说会向芥川提供和你的共演机会?”

 

太宰又拿起洗手液补充装,“乱步先生说有办法就会有办法的。”

 

“芥川可是期待得快要太宰综合症复发了。”

 

“是吗,”太宰照着说明书设定好时间,问,“有敦严重?”

 

“不敢比,我家芥川顶多是普通粉丝,匿名论坛上帮你怼黑粉的时候凶得不行,遇到本尊说话都说不利索,”中原总结道,“你家小鬼,私生饭,和本尊结婚还不够,可能还想把你藏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太宰倒吸一口气,“哇。”

 

中原继续,“嗯,说不定楼下就有一个房间专门放关于你的收藏品。”

 

“中也,”太宰把洗衣液放好,看着他说,“听你的描述我竟然有点兴奋。”

 

“你病了——不对,你本来就不怎么正常,”中原嫌弃道,“按启动。”

 

太宰按了启动,洗衣机开始注水。

 

“不过,敦不可能那么做。”

 

“嗯?”

 

中原看着太宰笑着的侧脸。这个笑容他很少见。太宰的笑要么是演出来的真心要么是真心的假意,前者让他攀上顶端,后者让他站在顶端。但这个笑是无心的,它细腻又温暖,甚至改变了他整个人不露声色的气质。

 

“他不可能伤害我的,”太宰说,“因为他爱我。”

 

中原没来由地在那笑容里看到了中岛,说:“你们两个倒是越长越像了。”

 

“是吗?”太宰摘下手套挂在架子上,兴奋道,“那么我们去找那个房间吧!”

 

“你滚啊。”

 

-tbc.

评论(2)
热度(28)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