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与后辈相处的十个错误示例(1)

示例一、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

中原中也在二十三岁生日的晚上第一次见到中岛敦。

他在聚会后一片狼藉的酒吧二楼会客厅沙发上瘫着昏昏欲睡时,森鸥外跨过倒在门口的半个气球拱门,把比他高了半头的白发小鬼带到他面前,一如既往地笑眯眯地跟他说,这是新来的调酒师。

虽然他当时已经醉得数不清面前站了几个森鸥外和白发小鬼,但是他还是抓住了重点。

“森先生你今晚喝高了吧?”他费力地从沙发的怀抱里挣脱,摇晃着站起来,随便指了其中一个白发小鬼问,“新来的,调酒师?不是学徒?不是清洁?不是——”

“对,”森鸥外笑眯眯地打断他,“不是学徒、不是清洁、不是勤杂,是跟你一样的,调酒师。”

“哈?”他眯起眼睛,看到几个小鬼重叠到了一起,便朝着那个走过去,期间差点被地上的蛋糕纸盒绊倒,不过好歹是到了他面前,粗略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怀疑道,“森先生,我知道未成年对您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但是您的type什么时候从幼女变成少年了?”

“中也先生……”身后的立原道造小声提醒了一句。

“我开玩笑的,”中原转头向他说,又转回来看了看红着脸的小鬼,然后看着森鸥外说,“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资质的东西吗?WSET初级?”

“他之前在Lupin工作过,”森鸥外想了想,向中岛敦问道,“一年?”

中岛敦点了点头。

立原张了张嘴,磕磕巴巴地说:“是、是我想的那个Lupin?”

“是,横滨最好的,同时对调酒师要求最高的,那个Lupin,”森鸥外笑笑,“足够了吧,中也?”

“……足够了。”中原服气地耸了耸肩。

“那么从现在开始,敦君就是‘雁’的第二位调酒师了。”森鸥外俯身在中岛耳边说了两句,然后出了酒吧。

他等了一会,终于听到外面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于是把注意力转回到小鬼身上。

被这位新人的到来一闹,他在下班后生日聚会上喝的三瓶白兰地几杯香槟醒了一半。混沌的大脑想了想,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小鬼,你叫什么?”

他问完之后才发现小鬼已经不在原来站着的地方,立原也不知道哪去了。环视了一圈之后他才看到中岛从洗手间走出来。

“中岛敦,中原前辈。”

“叫我中也就好了,说两遍‘中’也不嫌麻烦。”

“……好,中也前辈。”

中岛应完之后就一直盯着他,中原这才注意到他的长相。照理说在酒吧待了一年的调酒师身上都会有种世故的气质,而面前的人还是一副涉世未深的对世界充满期待的天真模样。除了嘴角那一丝似有若无的职业性笑容让自己无端地有点火大,而且莫名有些熟悉。更奇怪的是他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他,所以这熟悉感异常违和。

那是他有点像谁?

正在他想在记忆里找出来一个与中岛相似的人时,右侧脸颊微凉的触感吓了他一跳。

“失礼了,中也前辈,您的右脸上有快干掉的一块奶油,”中岛向他晃了晃拿着湿纸巾的左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右脸示意,“刚刚叫了您很久没得到回复,所以擅自就……”

“……谢谢,我自己来,”他接过纸巾,倒在沙发上,胡乱擦了两下,“还有吗?”

“有……”

“……”

“……而且擦成了更大一块。”

“……”

“还是我来吧……”中岛从他手里把那块纸巾抽出来,用干净的一边仔仔细细地轻轻擦起来。

“等……算了,”由于醉酒的后劲还没退去,中原完全没觉得新来的后辈这么做有哪里不妥,他闭上眼睛嘱咐道,“对了,那个叫立原的,这小子最近不知道被另外一个叫小银的女孩子安利了什么东西,看谁都怀疑跟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话还没说完,他就听到立原震惊的声音,“中、中也先生?”

“……”中原没办法,睁开眼问,“什么事?”

立原看了看坐在中原身侧的中岛,看了看中岛手里的纸巾,再看了看瘫在沙发上的中原,脑内不知道补充了什么样的滤镜,登时从脸红到了脖子,“我……我还是不打扰了……我先走……”

他走到楼梯口,还轻轻地关上了门。

“……别在意,虽然挺傻的,但是是个好人。”

中原用手背蹭了下脸,没看到奶油,于是道了声“谢谢”站起来,用右手一把把靠在门边中岛的行李箱扛到肩上,“你的房间……我想想……在二楼……”

“那个,这就是二楼,中也前辈,”中岛在他即将踏上楼梯时及时出声阻止了他,“还有,其实也不用扛行李箱……”

“没事,这么大的行李箱不是很费力,”他单手扶着行李箱,边摇摇晃晃地走着边说,“森先生跟你说你的房间在哪里了吗?”

“森先生说您来安排。”

中岛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视线在他和行李箱之间来来回回,脸上是又想笑又怕行李箱砸到他的复杂神情。不过中原只顾着琢磨中岛的那句话,完全没注意到。

“我来安排,我来安排的话……嗯……我的房间在这。”

中原又从走廊尽头绕回来,推开会客厅旁边的一扇门,左手拍开大灯开关,卸下行李箱,脱了鞋赤着脚站到地板上,活动了一下右肩,对着还站在门口的中岛点了下头道:“你跟我睡。”

“……”中岛明显是没有get到发生了什么,“诶?”

“别的房间钥匙还要找,而且也没收拾,太麻烦了。”

中原伸手把傻站着的人拉进来,带上门,习惯性地从门边的柜子上拿起打火机和烟,刚要抽出来一根,看到还在发愣的人,就叼着烟去了里间。

中岛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面前整洁得足以推翻他之前对这位前辈所有印象的房间,开口道:“中也前辈,我觉得我可以——”

“睡会客厅”还没说出口,中原就从里间拿了两双新拖鞋出来,“你喜欢白色还是黑色?”

“……白色,吧。”

“那我穿黑的,刚刚开party不知道把原来那双穿哪去了,”他把白色那双扔给中岛,把黑色的扔到地上自己穿好,然后顺手取了搭在床边的背心,脱了上衣,跟刚打开行李箱的人说,“我去洗澡,你先收拾。等会教你怎么用热水。”

“……好的,中也前辈。”中岛看着他的上身咽了口口水,应道。

五分钟后,他把洗漱用品和明天要穿的衣物理好,坐在一个垫子上发呆时,手机发出了消息提醒。

他拿起手机,看到了师傅发来的邮件。

——这个前辈怎么样?

中岛笑起来,回复时听到中原叫他去浴室,边答应着边点了发送。

——虽然挺傻的,但是是个好人。



附部分床上对话

“对了,对不起,敦。我不该说你和森先生……”

“没关系,中也前辈。”

“话说回来,你真的成年了吗?”

“……真的,我今年二十岁。”


tbc.


中也生日快乐!

礼物是一个可爱的后辈!请务必收下!

这一篇要等隔壁太敦魔术师写完之后接着写((所以要等好久 见谅见谅


评论(7)
热度(10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