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5)

- 15 生病的我不是真的我

 

中岛敦主演的《不同》在十月参加了东京国际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两个奖项,十一月在金马影展播放后也获得了海外观众的好评。电影讲述了双胞胎受到父母关注度不同、被忽视的哥哥和被溺爱的弟弟从而导致人生轨迹不同的故事。整部电影的场景都是双胞胎的房间,其他角色很少出现,基本上是中岛十分出彩的单人演出。电影具体上映日期还没有确定,却已经有了大片期待的声音。

 

十一月初,太宰治主演的《宫崎老师的笔记》上映。电影本身改编自平成最后夏天的甲子园决赛,从棒球队顾问老师的角度来描绘的校园生活。剧情不复杂,太宰扮演的性格胆小懦弱的顾问老师宫崎在照顾社团成员时遇到种种典型的校园问题,包括很多电影涉及的师生恋爱、欺凌、升学等。同时担任编剧的国木田独步导演给了这些问题独特的解决方案,他自身的教师经历让电影的剧情更加写实。

 

太宰治重新火了。其实周六晚播出的医疗剧《急诊室》已经连续一个月位于收视率首位,新上映的电影又把他超前推了一把。杂志、代言、综艺塞满了工作邮箱,多到江户川乱步找IT部门写了个程序去一一拒绝。

 

“虽然重新火了也很麻烦,不过至少还是有好处的,”江户川眯着眼睛在白板上写写画画,最后一拍手,语气轻松地拿起手机,“是时候和阿加莎女士聊一下《I or L》上映日期了。”

 

第二天,两个人就被叫去海滩拍新的宣传海报和短片。虽然还没到下雪的时候,但是在十一月的海边穿着夏装吹海风也不是很舒服。结果是回家之后的凌晨太宰就把中岛咳醒了。

 

如果说让普通太宰吃蛋白类的食物的难度系数为三,那么让发烧的太宰吃药的难度系数为十。

 

“我不吃——”太宰扯着哑了的嗓子边咳边抗议。

 

中岛又累又无奈又心疼,这五分钟他试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方法,包括但不限于溶水加糖和婴儿用口腔注射器,然而受不住太宰的抵死反抗,出的汗比这个病人还多,“至少喝点水?”

 

他看到他点了点头,把人搀起来靠着枕头,倒了杯水,先自己尝了口水温,再把杯沿送到太宰嘴边。他看着他咕嘟咕嘟喝着水,给他理了理粘到退热贴上的头发丝。太宰喝完整杯水,经过刚刚的肢体冲突也消耗不少体力,呼吸慢慢平稳下来像是要睡着了。中岛刹那间灵光一闪,迅速拆了两粒药丸塞到自己嘴里又送了口水,托着太宰的颈部对着他的嘴吻下去。

 

这一吻就不舍得结束。

 

太宰在意识模糊间被强行喂了药,吞咽时又一个不注意被中岛咬了下嘴唇,迷茫气愤和痛感乱七八糟的情绪混在一起,等中岛松开他后就哭了出来,哭出声的那种。

 

中岛被他吓得不知所措,“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你、你亲我……”太宰想了半天,最后放弃,“呜……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哇——”

 

“啊啊啊对不起!”中岛手忙脚乱地拿纸巾给他擦眼泪,“抱歉!我只是想让你快点好起来……”

 

太宰吸了吸鼻子,推开他接着哭,“万一……万一传染给敦怎么办啊——”

 

“没事的!”中岛抱住他,一下一下地摸着他的发尾和后背,“没事的,传染给我治就会好起来——”

 

“我不要!”太宰哭得更厉害。

 

中岛抱紧他不让他踢被子,“那一起生病!一起生病的话,我陪你在床上躺着不也挺好吗?”

 

“……”太宰想了半天想不出反驳理由,趴在他肩膀上弱弱地同意,“好……”

 

“嗯,所以没事的。睡吧,”中岛亲了亲他的耳朵,“我爱你。”

 

太宰迷迷糊糊地回他:“我也……爱你……”

 

第二天早上,太宰的感冒发烧成功转移给了中岛。

 

生病中岛和普通中岛没什么区别,他乖乖地喝水吃药睡觉,睡着的时候也安静得像是一个玩偶,醒了之后也安静地自己换好退热贴靠在床头自己吃病号餐。

 

保留了生病太宰记忆的普通太宰:“生病的时候稍微任性一点也没关系的。”

 

中岛点点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笑了笑,然后继续喝粥。

 

太宰:“……”

 

中岛把空碗放到小桌上:“我吃完了,多谢款待。要我洗碗吗?”

 

“……”太宰叹气,“我来吧。”

 

中岛乖乖地躺好,等太宰回来之后他已经睡着了。太宰看着他红红的脸颊,边伸手去摸边自言自语道:“撒个娇让我平衡一下也行啊……”

 

中岛蹭了蹭他的手心,在梦中露出满足的幸福表情。

 

“……行吧,知足的小朋友,”太宰俯下身拨开他脸侧的发,亲了下他的脸颊,“做个好梦。”


-tbc.

评论(4)
热度(37)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